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们开始了拓展训练,训练的项目无非就是跑步,摔跤,两人三足这些个无聊的项目,这就跟小学生玩游戏一样,除非你提前灌输一些思想,不然玩完就忘,就当做玩了一个游戏,这意义就跟小女生老玩的丢手绢一样,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嘛!

  中午吃过饭,我便趁着领队不注意开溜了,自己出去逛逛总比在跟他们一块幼稚的强,这可不能说我不合群,没有团队意识,只是我对这些完全的不感冒。

  来到村口的小河边,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坐在那里钓鱼,他背对着我,带着遮阳的斗笠,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拿着鱼竿,旁边还放了壶酒,我看不清他的长相,所以不知道他的年龄,我心想,反正也是闲来无事,倒不如去瞧瞧他的战果如何!

  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才发现他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续着长胡子,但是却不难看出他的老当益壮,就这样一坐像极了世外高人。

  钓鱼的人最怕有人来打扰。我也不说话,就在他旁边坐着,看着小桥流水,群山环绕,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酷#C匠网ml唯g一正@版,\h其M☆他都M\是7d盗K‘版…

  “我在这里等你两天多了!这么久不见,还真是长大了不少啊!”我正打算在一旁的大石头上打个盹,钓鱼的老头突然说话了。

  我往周围看看,没别人啊!“你等我?还等了两天?”我指着自己问道。

  那个老头对我点点头,我心里好笑,有病吧,我可不认识什么怪老头,再说这么远的地方我可不记得我们家有什么亲戚朋友“你认错人了吧!”

  钓鱼的老头摘掉斗笠,转身面对着我,咦~不对,这老头怎么这么面熟啊!

  “啊!你是那个学校看门的老头?咦~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等我?”我惊奇的发现这人居然是当初我所在高中门卫室的那个老头,说来还真是要谢他一下,要不是他恐怕那次我不吓得失了魂就得丢了魄。

  “诶!你这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吗,没礼貌,我姓吴,这村里人都叫我吴师傅!”老头笑咪咪的说着,拿起手边的鱼篓将那些鱼尽数的倒回了河里。

  “你就是吴师傅,那我梦里的~”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的一个梦还真是不一般啊,但是这样看来这个吴老头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吴老头带着我过了河,来到了他居住的房子。他的房子位于山的半山腰,周围除了树就没别的了,一间小木屋,吃住全在这么一间屋子里,走进去里面的摆设更是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一个灶台,一个柜子,全是木质的,不难看出都是自己打造出来的,难道是一贫如洗?

  “你是叫张子木吧,当然我没记错的话,你爸叫张建麟。”

  我呆愣的点点头,这吴老头真怪,我爸常年不在家,我连他面都见不到几乎,难道这老头真的是我家亲戚?

  “子木啊,你昨天可给我闯了大祸了。”我一听这话怎么感觉不对劲,还不等我发出疑问,吴老头便给我解答了我的疑问。

  我昨天晚上梦到的那个人叫王铁树,是这个村里的一个木匠,祖宗往上倒三代都是做木匠活的,他有一个女儿叫王玲,很争气,考上了县里的高中,但是家里贫困,王玲的学费成了一个难题,一个多月前,他背着家里偷偷到城里的黑血库献了血,这样三番五次的终于攒够了女儿的学费,但是却在半个月前查出了艾滋病,我们来时领队的说村里死人了,说的就是他,明天是他的头七。

  吴老头是这个村里有名的术士,因为王铁树死于意外的疾病,所以要进行超度消除怨气,但是昨天我却让他走了,这无疑是给了他作恶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明天头七,可以再三天前鞭尸,但是现在看来要招魂了。

  招魂也称为招魂术,在民间的通产有巫婆招魂,却不知在茅山术里也有招魂之说,招魂术伤筋劳肺,要用至阴之物在死者尸体旁画出一个大大的符咒,称为阴眼,术士站在阵前念咒指引魂魄,但是这有利弊,招的来那便相安无事,招不来不仅术士自己损失寿命还会使死者的魂魄戾气更重,作恶多端。这次我放走了王铁树的魂魄还真是闯了大祸,吴老头知道我要来,看来他懂得茅山术远远在我的想象之内。

  “怎么了?说起来我还算得上是你师公,当年我拜入你太爷爷的门下时,你爷爷早就学有所成了,这么些年我的这些修为还是和他差的哩!”吴老头说着,眼睛有些迷离,好像在回想着过去的时光“那时候你爸才三岁,你家一脉单传,你太爷爷愿意将茅山术传授与我,已属我三生修来的福分。子木,你爸爸消失了我知道,所以以后你父亲的事情你要承担起来,这是你的命啊,就算一个人的修为再强大也无法改变命轮的。你的命格”

  “师公,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失踪对不对?”我紧张的试探着。

  吴老头见我这样一问,顿时沉默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今天晚上在午夜子时去河边和我一起收集陈露。”说完还拍了拍我肩膀,我大好的睡眠时光就这样消失了。

  水主阴,午夜子时为阴刻,所以这时所收集的露水,是致阴之物,用它来画符可以做一个很强大的阴眼,恐怕到时就没那么好办了,阴眼过于强大还会吸引其他的游魂过来,这祸闯的,明天有的忙了。

  我起身往山下走,吴老头看着我的背影轻轻的呢喃着“人鬼双驰,心如止水,性若顽石。二十八宿为鬼,甲子纳音海中金,你的命格本多灾却生生的被你父亲扭动了,现在的你人鬼可并行,唉!真不知道你的存在,究竟是福还是祸?”

  其实我心里还是气的,兜兜转转就是不告诉我什么事情,想表达天性秉承吗?一个个的都是老狐狸。

  晚饭过后,大家在院里里架起了篝火,边唱边跳,很热闹,由于我们住的地方在村子的边缘,所以我们这么热闹并不会吵到村民正常的作息时间,我并不喜欢这种过去热闹的气氛便回了屋子躺在床上休息,等着子时的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