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开了一个缝,有微弱的灯光射出来“里面有人?”我疑惑的问道。

  吴老头对我摆摆手,让我别说话。我看了一眼他严肃的样子,只好乖乖的闭嘴。

  门后显然是一个值班室,大门正对着一条两米宽的走道,前方十米处还有一个大门,那里面的应该才是停尸间。

  我们的右手边有一个窗口,上面放着两个硬皮本,应该是接送尸体时登记用的。

  窗口里面则是一张弹簧单人床,一个柜子,还有一张办公桌。桌上的茶还冒着烟,但屋内却没有人。

  屋里的角落堆满了纸钱、元宝、灯笼之类的祭品,看来是死者家属吊念时可以选择购买,也算是看门人给自己谋的福利,挣点零花钱。

  这是一阵电话铃声穿了过来,吓得我一激灵,仔细一看是值班室办公桌上的办公电话,我看了吴老头一眼,吴老头对我点了点有算是默认,我走过去拿起电话“喂?谁?说话?”

  我说了两句见没人回应便放了下去,放下去后,心里也是感觉好笑,这里明摆着就是故意让我们下来的嘛!有怎么会给我们一个好的电话。

  我刚想转身继续跟着吴老头走,刚抬步,背后就传来‘啪’的一声,好端端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居然破裂了。

  吴老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茅山术中讲‘物件忽碎,乃警示之意,切不可轻举妄动。’我一想,这可不就不妙了么,刚想问吴老头要不要往回跑,就算坐不了电梯,不还有楼梯呢么!

  刚想和吴老头说话,却见他在盯着里面,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原本好端端的停尸房,此时正从门口往外留着血,心想不好,今天这都是专门针对我们来的啊。

  吴老头连忙后退了两步,到我的身边,“咱们进去看看!”

  还不等我发表意见,吴老头一个健步便迈了进去,我紧随其后,进入停尸间,温度稍微有些下降,停尸间很简单,有几个冰柜,其他的没有什么了,停尸间的正中摆放着一句尸体,吴老头警告我先不碰那个尸体,我老实的点点头,可是谁知我正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竟然把尸体上的白布扯掉了。

  吴老头白了我一眼,我想他现在一点是气炸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就是我。

  我看了一样尸体,这个是个女尸大着个肚子,是个孕妇,尸体已经僵硬,外表惨白惨白的,我忽然想起徐菲傍晚见到我们和我们说的,今天又有个人失踪,是个孕妇,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还不等我深思,吴老头已经走过来,拉着我往外跑,我还没反应过来,等我转身看向那个尸体的时候,尸体正张着嘴,从嘴里不断的冒着血,别提多恶心了。

  “老头子,这可怎么办啊!”我急切的问着。

  u酷匠网永久√}免*费@u看!小/j说'

  “你丫的我怎么知道,今天来,你看我带什么了!”吴老头气喘吁吁的说着,这老头缺乏锻炼了。

  我和吴老头一直跑到楼梯口,楼梯口门前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禁止上下’。

  我当时看见这个牌子真想拆了这家医院,他奶奶个熊的,你建个楼梯还禁止上下,你建这个楼梯有个屁用啊,等爷爷我出去,非得举报了你这家医院不可,还好意思称市医院,我呸!

  吴老头把身上的符都拿了出来,等我看清楚前面过来的是什么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那怪不得我感觉这血流动的这么快,这是要有多少血啊。

  那血里面是有很多我不认识的虫子,不过我不认识不代表有人不认识。

  我看着吴老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对劲“吴爷爷,这是什么东西?”

  “尸蹩!” 我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也被下了一跳,这个词我在书上看过,尸蹩,一种食腐性群居动物,体积很小,在墓室里经常会见到,一般以尸体为食,其生性怕火,尸蹩在没水没食物的情况下可以活过百年,尸蹩是钻入死尸的体内由内脏开始腐吃,遇到繁殖期会钻入生人的身体,繁殖速度极快,如果遇到尸蹩而没有足够的工具的话很容易丧命。

  而我和吴老头现在什么工具都没在,要火,我是有个打火机,可是上哪找燃料去。

  “子木,快点,把你衣服脱下来。”我听吴老头这么一说,急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只见吴老头将一张符纸卷在衣服里面扔向了尸蹩群,衣服刚沾上尸蹩,便着了,还真是稀奇,第一次见吴老头真正的施法。

  “还愣着什么,等着让这群鬼虫子吃啊,还不过来把门撞开!”

  我听吴老头这么一说,才想起来,我赶忙过去撞门,每次有尸蹩靠近吴老头就放火,这样僵持了十几分钟,最后尸蹩居然开始上墙了,我没有办法,一时气节,一用力,‘哎呦!’疼死我了,这门居然开了。

  吴老头这次可是撒丫子快跑了,进电梯之前不是说好要保护我的么,这行子现在居然比兔子跑的还快。

  等我们到了一楼,最先迎接上来的是徐菲,我还没喘过气来,连忙喊“防火,快点~放火~烧~烧~烧死它们.”

  徐菲看了我一样,连忙让他们放火,火将近少了半个小时,最后熄灭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火势那么大,烧了半个小时,居然没有把墙烧穿一点,我和吴老头坐在一旁休息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吴老头喝了口水,走过去看了看墙壁上的白色粉末,“这种地方不可能有尸蹩,只能说有人在作祟,尸蹩不可能自己平白无故的从墓室跑到这里来,子木啊,这次算是老头子我不对,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带着你去冒险,可是我也没想到,那家伙居然给咱们准备的这么齐全啊!现在看来只有一种可能,这种事和王铁树脱不了干系,只有那行子坏东西知道我和你的底细,看来明天咱们准备准备还得再跑一趟啊!”

  我听完吴老头的话,没一口水呛死我,明天还来我还有命么,可是这话只能是想想,哪里敢说出来,不然这老头子非得弄死我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