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地洞的时候心中便安慰了几分,这分明是个盗洞,我在《奇异录》上见过,似圆似方,这是洛阳铲打出来的,父亲那一队人还是有能手的,比我这强得多。

  我把我的发现和想法告诉了他们三个,于是我们便决定事不宜迟,休整半个小时便进洞,本来我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一想父亲既然一直都是平安无事,我也不会差吧!

  半个小时候,我们收拾好包裹,将早就准备好的登山绳顺着洞口顺了下去。徐磊打头阵,顺着绳子第一个下了进去,我第二,小王跟在我后面,林玉龙最后一个。本来我想第一个的,但是林云龙说有人想第一个送死就让给他,我只能作罢,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俩的芥蒂这么深了。

  下洞之后,徐磊率先打开了手电,我们为了节约资源,只开了两把。

  我对这很是好奇,这看看,那看看的。这是忽然一亮,把所有人惊了一下,徐磊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

  原来他把墙上的长明灯点燃了,徐磊走过来说:“看这墓的大小,应该是个耳室,主墓还在里面呢!”

  我心想这徐磊倒是学了不少。我和徐磊往前还没走五步,便听见前面林玉龙大叫了一声。

  我看见林玉龙完好的站在那里,当时真有上去踹死他的冲动,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他一惊一乍的。

  但我顺着林玉龙的目光看去的时候,的确有点出乎意料。这是一个罕见的坐棺。

  坐棺上的装饰颇有亭台楼阁的意思,红色的橡木,精致的雕花,按照年代的推算这墓定是个大户人家的,光看这副坐棺便可知这陪葬的人地位不会太小。茅山术中曾记载,坐棺一般都是把活人钉在里面,让其坐死,引其怨气来养育能成仙的动物。

  被钉死在里面的多半不是好东西,我催促着林玉龙他们赶快离开这间墓室。这耳室也是奇怪,按理说,耳室多为陪葬物或者墓主生平,但是这里空空如野,唯独这副坐棺。

  如果真如猜测的那般,那之前炸死的那条白蛇多半和这坐棺脱不了干系。

  徐磊打头,走进了旁边的墓室,想比之下,这里倒是琳琅满目,各种瓷器与画卷,虽然在那个年代不算什么,但对着我们来说每一件都是珍宝。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件墓室没有门了?

  之前进来的耳室还在,但只有通往这件墓室的通道。我心中疑惑却不知道这应怎么解释。

  我见徐磊在墓壁上摸索半天,才知道他是在找机关,伴随着咔嚓一声,一扇门打开了。我心想这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怪不得大墨镜让他跟着我,没了他还真就出不去了?

  林玉龙没好气的说“哟!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

  我笑了笑说,你真是的,就嘴上的功夫了?

  林玉龙白了我一样径直的走了进去。

  我没拦他,徐磊看我了一眼也跟了上去,真不知道徐磊哪里学来了这些本事,我倒是第一次见。

  走了还没有十分钟,前面的林玉龙便停了下来,徐磊站在他旁边,转头看我,我见他脸色不好,心想难道又出什么事情了?

  我上前一看,一个棺材赫然立在那里,这个不是我们刚进来时看见的那个坐棺吗?

  我一时懵了头,这可怎么办?现在他们齐齐的看向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只是一个半吊子。我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仔细回想是否曾经在书上见过类似的现象。

  林玉龙看我半天不知声,心中也开始烦躁起来“我说子木,要不咱们把这棺材烧了得了,我就不信,这里面的东西还成精了不可!”

  我一听林玉龙这话顿时想到了一件东西“杀生之刃”,言之意就是杀过人的刀。我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一下,但是紧接着的问题就是,我们在这里出不去又哪里来的杀生之刃呢?

  徐磊走过来递给我一把青铜古刀,这把刀我见过,他一直都到挂在腰后用书包挡起来,所以若不仔细看并不易发觉。

  徐磊见我不接便说“这刀是春秋时期一个卢姓的将军用过的,名曰‘湛卢’。是把千年古刃,虽然年代悠久却削铁如泥,不知道这适不适合?”

  我听他这一说,不由的一惊,‘湛卢’我是知道的,相传春秋时期这位姓卢的将军可是出名的很,不仅仅是因为他自身的军事才能,更重要的是他的性子,杀人如麻,但是此刻我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把千古之刃居然此时此刻就摆在我的眼前。我连连点头,这把刀可是最适合不过了。

  我从徐磊的手中接过湛卢,却没有我意想之中的那种沉重,反而不轻不重,十分的上手。

  此时我的心中打起了小鼓,这可是第一次要上手啊,之前耍耍嘴皮子,弄个歪打正着,但是现在却是要实干啊,万一出了差池,可是要搭上我们几个的小命啊。

  茅山术中讲,阳气是克制一切阴晦之物的的力量,例如朱砂、赤硝、鸡喉、童子眉,还有一般电视上常见的童子尿、舌血等等,都是阳气的良好承载容器,就像电池能够承载电能一样,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如果讲这些东西按照一定的阵列排开,便可以产生强大的力量,也可以说是符,古书上说预符,污秽避之!

  想到这里,我忽然记起我带来的那个书包,打开翻找,我拿出来的时候明显的感应到看林玉龙像我投来的鄙视。我按照书上讲的,在坐棺周围摆了起来,然后拿出一张纸,用自己的血画了一道符,这便是俗称的“血符”,血符不是任何人的血都可以的,必须是童子血才可以。

  我将这些符贴在棺材的四角上,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还差最后一步“天破”。

  TW最…^新章1节@L上0%酷!匠网,l

  林玉龙见我站在棺材前面没有动静,还以为我被附体了呢,凑到我面前用胳膊推了一下我“你小子对着这棺材愣什么呢,难不成还看上了不成,快点吧,不然咱们可要在这破地方过日子了!”

  我没有答他,看看地上用鸡喉拜的符阵,最后一步天破,哪里有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