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时刚过,我拿着满葫芦的露水来到了吴老头居住的地方,半夜三更上山还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等了好久,吴老头才起身给我开门,没想到这老头睡觉还挺死的。

  第二天晚上,吴老头便把我叫了出来,将昨天我收集的那葫芦露水递到我手里“诺!拿着它先去王铁树家里等着我。”

  “我去,我哪知道王铁树他们家在哪里啊!”这吴老头说话真是气死人,我虽然在梦里见过那个王铁树,可这也不代表我知道他家在哪里啊。

  !看k:正版/?章节上酷p匠"网。P

  吴老头白了我一样“你是不是傻,今天是他头七,诺~村西头亮着灯的那家就是了,快去吧!对了,不管发生什么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就你那点道行还差着远哩!”

  我独自一人在黑灯瞎火的村子里走着。

  山里人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几乎每家早早的就关灯睡觉了。这也使得唯一亮灯的王铁树的家格外显眼,远远一瞧便看的见那星星的微光。

  快走到王铁树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院门上扯着白纱,墙角上竖着两丈高的白幡,两个大白灯笼忽闪忽闪的,在夜晚格外的瘆人。看来他家是有人死了。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领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青年,看见我停在门口,连忙从蹲着的墙角起立,冲我走了过来。

  “咦~你有什么事吗?这个时间不是约好吴老头过来吗,吴老头呢?”上了年纪的男人看了我一眼,再看看我手上拿着的吴老头的酒葫芦,也是疑惑不解。

  “额!这位大叔,我是吴师傅的远房亲戚,他有事要办恐怕要晚来些时辰,所以先让我过来等他,不过你放心吧,今天是头七,一定会把他好好的送走。”

  我说话的时候一个神色憔悴的村妇从院内走了出来。

  “唉!没事,我相信吴师傅的能力,你是他的远方亲戚?”

  “哎呀!放心吧二婶!”

  我听他们这么一唱一和的说着,才知道这个妇女是王铁树的老婆。这个叫二婶的人把我领进了院子里,于是便径直坐在了一边守着,只吩咐了一声让我有什么需要就支会一声。

  来到院内,只见院中的空地上用白布和木头桩子搭起了一个临时的简易灵堂,灵堂正中摆着一张木板床,上面躺了一个盖着白布的人。

  不用问,这就是那个王铁树了。

  不一会吴老头从外面匆匆的赶了过来,他到的时候院子里有十来人,都是面色深沉,人多我倒也不怕,顺着尸体往灵堂的供品台上瞧去。

  当我看到死者的遗像,我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照片上的人,也就是死者王铁树,赫然就是昨天我梦中从棺材里出来的那个人!

  “按规矩,你们家人回避一下吧。”吴老头上前对那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说道。

  “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就吱声!我们一定会来帮忙的。”上了年纪的男人说完就去招呼院子里的一家人都进了偏屋,关紧了门,窗帘也都紧紧拉了起来。

  这时候院子里,就剩下我和吴老头两个人。

  “怎么样,是不是和你放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小娃娃刚才是不是胆颤了?你幸好没有喊出来,不然让他们知道是你闯的货,他们会把你乱棍打死的。”吴老头见王家人都进了屋,马上翻脸低声冲我吼道。

  我现在肚子里满是委屈,我哪知道会这样,早知道我就回去睡我的觉好了。

  我看着吴老头从他的破布包里拿出东西,显示一打符纸,把除了门的地方,其他院墙都贴上了,这种符纸我没见过,毕竟书本是有限的。

  “这符是招魂的。小娃娃还需要多加学习啊,不要只沉浸于你爸留给你的那几本破书上。”吴老头一边贴一边为我解释道。

  接着他拿出葫芦,用葫芦里的露水画了相同的符文,这便是阴眼,至阴之地,吴老头后来告诉我,他出去是去确定今日的‘七关’位置。

  所谓七关,即云垦关、尚冂关、紫晨关、上阳关、天阳关、玉宿关和太游关,分别与北斗七颗星相对应,七关代表着每片地域的的生气流向而每个地域都有着自己的七关位置,。

  生气大体上代表阳气,但比阳气涵盖的范围的更广,传统意义的阳气,即指人身上的气息,尤其指男人,更尤其指处男,女人身上也有阳气,但结了婚的女人阳气要比处女强很多,这与男女阴阳中和有关。但生气则是对包括人在内,所有生物身上的生命气脉走向,在城市,由于建筑混杂以及无线电波等因素的干扰,像老鼠、麻雀这类小动物对生气的敏感度已经被完全打乱了,但如果到农村,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所有邻近的老鼠洞、兔子洞甚至是蚂蚁洞,都会朝着一个方向挖,即使洞口不在一个方向,只要深挖几下,就不难发现其实洞内的走向都一样,在*期间除四害时,不少村民挖田鼠窝,奇怪的发现有的田鼠把窝挖在了田埂子上,但深处却打了一个n型的弯开始往回挖,或者是从洞内部转90度的弯,科学上的解释是田鼠为了躲避天敌,但实际上,田鼠打洞的最终方向,就是那个地点的生气流动方向。

  今日吴老头做的便是观星,确定好七关的位置,锁好生气,生气无法流动,外面的阴气进不来,鬼怪无法采集更多的阴气会变得暴躁也会想其他办法,采集更多的阴气,再加上做这个阴眼,恐怕这里会成为这片区域鬼怪最喜欢的地方,而这个阵法便是有名的双阴阵。

  但这么做违背了天地阴阳间的正常秩序,现在流行的话,就是“不按规则出牌”,肯定会折阳寿,这次自己惹了这么一件大祸却要让吴老头来为自己买单,心里还是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的。会折多少阳寿,我又不敢问,用行话说这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说出来了,更惨,于是我只能稳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也不用自责,这件事情,你本没错,你还小,这只能说是你年少无知,那个王铁树心中怨念太深,过于狡猾,我可是招了三天才把他的魂魄招回来的。”吴老头停下手中的活计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