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个只有二十上岁的年轻人累成这样,中年男子放下翘起的二郎腿,伸手放倒手提箱,轻轻地打开,映入眼帘的则是数十万元的钞票,中年男子心中窃喜,但脸上并没有映出此般笑容。看了看瘫坐在沙发上的小张,疑问似得说道:“怎么?这礼拜的分红这么多?啊?”

  小张看了看中年男子的脸,坐起了身子,两肘戳在膝盖上双手相握:“是啊,分红不少。”点了两下头之后咬了咬牙,继续说了一通:“周叔,以后恐怕就不是我跟你联络了,当然,也不是我取货了,上面新派下来个小子,老六说他以前在部队当过兵,比咱有实力。额呵呵,就这么把我给炒了......”

  小张眼睛里落下了一滴泪,泪珠摔在地上发出了细微的响声,旁边两个站定的跟班看着他,嘴里轻声的叫着:“张哥,没关系...以后,我们俩还是你兄弟!”另一个跟班也是连胜应和。

  小张听到这句话,眼睛用力的闭上,抿住嘴巴,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但却都被一下又一下的点头表达了。看到小张这般模样,老周心里还是感觉到了阵阵的悲凉,平日里小张说话十分随和,为什么会被老六取消资格呢?

  说了这么半天,老周的真实身份一直没有被揭开。老周名叫周得印,六年前因感情问题与妻子离异,后经老六帮助开了这家饭店,并起名为浭阳。如今混到这个地步,全靠一个人,老六。

  老六到底是谁?这个不清楚,甚至很多与之接触过的人都不曾得知他的真名,只知道他过去是个买化肥的。

  小张站起身,从口袋里拽出了一包用透明密封袋装着的粉末,离着老远扔在了老周面前:“呵呵,看起来以后都要跟着东西说拜拜了呢,唉。。”

  老周拽起这一小包东西,隔着袋子细细地闻了一小下,手不停的揉搓着这包在灯光下闪着光芒的东西,感叹道:“原来,你还私自囤货的啊?怪不得....老六会把你这个人才给辞掉,也难怪。”

  小张听了此话,脸上微微翻出了刚才的笑容,摇了摇头:“哼,要不是郭亮死了,我也不会轮到这一步,现在的我,可不是从前的我咯。”说完,拍了拍两个跟班的肩膀,渐渐地离开了这家酒店,这同时也表示着,小张这个人以后的路,又长了许多。

  等等!为什么要说长了许多?他到底是干什么的?那包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张刚要走出们,却被一个疾步走进来的男子给撞了一下,这一撞可不要紧,本来双手揽着跟班的小张一下子被撞开到了一边,从三人之间穿过,小张刚要骂人,却被跟班拦住:“哥,哥哥哥...嘘!别理他,别理他...”小张望着这个人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害怕,这个人眼并不熟,但正是从身体内散发出的那种硬气,迫使小张回过了头,陪着跟班走了出去。

  花园村外的厂房内,几个人坐在沉寂好久的机器上,互相对视着,似乎都有些话要说,但谁都说不出口。

  熊新看了看大家一副没头没尾的样子,拍了一下手:“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这两天呢,大家伙也别回家,就先住在这,上学的呢先请个假,现在咱们一出去肯定会被认出来,所以这几天就老实的呆在这,那也别去。”

  岳山听到后哈哈的笑了两声:“呵呵,那监控拍到的明明是你,为什么我们要躲?再说了就那照片你也不是没看见,你那瓜子脸都照成窝瓜脸了,还怕别人认出你来?”在场的人笑了笑,面对面的开始开起了玩笑。

  “总之这两天还是避一避比较好,我记得当时后面有辆大客车,就算那里没监控,也保不齐大车有行车记录仪,所以大火还是小心点好。”郭鑫的话使得熊新的劝阻更加有了说服力,谁都害怕被警察抓了。

  嘉铭从厂房的角落里搬来了烧烤架子:“别扯没用的了,人不吃饭是不行的,操持操持烤串把!”嘉铭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于是一个个的都开始忙活了起来,熊新看了嘉铭一眼,心想:这个时候还有闲心放松。。。。

  “我去买些肉,一会回来一起。”熊新掏出钥匙走向了摩托车,这就表示着所有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工作要做了。

  嘉铭脸上笑着,心里却想着,熊新,其实最该避风头的是你。

  明亮的大灯射出了老远,虽然有路灯照耀着小路,但是却完全不及氙气灯的一丛光束。

  刚刚离开厂房不远,前面一束灯光直射在了熊新脸上,由于光量的十分突然,熊新下意识的踩了刹车,而对方似乎也是十分礼貌使得切换到了近光。

  这样一弄,熊新差点没把持住摩托车,用右腿一支,险些摔倒在路中间。这下给熊新弄得可是差点找不到北,脑子就像是被砖头拍了一样。

  被气的十分恼火的熊新,用十分灵活的动作一跃窜到了摩托车的一旁,只见眼前一个黑色的身影朝自己走来,致地有声的越来越近,熊新心里的疑惑促使他大喊:“你谁?”

  当步伐渐渐走近,迎面而来的人面孔也逐渐清晰,这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衣,脚下踩着黑布鞋,在路灯的照射下倍显光亮的秃头,无处不表现出这个人的严肃,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犀利的眼光顿时让熊新的心里感到不安,但他并没有感到害怕,因为这个人的体型与自己差不多,真要是论打,恐怕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对方慢慢的抬起头,眯着似乎睁不开的眼睛,发出低沉的声音说道:“兄弟!把大灯关咯!”

  熊新平时虽然大大咧咧,可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表面虽显自然,但心中却十分谨慎,他退向自己的车,目不转睛的看着与自己说话的这位,左手熟练的摸索到了大灯的开关,一声脆响之后,大灯熄灭。

  “你是来报复我的吗?”熊新用着同样低沉的口气,面颜不带一丝微笑,想起几天前发生的那一幕,他脑袋里渐渐的形成了这种链接,这个人,一定和郭亮有关系!

  酷{匠网@永k久d{免费看(小说

  “对!不过绝对不是今天,我只是来告诉你,你惹上了大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