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新迈着无力的步伐,扛着陈洁走上了二楼,掏出房卡打开了房门,讲陈洁重重的摔在床上。

  “你要是我媳妇儿的话,我非得拿绳子把你拴在电线杆子上拴个两天两夜,让你知道喝多了是会遭报应的!”熊新十分气愤的指着躺在床上的陈洁,气吼道。

  “呵呵,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半夜骑着摩托车跟面包车飙车的男的!呵呵,我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陈洁躺在床上扬着胳膊叫喊起来。

  熊新一听这话,下意识的察觉到了陈姐的不对劲,便一下扑倒陈洁的上面,用脑门盯着陈姐的脑门十分阴沉沉的问道:“你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

  陈洁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熊新,眼睛高高的向上挑着十分费力的抽出了胳膊,气喘吁吁的回答道:“额,越来越像了,呵呵,越来越像了。”

  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的陈洁用力的推开押着自己的雄心,但是丝毫不管用,在她的挣扎之下,熊新双臂将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看着身下的陈洁十分疑惑的说道:“你不会是警察吧?还是交管所的?”

  陈洁深吸了几口起,笑了笑:“呵呵呵,还警察.....你的事情早就在报纸上传开了,报纸上你的脸那么大,跟灯泡子似的能看不清吗?”

  熊新脑袋里细细的想着昨晚发生的事,一幕幕应在脑海里,似乎忽略了头顶的测速仪和摄像头,这让熊新感到了一阵虚寒。反映了几秒,熊新抓起旁边的被子,一把摊开蒙在了陈洁的头上:“睡觉!”

  “啊哈哈哈,睡就睡!正好我明天休息,你要是不介意一起钻进来啊!”陈洁边说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仍在床边,最后只剩下内衣的时候才盖上被子。

  而熊新,看都不带看一眼的做到了沙发上,掏出手机看了看这两天的新闻。

  花园村的厂房内,灯光再次亮起,路过的人心里都明白,那群争强好事的年轻人回来了,似乎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十分自然的情况,他们本不属于这里,但是他们来了;村民们完全可以将他们赶走,但似乎没有。

  “我猜啊,现在熊老板肯定特别放荡!一边享受一边嚎叫呢!”金伟边说边扭动着身子,演示着脑海中熊新的动作,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嘉铭坐在集装箱内的电脑旁,听到金伟此般说笑,也是靠在椅子背上笑了起来。

  无意间瞄到显示器上的一个相片,却引起了嘉铭的注意,照片里的人不仅熟悉,就连车子他也认得,可就是不知道这是从那里拍到的,于是拿起鼠标,点开了这个链接。

  “昨夜十时许,一辆银灰色昌河面包车与一辆高速客车发生相撞,造成面包车翻滚数米远,面包车内发现五人,民警到场时已无生命迹象;而据大客和司机刘某表示,事发前面包车已经翻滚数圈,而且面包车前方空中却漂浮着一个类似于鬼魂的物体。”

  浏览了这些文字之后,最下面的面包车图片看的嘉铭心生后怕,于是叫来了屋外的所有人。

  集装箱虽然不是很小,但是容纳十来个人时则会显得满满的,岳山和郭鑫等人都围在电脑前,看到这条新闻,心中也担心了起来。

  “警察不回来抓我们吧?”金伟说出了发自内心的害怕,不仅是他这样想,就连久经沙场的嘉铭也对“警察”这两个字眼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两年前因为把人打伤进了少管所呆了半个多月,而且家里也花了很多钱,为了能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嘉铭如今是能忍就忍,但对于齐天龙的那回,只不过是想约战罢了。

  ●酷H匠网kd正}版{首“Z发

  嘉铭站起身,脸上不带任何表情,走到天龙面前上去抓住他的衣领毫不忌讳的说:“你妈了个巴子的!我当时怎么就听了熊新的话冒险去就你这了呢!”说完,一团咱紧的拳头就狠狠的砸向了天龙的侧脸,屋内的人一看到嘉铭这架势蜂拥过来纷纷拉住嘉铭的身子,分离的将两个人分开,而天龙此时确实一点点儿汇集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快中了吧啊!你难道那么忍心看着他被打死?”王磊一边拉着嘉铭一边劝着他,回头看了看天龙,眼睛里已经不再那么温顺,王磊也后悔怎么就听了熊新的话了,当时为什么不阻止他们呢。

  经过了一番劝阻,屋子里总算是清净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不说话,看着坐在一旁的嘉铭与躺在床上的天龙。

  位于西外环路边的一家名为“浭阳月色”的一家饭店内,吃饭的人早已经退去,每到这个点钟,饭店也差不多打烊的时候,总会进来一些提着开着豪车,提着公文包的人,今天也不例外。他们看上去打扮相当的专业,溜光的头发,整整齐齐的西服领带增光发亮的皮鞋,体现着这些人与大众们的不同,他们有的是来自于高级会所的经理,有的则是工作在高企的业务员,而唯一一样的就是,他们的目的和来这里的时间。

  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坐在大堂前的沙发上,屋内的豪华氛围,温和的光束洒在中年人的身上,让这家饭店走了样,这哪是饭店的装修?简直要赶上人民大会堂了。

  看着面前走过来的三个人,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双手敞开,翘着十分有气质的二郎腿说:“小张,你今儿貌似有点晚吧。”

  三个人迈着十分整齐的步伐,看上去就像是经过训练的一样,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完全可以迷倒一群女孩儿。走在中间的高个男子露出了些许的微笑,一步一步的走向面前的茶几,随后讲手中的手提箱轻轻地放在茶几上,虽然放下去得很拘束,但茶几发出的动静却告诉人们这里面装了很多的东西。

  “唐山的交通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晚上十点半之前不可能不堵车的。”低沉的声音,使得周围五米以外都听不到,但却十分的有力,送了松领带之后,散漫的坐在了旁边的小沙发上,后背死死的靠在上面一分钟以不舍得离开。

  “看起来今天没少挣钱啊,累成这样。”翘着二郎腿的中年男子调侃型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Lecix说:

好久没更了,因为最近十分的忙。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