徐娇听完她同学讲述的这个故事,半夜回家后,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后来回到家里后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后来由于半夜闹肚子,于是下楼去买药,回来的时候坐电梯,忽然电梯停在了六楼,徐娇住在八楼,以为电梯坏了,门一直关不上,于是便走出电梯打算走楼梯,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事,至于自己曾经看到过什么,徐娇死后记不起来了。

  “又是电梯!”我疑惑的看着吴老头,这电梯都闹到这程度了,吴老头怎么也不和我们说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吴老头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闭嘴,徐娇毕竟还小,当着她的面说这些,不是让她刚找回来的魂又丢了么!

  吴老头看徐娇没有什么大碍了,嘱咐了两句,让她们不要没事晚上出去,还给小丫头了一个护身符,于是我便跟着吴老头回了旅馆。

  “子木,你去准备一些东西,明天晚上咱们就动身,不然还不一定会有多少人让那家伙祸害多少人呢!”吴老头自打回了旅馆便坐立不安的,这回看了看我嘱咐我,伸手讲他手上的纸递给了我。

  |最新章节V上@酷)匠网●

  我一看,嚯!还列了一个清单:朱砂、鸡喉、狗血、黄符纸,我看了看这里面除了朱砂难找外,貌似别的在古玩市场都能找到,但当我往下看的时候---桃木剑!!!我去,这老头是想吃了我啊,桃木剑现在市场价可都是在上千啊!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吴老头“吴爷爷,这桃木剑~”

  “哦!桃木剑是必须带了,桃木属阳,子时的医院阴气最重,所以这桃木剑就算用不上也能当个护身符,去买吧!越快越好!”吴老头摸着胡子说着,手里面还摆弄着一个玉瓶子。

  傍晚时分,我从外面包了一书包的东西,风风火火的进了旅馆,吓得老板娘都躲到了桌子底下,这幸亏是我长得算是俊俏,不丑,这要是我凶神恶煞的,那老板娘岂不是要报警了!

  我进了吴老头的房间,吴老头正坐在床上,手上拿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我仔细一看,是茅山术志。

  吴老头发现我盯着他的书看,笑了笑,递给了我“这本书还是当初你太爷爷给我的,讲诉的是历代茅山传人的事迹,说来也奇怪,这本书中记载的人貌似都有一个相同的出发点,这书给你了,回去好好看看!”

  我接过来,看了看,外观和我那本茅山术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个名字。

  我将买来的东西给吴老头放到了桌子上,他便将符纸拿出来,开始用混了朱砂的水开始写写画画。

  还把我拉了过去,教我。

  “子木,你知道那医院的那家伙是怎么害人的么?”吴老头一本正经的问着我,手上却并没有停下活计。

  我遥遥头,我要是知道他是怎么害人的,那我还用得着在这跟着你?我早就自立门户去了。

  吴老头见我摇头,便耐心的跟我解释道:“人有七魂六魄,魂跑了,可以找回来,人的性命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魄散了,就无法再次聚拢了,那个家伙就是靠这个害人的,他吓跑人的魂,然后趁机收了人的魄,魄没了,人便死了。明天晚上,你要用你的眼睛去看,去找,魄是有颜色的,每个人的魄都会有一种颜色,很好区分,然后你要将魄带到本人的身边,这也可以说是引路。”

  我听吴老头这样说,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天生鬼眼,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

  吴老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停下手中的活计,拍了拍我肩膀“子木,等你参透我给你说过的那守诗的意思,你就会明白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愿是福不是祸。

  第二天晚上子时,我和吴老头来到了医院,医院由于上头的命令已经停业两天了,对外宣传内部装修,其实到底怎么回事,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心知肚明。

  我们到了的时候,徐菲不在,李队长说队里有事,交给她去处理了,其实我知道,是怕徐菲知道今天晚上的行动,担心我的安危,说到这,这个李队长也算是个通人性的人。

  我和吴老头商量了半天,决定还是乘坐电梯,当我们整装待发的时候,李队长拿着他的手枪,穿着一身便装走了过来,“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听他这么一说,当然是不同意,“我说李队长,这次去可是一个未知数,我在明,敌在暗啊!”

  李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个我知道,虽然我个人从来都不信鬼神,但是这次已经死了这么多人,我只能信一次,这件案子是我负责的,你们只是来帮忙的,于情于理我都是要参加的,我想吴师傅应该理解我的心情!”李队长看我态度过于坚决,直接略过我,对吴老头说道。

  吴老头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护身符,给李队长别再了腰间,然后掏出昨天我看到的那个玉瓶子“李队长,这次去可能会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要为你开通一下阴阳眼,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队长点点头,乖乖地走到了吴老头面前。

  我看见吴老头将玉瓶子里的东西倒进了李队长的眼睛里。

  “这是什么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清明节的露水,你不会不知道吧!没好好看书?”吴老头给李队长弄完,对着我说,“将清明节的露水收集起来,加入杨柳封住,三日不可见过,之后将露水滴进眼睛里,可以短时间内看见鬼怪,俗称阴阳眼,这平常人的阴阳眼和你的不同,你的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来魂与魄、好与坏,而这些外在条件短期形成的,只是可以看到而已,仅仅只是看到。”

  我半知半解的点点头。

  等李队长分配好后,我们三人便进入了电梯。

  刚进电梯的时候,我还对那天的事情心有余悸,我承认我是一个拥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当成千上万的尸蹩像我飞快的爬过来的时候,真的很害怕,我恨不得立刻将自己的眼睛掏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