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怎么回事?”黑暗中徐磊着急的问着,但是语气却透露着镇定。

  “磊哥!棺材~棺材里有鬼!”小王颤抖着声音说着,仿佛刚才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我心里开始敲鼓,说不出的别扭,有鬼?貌似在这里除了我,谁还能看见鬼,这不是瞎扯么?但是进来这么长时间却一直相安无事,这更让我心里面开始敲起了鼓。

  “呵!子木,还真被我说中了,是个大美人,看来古代女的长得真跟电视剧里似得,美貌如花啊!”

  林玉龙一手拿着手电,一边看着棺材对我说道。徐磊站在他身边,这两人胆子也太大了。

  我走进瞧去,这躺在棺材里的女子长得的确很美,如果放在现在的校园里决定是校花级别的。“主墓室找到了,但是一路除了咱们进来的入口便再也没看见过有人停留过的痕迹,徐磊,这里有你们要的东西吗?”

  徐磊对着棺材摇摇头“没有,被人捷足先登了,咱们晚来了一部。”

  林玉龙鄙视的看了徐磊一眼“我说,既然这里没有发现叔叔的踪迹,那咱们还是先出去吧,总感觉这里有点邪门!”

  我点点头,我心里还是挺赞同的。

  我们按照之前进来的路往回走着,但是怎么这么不对劲。

  前面徐磊停了下来,我走过去想要问他,还没等我开口,他便说道:“这地方,咱们来过!”

  我往前看去,可不,对面灯火通明,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黑暗,但是却不难辨出,我们又回来了,回到了主墓室。

  我身后的小王已经害怕的有点颤抖,还是经历的事少,如果他跟我一样有这么一双眼睛,那他还不得吓死。

  我们再一次回到了主墓室,令人奇怪的事,棺材是完全打开的。

  这现在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们怎么从这里走出去。

  “磊哥,这是不是首长他们讨论过的鬼打墙,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能出去了,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你们听见没有,那个女鬼说要我们陪她!”

  小王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有些胡言乱语。

  鬼打墙我是知道的,这个我曾经看见过,指的是怨鬼利用自己的能量来使人产生幻觉,迷惑众人,只要蒙着眼睛就一点能走出去。

  徐磊也听过,他便提了出来,由他带头,蒙着眼睛走,我们在他后面跟着,但是这个样子走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主墓室,这只能说明并不是鬼打墙。

  我锤头的坐在一边,进来这么长时间我们还没有休息过,于是便觉得先休整一下。

  我心里还是比较沮丧的,这个时候偏偏自己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真是不争气,或者这地方有种力量让我的眼睛失去作用?

  想着想着我便有些困了,靠在墙上休息了起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林玉龙他们都不在,心想,这家伙不能抛下我自己跑了吧!

  主墓室的场景都是一样的,我忽然想到进来时徐磊在墙上摸索着暗门,心想会不会这里也有,于是起身沿着墙壁摸索了起来。

  “你在找什么?”一阵悦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转身,我去,差点摔死我。我面前站着一个穿一身古装的人,这个~这个不是棺材里的人么,怎么复活了?

  “公子,你没摔疼吧!我服你起来?”女子慢慢的在我身边弯下腰。

  我哪里敢让她碰,书上说通常这种情况,她们可是都要准备吸人的精气了。我紧忙起身“不用了,不用了!”

  “公子看的见我?”那女子轻柔细语的说着。我点了点头,退到了门边随时准备逃走。

  “公子莫怕,我本不是有意困你们再此的,一路进来我便知道公子有些许的本事,今日小女子有一事相求,还往公子成全!”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乐了,敢情她这是有求于我啊!

  “你说吧!诶!等等,我可不会娶你的。”

  那女子拂袖一笑,我都看呆了,还真是美女,不,应该是个美鬼!

  酷匠:#网x{首`《发Y

  “公子说笑了,我本是一贫困人家的女子,十六岁嫁入一官宦人家做了贵妾,说的好听,但是这人娶我只因我的生辰八字为全阴,她将我杀死葬入这墓中为她守护着那个锦盒,在外设法让我永无超生,如非这稀世白玉棺,我早就魂飞魄散了,今日只求公子将外面的壁画摧毁,让我可以得以圆满。”说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果然和我想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正好是一个机会吗“你说你守护一个锦盒,那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对了,你有没有见过一行人进入这里?你不会把他们吃了吧!”

  “没有,没有!”那女子连忙解释道。“公子你也看到了,外面的那口坐棺,除了你们,再也没有人过得了那副坐棺了,至于那只锦盒里面是什么的不知道,我打不开,而且后来那锦盒就消失了。”

  没有人进来过,难道说父亲没有来过这里?不对,我们在洞外见到的的确是和我们是一个牌子的装备啊。锦盒丢失,无人进来,这根本就说不通。

  “公子,求你帮帮我,小女子来世一定会报答你的。”那女子苦苦的哀求道,我想如果不是身在这古墓里,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大美女我还真不一定能把持住。

  “你起来吧,我会帮你的,只是你要让我们出去啊!”我刚说完,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映入眼帘的哪里还有美女,分明就是林玉龙的哪张臭猪脸。

  “子木,你睡觉做什么美梦的,都把我们笑醒了,你看小王让你吓得。”我顺着林玉龙指的方向望去,哪里还有小王的踪影?

  林玉龙见我脸色不对,也看了过去,一阵唏嘘!

  “徐磊,你那个手下小王呢?”林玉龙着急的询问着,明明上一秒还看见过,怎么好好的大活人下一秒就一声不吭的没了呢?

  这下我也急了,在这墓里消失了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