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众人们的围观,熊新的面子上实在是挂不住了,刻意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演员,但是这种戏太过于重口味。

  看样子陈洁是完全的投入其中了,死死的搂住熊新完全不松手,嘴巴完全的吸吮着熊新的唾液,在这一刻,陈洁感觉到非比寻常的美妙。

  正当陈洁陶醉于火热的亲吻当中时,熊新强硬的推开了她,这一推使得正处于陶醉状态下的陈洁一惊,虽然喝了很多的酒,但是熊新这种十分彪悍的动作震惊的不只是陈洁,还有在场每一位兴高采烈看好戏的人。

  虽然差点被吓到,不过看着面对着自己的熊新脸上流露出少许的怜惜,陈洁还是下意识的冲着他笑了笑。

  “你等我一下,一会咱们去个更安静的地方。”熊新双手捧着陈洁的小脸,用那粗糙的拇指抚摸了两下脸蛋,十分温柔的说。陈洁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点了点头,朦胧的双眼以及薇薇泛红的脸蛋无处不体现她的妖娆,同时还有几分憔悴。随后熊新离开吧椅转身走向了嘉铭。

  “我赢了!”熊新十分骄傲的说出了这三个字,旁边的梁旭看了看熊新和嘉铭的脸,十分疑惑的冲着嘉铭问道:“你有跟他打什么赌了?”

  嘉铭一看熊新这姿态站在自己的面前,心里有些恼火,但还是压了下去,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了200块钱:“愿赌服输,拿走!”

  熊新也没多说别的,伸手接过嘉铭掏出的钱揣进兜里,跟在场认识自己的人挥了挥手,便搂着陈洁离开了酒吧。

  “他脸怎么这么红?”岳山凑到嘉铭跟前,如此激情的现场直播,人们真的是难以想象此种画面的主角竟然是熊新,一向不远和女孩子接触的他这次怎么这么给劲?

  嘉铭十分气恼,但又不能显露出来,靠在吧台上双手支在背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熊新离去的背影说:“那他妈是烫的。”

  而李健此时十分的想不通,心想是不是摩托车把汽车给顶翻的,于是从玩具店买了一个汽车模型和一个自行车模型,开始在书房的地板上模拟起来。

  刘长春和平时一样,在睡前都会从书房拿书回卧室看,不过不巧,刚走进来,就被突如其来的小汽车吓了个够呛。

  “小建你干什么玩意儿?整的吓人倒怪的!”刘长春十分愤怒的冲着地上坐着的李建呵斥道,刚刚说完,才发现李建十分困扰的瘫坐在地上,任凭刘长春如何叫喊也不曾回头,意识到女婿现在的心情,刘长春捡起装在门框上的小汽车走到了李建的位置,偏着腿坐了下来。

  “破案遇到难题了?你不应该这么笨吧?”刘长春面带微笑挑逗着瘫坐在地上的李建,看起来李建真的是吃这套,扭过头来看着岳父,叹了很长的一口气。

  “每次都在提醒自己这事儿不可能,可是越是告诉自己自己却越相信,弄到最后还是不可能....唉,爸....你说面包车要怎么着才会翻车呢?”李建发自肺腑的疑问让刘长春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然而又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拍了拍李健的肩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你要敢于想象才可以,侦探故事里许多神探都是凭借着超高的潜意识去判断事情的。”说完,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厚厚的书,便离开了书房。

  李建坐在地上,反复的琢磨着岳父告诉自己的话,然而一个意识却让他眼前一亮。

  深夜,漫步在还乡河公园旁的马路上,微风徐徐袭来,让人神清气爽。

  “你多大?”熊新厚重的声音让这个刚刚喝醉酒的女孩儿十分的安定。

  陈洁搂着熊新的胳膊,这让她感到了足够的踏实,很是撒娇的回答道:“26了,你呢?”

  这一个26可把熊新吓得一惊:“什么?26?你怎么这么大!”然而熊新的震惊在陈洁的眼睛里十分的搞笑,调戏性的回答道:“我的胸本来就很大,不信你摸摸!”

  虽然刚刚被热辣的亲吻勾起了心中的热火,心中残留了几丝龌龊的念头,不过却被这夜晚的风给吹散了,熊新十分淡定的回答道:“算了吧,我....20,呵呵。”

  陈洁一脸苍白,听到这句话,陈洁松开了抱着熊新胳膊的手,快速的跑到熊新面前,在落地的时候差点栽了下去,很是嘲笑的说:“吼吼吼!我没听错吧!你才20?哈哈哈哈哈哈,你长得怎么这么老啊?小弟弟。”

  这一句富有调戏型的话语非但没有让熊新感到思绪的高兴,反倒是勾起了多年前自己被骗走初吻的那一刻:“你,怎么这么老啊?”一阵阵会议扰乱了熊新的思维,如果不是陈洁奋力的拍打熊新的头兴许会死在这记忆里。“嘿!怎么?被欺负傻了啊?”陈洁边笑边说。

  而熊新看样子十分在意那句话,理清思绪冲着陈洁发泄道:“这不叫老,这叫成熟!我也不是胡说,也不会刻意隐瞒自己的年龄,怎么着你年轻是咋的?你根本想不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这都是先天的因素!还有你!不要嘲笑比你长的丑的男人,他们那样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也许他们经历过许多你没遇到过的事情,你妈的你就......”正当熊新发泄道兴致上的时候,陈洁捂住熊新的嘴巴,眼睛看着这个十分暴躁的人说:“停!我没说过你长得丑啊?”

  然而熊新还没有停止下来,似乎这一切都是有安排的:“靠!别跟我扯用不着的,我告诉你,今晚无论如何我要把你上了!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法律对你的制裁吧!”说完,熊新急匆匆的拉着陈洁的手走向了五百米以外的恒泰宾馆,然而陈洁丝毫没有一点不肯,依旧是搂着熊新的胳膊走了过去。

  “你跟我以前的男朋友好像哦!”

  位于八里庄的一件废弃工厂里,一个明亮的灯光映射在路人的眼睛里,但是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人敢进去看过。

  厂房内,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留着平头的年轻男子在台灯的照亮下看着今晨发过来的报纸,看着头条上那个身穿黑色夹克,骑着改装车的男孩儿,脸上的肌肉一阵一阵的抽搐着。

  “哼,我记住你了...”说完,便将边角被攥皱的报纸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

  CE更新最快^上酷8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