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和吴老头到医院的时候,徐菲早就等在那里了,虽然昨天和院长商议过,停止使用电梯,但是院子死活不同意,说什么“我从医这么多年了,从没碰见过这种怪异的事情,你说闹鬼,我才不信呢!”

  现在好,直接把电梯的电给停掉了。看来也就是嘴上说说,其实他心里还是十分害怕的。

  本以为今天可以歇会的,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徐菲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家里上高中的妹妹徐娇,忽然间不知道怎么了,脾气变得暴躁,躺在床上,总是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让我带吴老头过去看看。

  我一听是徐菲家里的事,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就拉着吴老头过去了。

  到了之后一看,果然和徐菲在电话里说的症状一样,吴老头缕着胡子看了会,笑着说:“我当是什么事呢,这么急把我弄过来,丫头,没事,这小妹妹只是跑魂儿了而已,召回来就没事了!”

  “跑魂?”我疑惑的问着.“去拿张符过来!”我连忙从吴老头的书包里掏出一张符纸来,只见吴老头咬破自己的中指,滴了两滴血在符纸上,然后将符纸分别贴在了徐娇的喉咙,左右手臂和左右脚腕上。

  刚一贴上,徐娇浑身就抖了起来。见此情况,吴老头马上示意我和徐菲到另一边,我俩同时按着徐娇的肩膀,不让她乱动。

  “你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我自始至终不知道这家伙唱的是哪一出,等到见他现在不忙了,这才问道。

  “找魂!”吴老头回答的很简单,可能怕我听不懂,又接着说道:“人分双性,日为魂,夜为魇,而魂分五脉,即身脉、心脉、情脉、知脉和行脉。所谓跑魂儿,就是指五脉乱了,现在咱们就是要把五脉找出来,然后按照他原本的顺序安回去。”

  我疑惑的问着,“怎么找?”

  “青色为知脉,蓝色为行脉,红色为心脉,黄色为神脉,紫色为情脉,现在你在她的头发里找到这几种颜色的头,拔掉就行了!快!就是现在!”吴老头大声的说着。

  等这几个几根头发拔完,徐娇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徐菲站在窗前,扑上去便哭了起来。

  原来,昨天他们同学聚会,饭桌上,他的一个姐妹讲起了个刚听来的鬼故事。

  说的是四个在校大学女生,由于突然停电,晚上闲着没事,到一间空置的教室去玩笔仙游戏。

  玩了半天,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且该问的也都问了,女孩们开始觉得无聊起来。

  这时候有人提出了一个新游戏,不知道在哪里听来的,很简单,只需要四个人,一间空教室。在教室的门窗关闭后,每人站在教室的一角,都闭上眼。

  一切都准备好,就可以游戏了,最先由东北角的那个女生开始,按照顺时针,去拍东南角的另一个女生,之后就站在那里,然后再由东南角的女生,走去拍西南角,如此接力,直到西南角的女生走到西北角,最后由西北角的女生去往最初的东北角。

  此时,东北角应该已经没有人了。因为先前东北角的女生已经站在了西北角上。

  诡异就诡异在这里。

  如果每个人遵守游戏规则,在过程中坚决不睁眼,那么这时西北角的女生走到东北角后,伸手拍去,绝不会拍空!一定会拍住一个东西!

  但此时绝对不能睁眼!这个女生可以抓着她拍到的东西,问一个问题,无论是感情,还是将来,那个东西都会回答她。

  待回答完毕后,此时站在东北角的女生松手,退后一步,所有人一起朝着那个墙角鞠躬,就能送走出来的东西。

  再直起身,就可以睁开眼了,这个游戏也就完了。

  据说该游戏每晚只能玩一次。当提议的那个女生说完规则之后,大家都抢着要去当那最后一个走向东北角的人。因为既然只能玩一次,谁都想问和自己有关的问题。

  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最后大家决定猜拳。最后胜出的人,就可以站在西北角,等着向东北角走去。

  那个提议这个游戏的女生很够意思,她说自己玩过,愿意把机会让给第一次玩的人。于是剩下的三个女生猜拳后,刚好被一个胆子最大的女生抢到。

  待关好门窗,四人就闭上了眼睛。

  那个最先提议的女生,此时站在了东北角,她闭眼后喊道:“过路仙官,恳请解惑,如有冒犯,任凭处置!”

  说完,就闭着眼朝西北角走去,开始的时候,几个人还憋不住在笑,因为谁也不相信真能拍到东西。但随着接力越来越靠后,直到两个女生凑在了西北角,气氛也越来越紧张,没有人敢再说话和笑了。

  因为答案即将产生。

  那个站在西北角,猜拳赢了的女生,此时战战兢兢地扶着墙,一步一步向东北角挪去。

  看正(版s章K节b‘上,Q酷。匠8#网

  教室里安静极了,只听得到几个女孩的喘息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其他三个人听不到那个女孩的下一步反映。但她们不敢睁眼,最先从东北角走出来的女孩小声问道:“怎么样?拍到没有?拍到快问啊!”

  回答她的,却是紧接着来自东北角的一声刺耳尖叫。

  顿时,所有人都叫了起来。但她们依然不敢睁眼看,站在西边的两个女生,由于把着教室的前后门,她们拉开门就夺路而逃。扔下了靠东边的两个人。

  待到了教学楼下,她们等了一会,不见另外的两个人下来,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通知学校。

  等到开了教学楼的灯,保安老师带着一大帮学生冲进那个空置的教室,才发现最后去拍的女生,此时正蜷缩在东北角,目光呆滞,问她什么也不知道。

  她彻底疯了,为什么会疯,谁也不知道。

  再回头问那两个跑出来的女生,她们都说自己是拉开门跑出来才敢睁的眼,自己也没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把那个发疯的女生送到医院,众人这才想起来,那位一开始从东北角走出来的女生,竟然不见了。

  学校领导发动学生,连夜搜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也没能发现她的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