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破也可以成为借阳,也可以说是把阳气的载体扩大,有了更强的针对性,借阳之人要做好心理准备,摆不平这阴虐,便会阳转阴,到时候它是要出来祸害他人的,就算摆平了,施法之人也会动了心脉,来个内伤,这林玉龙他们不懂这其中的要害,我也就指望不上他们为我捏把汗了。

  就在我思索间,空荡荡的墓室忽然刮起了一股股小旋风,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拿起手中的湛卢,在手心划过,血液顺着湛卢的刀尖滑下,充满整个刀刃,我拿着都,重重的插向了棺材的中间。

  此时一声巨响,好似近在耳畔,又像远在天边,回档于空旷的墓室,林玉龙和徐磊还算是见过世面,没有过激的表现,倒是那个叫小王的战士,吓得将手里的手电都扔到了地上,墓室里的光顿时暗了几分。

  “子木,你奶奶个熊的,这是搞什么名堂,这是什么响,吓死小爷我了。”林玉龙没好气的咒骂我,其实说实在的,不光他们吓到了,就连我也是吓得一个激灵,虽然我知道会有声音,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大。

  “天破,是天破的声音。成了!”其实我现在还是挺佩服自己的,果然是子承父业,没经历过,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些天赋的。

  我们向着坐棺的方向望去,之间原本精致的坐棺已经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从口子里往外留着黑色的液体,有点像血,但是却不是腥味而是奇臭无比。

  @m更新最C*快;上f酷{匠,M网…

  忽然我感觉胸中一闷,嘴里传来一股子的血腥味,平息了一下,强忍着又咽了回去,到底是伤了心脉。

  徐磊在周围摸索了起来,不肖十分钟,一道暗门便出现了,徐磊带头走了进去,我紧随其后,林玉龙断尾,这次我们进的这件墓室,没有金银珠宝,也没有陪葬棺材,满墙的壁画记录着墓主的生平,虽然年代有点久远,但是画却保存的十分完整,走近我才发现这壁画居然镶银了,俗话说银带有阴性,看来这造墓室的肯定和这墓主人有仇,巴不得他变鬼呢!

  我仔细的端详着这些壁画,壁画的画工称得上是精细,从壁画上可知,墓主人是宋代人,但是貌似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身份高贵。

  墓主是宋代一官宦的妻妾,死时仅仅才二十岁出头,这么年轻就死了无非是病死或者谋杀,但是这壁画却并未记载墓主人的死因。

  壁画上一行人抬着一个雕花橡木棺材走进了墓室,将棺材放到古墓室中后有由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抬了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放到了棺材里,然后便是人们在耳室放置陪葬品和建造壁画的场景,最吸引我的还是最后一幅,还是之前那个道士模样的人,他在修建坐棺,仔细瞧去,他们先将银水灌入那人的体内,然后再活生生的钉入棺内,怪不得怨气如此之大,都能养出那条大白蛇。

  能够养出蛇的,与降术脱不了干系,想必那画上的道士也不是什么好人,多半为降士。

  对于降术我是一窍不通,茅山术中对降术的记载少的可怜,只是间歇的字里行间带起过,茅山术多为除怪,而降术碰上鬼怪也就差不多要捉瞎了,降术往往是针对于人,如果这墓主人并非正常死亡而是死于降术,估计它也就绝非善类了。

  从这壁画上所描述的,建造这墓的人,不是和这女子有深仇大恨要不就是为了隐藏什么秘密,或许到了主墓室便有答案了。

  就在这时,徐磊对着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上前一看,顿时来了兴趣,其实这小妾生前还挺受宠的,我一直认为这壁画之镶了银,没想到这边的字却嵌了金。

  徐磊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摇摇头,用手指了指上面的字,“天下白玉京,棺中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长生!这词出现并不奇怪,古代人都好这东西嘛!但是棺中十二城是什么意思?难打破那主棺里还建了十二座城不成?

  林玉龙走过了,看了看墙上的诗,又看看我,好像懂了我的意思似的,拉着我便向着主墓室的方向走,边走边说“管它有没有十二座城池,咱们去看看不就行了,说不定那躺在棺材里的还是个大美人呢?”

  我苦笑,还真拿他没辙,要真是个大美人,难道你还能娶回家不成?

  不过自从进入这墓以来,一直有一个疑问围绕着我,我的眼睛似乎一直都没有看见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只是似有如无的感觉有人盯着我似得,除了运用一些茅山术外,一切都过于平静,如果真的这样简单,那我父亲他们怎么会被困于这墓中那么多天。

  我们进入主墓室的时候着实吃惊了一下,这墓室虽然算不上大,但是这棺材也太大了吧。

  手电的光照在棺材上被反射到了四周的墙壁,顿时感觉周围明亮的许多。我和徐磊走上前去才发现,这是大理石,白石雕棺,这石棺放在现在科考古研究上,可是宝贝啊!

  整个墓室的墙上都有长明灯的灯台,和外面的不同,这里的灯油早已好近,灯芯已经短的可怜,好像之前有人常驻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更让我恐惧的是,这墓室的墙壁上居然画着的不是别的,是眼睛,双双眼睛,就像我之前梦中所见的那样。

  这时徐磊招呼指了指棺材,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锤子和一根撬棍,看这架势是要开关。可这可是石棺啊,哪里是说翘就能翘开的。

  我招呼林玉龙过来帮忙,再加上小王,我们四个终于将棺材撬开了一个缝。

  小王讲手电的光对准棺内照进去,这时我们才发现这石棺的金贵之处,怪不得这墓镶金带银的,还真是个土财主,这哪里是大理石的,分明是罕见的白玉啊!被手电光照射后,在光线下,整个棺材从外面看去分明是透明的玻璃一样。

  “啊!”伴随着一声叫喊,整个墓室暗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