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尸变

  “魂魄?”我疑惑着问着,魂魄和鬼魂差哪里?

  “人死后,一分为二,也就是说,每个人死后都是有两面性的,一面为善,一面为恶。为善的一面,通常在人们心中。我们称之为魂;而为恶的一面,就藏在你的脑子里。就叫魄。鬼是世人对魂和魄的统称。而对于恶鬼我们也可以称为魇,魇已经很厉害了,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怕是收服不了。吴老头蹲在地上,整理着桌上的东西,耐心的给我解释着。

  “也就是说我梦到的是鬼,是一种真是存在的东西?那我之前在学校看见的呢?”我疑惑的问着。

  “你之前看见的,还不成气候,她小,心善,所以可以称为魂还没有到鬼的那种程度,不过你梦到王铁树也可以说是一种梦魇。累了吧,先做那休息会。”吴老头对着我说着。

  “我不累,你说的我还是不太懂。”我站在一旁摇着头。

  吴老头笑笑坐在了一旁“日属阳,月属阴,阴阳相交,却又保持平衡,才有世间万物。万物也是照此规律繁衍生息。对于人来说,魂属善,善为阳,所以在白天可支配人体进行各种劳动活动;而到了晚上,阴阳交替,魇为恶,实属阴,就要晚上出来活动了。但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心都是善良的,所以魂可以压制住魇,并且让身体机能进入疲劳期。令魇只能在大脑内活动,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人体。这就是人为什么做梦的原因,那是因为魇在活动,所以我们也管它叫梦魇。”

  “可是一个人做梦,又不会只做噩梦,还是有好梦的啊。”我愣愣的说着。

  “这就是人的两面性了,如果你是一个正直的人,安于本分,乐于助人,那么及时有个邪恶的念头出来,也会被魂的力量压了下去,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每天满头胡思乱想,无所事事,随时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出来,你说会发生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长时间心存恶念他的整个心里都会被魇给占据,所以人心要向善!”虽然我的心里还是感觉吴老头说的这些多少但是有些牵强,但是如果从道德思想观念出发,这些话还是在理的。

  “啊——啊!!!”灵堂里突然发出一声充满绝望的狂啸。吓得我一激灵。

  这院子里除了我和吴老头,应该没别人啊!我跟着吴老头往灵堂看去。

  酷匠网正(版}_首}发x#

  盖在王铁树尸身上的白床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刮到了地上,只见王铁树笔直地躺在那里,叫声就来自他嘴里。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抓在吴老头胳膊上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叫声还在持续,划破了村子寂静的夜空。我呆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叫声终于停了。

  吴老头对我笑了笑,面对着王铁树的尸身坐了下来,闭上眼,我一时好奇也跟着坐了起来。

  不消半刻钟,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王铁树,他们在争执着什么,我和吴老头起身走了过去,才知道他们在争执谁是魂谁是魄,明明是一个人却要纠结这种事情。

  “你们两个别再争执了,魂也好,魄也罢,还是早日成佛的好。”我低声的说着。

  我刚说完他们两个就打了起来,我都不知道做什么好,吴老头从衣兜里掏出符纸,贴在了他们身上,这才安静了下来,“子木,我们走吧!接下来就是超度。”吴老头说着还是和那个姿势一样,我也照做。

  但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还是两个王铁树。“诶!这位小兄弟,我求求你我是好的,我是魂,我还没见着我家玲玲开学,求求你放了我,等我看着玲玲去学校之后我亲自去找吴师傅谢罪。”

  另一个王铁树说“小兄弟你别信他,魄的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你不信吧我身上的符纸拿掉我证明给你看。”

  他们把我弄的好晕,越看越像双胞胎兄弟,但是听完另一个说我感觉第一个说话的王铁树是魂,吴老头说了魂属善,是不会作恶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便伸手将他的符纸拿掉,但是刚拿掉,另一个王铁树就像是燃烧般消失了,只听见隐约的一句“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时我突然醒悟“你是魄!”

  王铁树对着我笑笑,便消失了,我一时晕厥,等我反应过来,眼前看见的只剩下吴老头还有那口大棺材。

  “你刚刚做了什么?”张吴老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王铁树的尸身,哆哆嗦嗦的问我。

  “我~我刚刚把魄给放了!”感觉自己的话音都有点跑调,这次才真是闯下了大祸。

  吴老头拽着我的胳膊“走,进去看看。”我和他进了灵堂,看见王铁树的尸身,明明之前还紧紧闭合的双眼,此时杏目圆瞪,死死的盯着我,一张嘴张的老大,这个表情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出现在一个死了七天的人脸上却是怪异的很.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要把他的眼睛合上,“我的妈啊!”我跌跌撞撞的退到一旁的柱子上,这次吓得我的双腿再也不知道怎么动弹,只见之前平坦的尸身,现在直直的坐在那里,圆圆的眼睛里两个眼珠生硬的转着,最后看着我,愣愣的说“你---会---遭---报---应---的!”说完便躺下不动了。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吴老头的屋里面,屋外站满了愤怒的王家人还有村长,他们要拉我给王铁树陪葬,说我给村子里带来了诅咒,整个村子都会遭殃。

  “吴师傅,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村长拉着吴老头问着,村长还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还是想找另外的方法解决,这样既不得罪外乡人也不得罪自己村里边的人,但是村民可不管这些,只有帮他们出头就是他们的好村长。

  “我也没有料想到王铁树的魄这么狡猾,再加上这小子的道行浅着了道,王铁树这是扶尸咒,最后一口怨气用于诅咒上,不过这并不会危害村里人,只怕以后这小子的日子不少很好过啊。”吴老头叹着气说着。

  村长有些着急“不管怎么,也得想起个解决的办法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