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怎么着我也算是你爷爷啊!我这次进城当然是有要紧的事。大孙子你可得站好了听着啊!王铁树的尸体失踪了~”吴老头笑着笑着然后变得严肃,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这平静的生活在再次见到吴老头后变得不再平静。

  我打电话给徐菲说家里乡下来了亲戚,今天晚上就不和她一起吃饭了,当然我说完也少不了徐菲对我的一阵数落。

  我带吴老头来到附近的饭馆,点了几个菜,要了壶二锅头。于是我便坐在一旁喝着闷酒看着吴老头打车大喝,最后结账,这个死老头居然吃了我两百大洋。

  我带吴老头到我住的地方,路上我一阵的恼火“尸体丢了你怎么还不找啊!”

  “诶~急什么啊,他想要找你报仇,要先恢复自身的阴气,我们需要找到城市的阴市在哪里!”吴老头摇摇头说。

  我疑惑着问“阴市?”

  “恩,所谓的阴市也就是鬼市,是阴气最密集的地方,和人间的阳市一样,人口最密集的地方,阳气就旺盛,相反人少的地方,阴气就旺,所以我们只要找到阴气最旺的地方就行了,当然阴市也是整个城市地域的阴脉和阳脉的交汇处,王铁树身上带着阳气,所以他一点会到阴市调教自己身上的阴阳。”吴老头缕着自己的胡子说着。

  “鬼身上也有阳气?”我不解的问道。

  “当然!万物有阴阳,至阴和至阳都是相对的,鬼也不例外,所以每天,鬼都会到阴市来调解自身的阴阳,你去给我弄张城市地图来,我好好教教你怎么运用茅山术寻找一个地狱的阴市。”说完顺便将书包扔给了我。

  最Q)新~“章ak节=上e酷T#匠…‘网。

  我将买来的地图递给吴老头,看他在地图上看了好久,然后指着一个地方,“我已经确认过了整个城市的玄门,玄妙之门,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如果没错的话,这里便是阴市。”

  我拿过地图一看,南湖公园?

  南湖公园建立于1992年,里面设立了很多的纪念碑,几年抗美援朝未归还的战士们,那里的确称得上人烟稀少,在那么多的公园里,很少有人去那里,虽然有山有水,但是听说那里闹鬼。

  据说曾经有一对情侣在哪里约会,正在卿卿我我的时候,看见路灯那里站着一个人,男生嘛!正好要和女朋友干坏事却被别人打扰,心里肯定不爽,一时气节便走过去想揍那个人,结果走过去了,就再也没回来,那个女的亲眼看着自己男朋友消失,吓疯了,试问一个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呢?后来就传出是哪个公园闹鬼,半夜经常听见有人哭,还因此关闭了一段时间,一年前才重新开放。

  吴老头听完我的这些叙述,基本上就确定了,南湖公园就是阴市的所在地。

  “什么时候出发?”我焦急的问,现在我是一刻都不敢耽搁。

  “不急,现在才下午六点多,你先歇会,我出去买点东西。”吴老头笑着说。

  你这老头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么,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休息,一心都想着王铁树的尸体,好端端的尸体在鞭尸后的第三天都能自己跑了,这是和我多大的仇,多深的怨啊,从深山乡村跑到这么个大城市来找我报仇。

  吴老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子木,你就放心吧!他的尸体还没有成气候,他想要恢复实力最起码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这才过了一个月,他还早着哩,再说我这不是过来了么,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一定能应付的了,你就在旁边学习着吧!”

  我没有回吴老头的话,呆了五六分钟,我就跟着吴老头出来了,到了集市,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基本上买的不是生活用品,倒是驱鬼的东西卖的挺多的,鸡喉,朱砂,黄符,应有尽有。

  吴老头将整个书包装满才满意的说回家了,就这样他是满意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没了。

  快到子时的时候,吴老头将我从睡梦中揪了起来“时辰快到了,咱们出发。”

  我们打车到了南湖公园附近,这么玩很少有司机愿意来这里,我下车的时候仍然能清晰的看见出租车司机对我异样的表情,他不能报警吧?结果我刚下车,他便说了句“你们脑子没病吧,这可闹鬼,小心点。”

  我心想,这要是不闹鬼我们还不来呢,你当我傻啊,没事往鬼堆里扎。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一步一步的走到那里,大晚上了,一眼望去半个人影都没有。

  走到南湖公园门口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个人影立在那里,我紧张的拉了拉吴老头,他扭头对我笑笑,“你就当没看见!”

  “你看见了?”我疑惑的问。

  “我看不见,这种能见鬼的体质只有你们张家有,我只不过是因为长时间和这玩意打交道,身上比常人阴气重,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吴老头笑着说道“我记得我小时候跟着你太爷爷学艺的时候,经常有孩子说我是个野种,没爹没娘,但是你太爷爷告诉我,有的事不能躲,于是之后我每次听见他们说我,我都过去把他们揍一顿,时间长了,他们就再也没有人敢说我一句。就像你一样,子木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不能躲,也躲不掉,倒不如坦然的面对,我一把骨头陪你在这折腾,你也心疼心疼我,好好学着。”

  我愣愣的点点头,现在我感觉吴老头不仅是我爷爷辈的,更像是我的良师,我的益友,虽然他这话说的简单,但是也告诉我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我对自己都没有信心,那我一辈子也躲不掉,就算这次逃过去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更何况我躲不过去,爷爷说过我躲不过去的,老爸为了我失踪了,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而我却在胆怯。反正都是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的事,王铁树不是想找我报仇么,我就给他送上门,主动出击,总比坐以待毙强得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