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放学我和林玉龙一起回家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向出事地点看了一下,血迹早就已经清洗干净了,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是与平时一模一样,这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从未发生过车祸一样。

  林玉龙看见我站在路旁发呆,便走过来拍了我一下,这一下不要紧,可是吓着我了。

  “你没事吧?怎么出汗了?这地方早起出了事故,晦气,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我见林玉龙走了,便小跑着跟了上去,心想这要是你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你不吓着才怪,他见我这样子就乐了“我说子木,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听说今天早起死的那个女生是咱们学校高二的,貌似他们班就在咱们楼下那个教室,不过也挺惨的,这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我哪里还听得进去他说的话,于是大步在前面走着,到了楼下,连招呼都没打便一口气跑回了家。

  我妈见我这个样子还以为有人要揍我,拿着菜刀就出来了,我赶紧说没事,让她快点做饭去。

  我走进门,看见老爸威严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我很奇怪“爸,你今天怎么回家了?”

  老爸并没有因为我的问题放下手上的报纸,只是低沉的说“明天是你爷爷的忌日,所以我从部队请假回来住几天。”

  老爸在部队里面是个官,至于什么他从来没和我们说过,回家的次数一年到头是少之又少。

  吃饭的时候老爸看了看我说“子木,如果最近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就放宽心,有的事你不去想便不会招惹!”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吃完饭听见林玉龙在楼下喊我,我便拿着书包跑下了楼。

  晚上我们要上晚自习,等我和玉龙做完值日的时候,整个教学楼已经没有人了,只能看见门卫值班室的点点灯光,似有似无的。

  我和林玉龙下楼的时候经过高二的教室,林玉龙一时兴起的叫住我说“就是这个班,今天出车祸的就是这个班的学生。”

  我心中一阵不爽,这两天做噩梦就算了,这家伙大晚上的还和我提这个。我没有搭他的话,径直的往前走,只是在经过那个教室的时候,感觉有人再盯着我一样,我停住脚步张望,才发现是自己虚惊一场。

  “喂!看什么呢?”林玉龙看我停下问我道。

  可是这一问不要紧,我扭头看他,才发现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孩,这女孩~这女孩不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么?

  我大叫了一声拽着林玉龙就要跑,感觉浑身的汗毛都起来了。可是林玉龙就像定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的。

  “你拽我干什么啊?”林玉龙大声喝了我一句。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倒让他一个反劲把我拽倒在了地上。等我回过头来哪里还有林玉龙的身影。有的只是那个女孩。

  酷Y匠L《网正、-版首*发H

  我紧紧注视着女孩的一举一动,她抬腿慢慢的像我走来,因为车祸的挤压,她的腿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她蹲下身来“你能看见我?真是太好了!大哥哥那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没有了眼睛,我找不到我回家的路了!你把你的眼珠借给我好不好?”

  我哪里还听得进她说的话,只能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不要过来。我看着那个小女孩慢慢逼近,还把她的眼珠拿下来给我看,她因车祸而血肉模糊的身体慢慢的在我身边演化,最后好像骨骼都散架了一样,血肉相连。她瘫倒在地,像我爬了过来。

  我想起身逃离这里,可是身子却始终站不起来,我看着她逼近,心想难道真的要命丧于此吗?或许这只是个梦,睡醒了就没事。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爬了过来,我看见他爬上我身子,最后竟然扑了过来。我赶紧闭上眼睛,她要的可是我的眼珠啊!可就在这一刹那,我感觉到了一种坠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紧接着我听见有人在叫我,是林玉龙。

  我睁开眼,看见林玉龙蹲在我旁边,身后还立着门卫值班的老头。 “子木,你没事吧!你可吓死我了,莫名其妙的拽着我走。你跌倒了,我扶你还不让我过来,见我跟见鬼似得。”林玉龙一旁责骂我。

  我慢慢的缓过神来,林玉龙将我搀扶了起来,放眼望去,哪里还有什么女孩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那个看门的老头,发现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观察他,老辈人穿的中山装,留着长胡子,右手拿着老旧的手电,就这样站在那里,甚至都没有问一下我们怎么了,就好像他全都知道一样。

  “或许是我最近压力大,精神出现恍惚了,没事,回家吧!”我安慰林玉龙说道。

  林玉龙白了我一眼,转头对看门的老头说“真是麻烦您了。”

  那个老头抿嘴笑笑,表示没事,只是把我们送到校门口时听见他好像在吟诗,仔细去听才发现我们真的猜对了。

  “荒郊白骨卧枯莎,有鬼衔冤苦奈何。半夜数声凄枕席,十年几度惨干戈。天降鬼眼于厮命,英雄魂梦绕千年。欲反骷髅生世乐,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实在想不出这诗句是出自哪里。心想难道这看门的老头还是个高文凭的,不爱说话爱吟诗?

  “这老头还真是怪,别管他,咱们快走,总感觉这老头有问题,刚刚他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林玉龙催我快走,还心中一百个埋怨。

  回家这一路,倒没出现什么怪事,心中总是在思量那老头,总感觉这老头有问题。

  等我回到家,已经十点左右了,老妈不住的埋怨我回来的玩,肯定贪玩了,但是手上却给我端来了刚刚热好的饭菜。

  老爸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我一言不发。

  我吃完饭便拿着书包回卧室了,这时候老爸说“我给你请了假,明天不用上学。”

  我顺势应了一声,心想:不就是去拜祭一下爷爷奶奶么,怎么搞得这么隆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