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Shit!”车子被弹起了两米多高,略显紧凑的摩托车一下子舒张了起来,车辆的后减震弹簧松弛到了极致。

  面包车被高客撞了一下之后,车辆迅速的翻滚了起来,车上的塑料壳倒车镜还有碎玻璃渣统统的撒了出来,高客司机见状狠狠的才下了刹车,巨大的刹车声惊扰了郭鑫悬着的心、岳彤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投向了翻滚的面包车,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他们所做的。

  随着车辆迅速的翻滚,松动的车门也随着车身的变形而脱落,远远地甩出去了十多米,啪的一声落在了马路上。而大客车司机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故给吓的瘫坐在座位上,动都动不了了。

  正当郭鑫聚精会神的看着翻滚情节的时候,身边很清脆的一个声音惊扰了他,刚刚还在飞跃的熊新,现在已经平稳的落了地。

  这个减震已经蹲到了极限,由于重心略微向前,前减震的油封似乎已经损坏露出了但黄色的油脂,熊新“啊”的一声,特技还算是完美,最起码没有什么危险,而熊新也没有立即停车检查身体的不适和车辆的损坏,拧着油门继续去向前走了许久。

  “你信不?指定蹲坏了!”郭鑫很认真的冲着岳彤说。“你说的是下面还是摩托车?”岳彤一句很精妙的回答顿时让郭鑫语措,想了想拍了拍岳彤的后背笑了几声:“哈哈哈.....好了好了!收摊吧!”

  而翻滚的面包车也定在了郭两人的面前,看样子应该需要很大的工程才能修好了......换句话说还能修吗?“阿门,上帝创造了你我,而你却作死,留的我苟活,无奈无奈,你终究不能修成正果,阿门....”郭鑫十分做作的比划了一番。

  位于银河路两侧的大型废弃厂房内,时常会亮的灯光,据附近的居民称,这件厂房曾经是一家经营集装箱焊接生产的一家大厂,然而三年前公司老总因“小三事变”背井离乡后,这家工厂就废弃到了现在,大约一年前,几个骑摩托车的小孩来到这在里面住了下来,据说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你知道吗?我飞那个坡的时候你们真的不知道,心提到嗓子眼儿了都。”熊新指着喉咙冲着岳金伟叙述着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岳山看着自己心爱的FAT变成了这般模样,深深地叹了口气。嘉铭见到岳山如此消极,安慰道:“好了,我曾经摔车的时候比你这个惨,不也修好了么?再说了这轮毂是合成纤维的,变不了形。”

  “这么看只需要把车把和前叉换一下就好了,而且造价不会太高。”说话的这位可以说是一群人里学历最高的,叫梁旭,黑黑的皮肤,蓝黑框的近视镜,健壮的身材足以证明他既能文,又能武。

  “哎,我来修。”熊新打断了梁旭的话,但是很明显,两虚满脸的不情愿:“拜托,我这一天天闲的事儿都没得干,你总得给我个事儿干吧?”

  “要不这样,我明天给你带个闺女来,你就可以天天干了!”熊新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啊!轻点儿!”齐天龙大声的叫喊着,胳膊肘上缠着的绷带和脸上贴满的创口贴让王宇廷十分的不得手:“你最好忍住,要不嘉铭还得打你。”

  酷匠w9网y唯u一tw正R版y,Z}其?_他都是盗I版8D

  “哈!害怕这个?你以为我虎啊?是不,der铭?”看样子齐天龙已经和嘉铭打成了朋友,而嘉铭不但没生气,反倒是笑了笑用手中的记号笔对准天龙的胳膊上去就要比划:“我给你纹个身把!”

  说话间两个人的态度对彼此转化了许多,刚开始一见面的时候胡乱斗嘴现在能力值得坐下来谈心也是极好的转变了。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被打?”嘉铭十分认真的问了一个天龙很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天龙咬了咬牙,决定还是说了比较好:“我欠他们钱。很长时间不还就到了这种地步。”

  “高利贷啊?不还钱这样打你?”王宇廷坐在一边细细的听着,这种事情他最好听了。“你欠人家多少钱啊?”嘉铭试探性的问了一下,但是天龙很痛快的说了出来:“10万,算上利息现在应该有13万了吧?”

  “也难怪你会被打,要是搁我,我也打你。”岳山凑了过来听着天龙叙述整件事情。

  天龙原来家里很富裕,但是由于母亲有了外遇,天龙13岁的时候母亲撇下他和他的父亲跟着一个坏叔叔私奔了,而父亲8年后得了重病,罕见的帕金森综合症,由于当时父亲的收入并不高,家里也没钱就贷款给父亲医病,但最后钱还是白花了,父亲一时间想不开不想拖累儿子就自杀了。

  “他们追债追的很紧,这一年都不会消停的。”天龙十分愧疚的低下了头。

  “借给你钱的他们是做什么的?”熊新凑过来坐在一架台锯上,参与了这个话题当中。

  齐天龙模棱两可的叙述了整件事情,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来头,只知道他们是放高利贷的。然而事情还要仔细的思考一下,刚刚面包车里那几个人究竟怎么样了?是死是活?如果死了的话,这就构成蓄意杀人,如果活着的话,估计日后就不得消停。

  “万一警察查到咱们怎么办?逃跑吗?需不需要引渡?”常嘉铭很认真的问了熊新,熊新双臂交叉拢在胸前,十分自信的说:“放心吧,在没有查到任何线索的时候,我们是安全的,再说了,中国每天发生多起交通事故,都要愿别人吗?”

  专家提示:知法守法,才是王道!知法犯法,不作也死会死。好像不太通顺....

  清晨,阳光刚刚升起,位于昌盛国际酒店顶层的办公室内,一位五十多岁,身着黑色西服领带的男子,坐在老板椅上,手中拿着刚刚送过来的早报,认真的读者。电视里的早间新闻是他每天必须看的,然而今天的就有些特别。

  “昨夜十时许,位于112国道迎宾路与102国道交叉口以南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一辆银白色哈飞面包车与一辆高速客车发生了相撞事故,造成面包车连续翻滚数圈,客车司机一人受伤,面包车内无人生还,交警初步断定和附近监控信息显示,车祸是由于面包车高速行驶状态下与一辆摩托车进行飙车侧翻所致,而现场并未发现摩托车碎片痕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