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郭亮一声呐喊,趴着躺着站着的五个人都反映了过来,郭亮上前奔向嘉铭和天龙,却被岳金伟一棍狠狠狠地撂倒,站着的两个打手一时间分不清事情的发展情况,再次被岳山一技飞腿踢在脸上,这一腿直接让两个人脚底一滑,虽然是平整坚硬的水泥路面,但这一脚的力量太大了,因为岳山是练过的。

  拜托了这六个人,熊新快速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赶紧撤退,直到所有人跑到自己的车前,郭亮才站起身:“想跑!给我追!”

  岳山跨上摩托车,天龙一瘸一拐的跨上了金伟的摩托车,当引擎声再次响起,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是挂上档拧着油门就跑了。

  而熊新一直没有注意到,路边扔着的银白色面包车,当郭亮气急败坏的上了副驾驶,熊新才意识到不妙:“赶紧跑!他们有车!”

  郭亮狠狠的关上车门,五个打手也迅速的上了面包车并发动了引擎,过量很是气恼:“骗我哈!我这就弄死你们......给我追!”一听这话,驾驶位上的打手狠狠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后轮失去的抓地力使得面包车原地转了一圈,飞起的石子打在了路边的柳枝上,几片嫩绿色的柳叶脱落了下来。

  “金伟,你先拖着小龙先走,我们搞掉他!”嘉铭一句话让仅为心中充满了使命感,松弛的油门被握的紧紧的,摩托车飞快的向前奔腾着,而剩下的九辆车,放慢了速度,来拖延金伟的逃脱时间。

  “小瘪犊子......阿三!油门踩到底给我干!”开车的阿三恩了一声,握紧了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而他的换挡动作很娴熟,像一个赛车手一样。

  “郭鑫看着后视镜里的车灯,冲着前面大喊:“他来了,他上来了!”熊新一听这话,从三档一下子踩到了二档,车子嗡的一声轰鸣,车速一下子慢了下来。而这还没有结束,狠狠的一脚刹车使得后轮失去了足够的抓地力,迅速的加大油门,排气筒传出惊吼的引擎声,加宽的后轮胎在地上飞速的旋转了起来,摩擦着地面,而最终想要的就是摩擦出来带有刺鼻气味的白烟,由于是特技轮胎,烟雾的排放程度是普通滑胎的好几倍,而正是这种做法,阻挡了面包车的视线。

  “这要干什么?”郭亮很惊讶,而后座的打手小成看到这种特技,觉得只有大片里才有,一阵惊呼:“哈哈,推帅啊!”

  郭亮一听这话,气的直咬牙:“你妈的你没见过世面啊?一会儿干死你个养汉的!”一生气直接冲着阿三大喊:“快开!一会儿跟丢了!”

  王磊见到熊新如此,也用同样的做法,在熊新的另一面烧起了轮胎,这使得白烟迅速蔓延了整条车道,封闭了后面面包车的所有视线。

  阿三的车开的实在是太快,不一会儿追上了前面的摩托车,熊新跟王磊在地面上留下的胎印成了郭亮的导航路线,两个人一看过量追了上来,迅速的提了一档。

  “给我撞!撞死他们!”郭亮咬着牙冲着阿三说:“就搂着那两个烧胎的车撞!往死里撞!”

  岳山踩了一脚刹车想要别住后面疾驶的车辆,但是由于刚刚郭亮下达的死命令,面包车前脸狠狠地撞在了FAT的尾架上,岳山被后面的车一顶,前轮失去了平衡,向道路的一边扎了过去。

  王磊一看后便发生了这种事情,根本来不及顾岳山,油门拉倒底,车辆变得更快了。

  这种情况下,车手根本无法控制车辆,只能任凭车辆自己移动了,岳山刚想要跳车,车轮就轧到了路边突起的一块石头,这样一来,岳山连带着FAT瞬间向左手边拍了下去,由于车速不小于60km/h,车子被狠狠地拍在了地上,而岳山被摔到了水泥路下面的一片杂草丛里。

  好在摩托车向一边扎过去,没有发生什么碾压,要不然岳山的性命真的就难保了。

  躺在草丛中,岳山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左腿能动,只是轻微的疼,但是他没有顾及太多,爬起来迈上了水泥路,看着面前躺着的FAT车把已经撞歪了,而车也随着车辆的倾倒熄了火,看看手臂和膝盖,除了擦伤就是於肿。

  嘉铭和王宇廷从后面缓缓地开了过来,看着倾倒在地上的豪爵FAT,松了口气,岳山向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追过去,而嘉铭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冲了出去,王宇廷看着地上躺着的FAT,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别担心,人没事儿就行,熊新能修好的。”岳山深深的叹了口气:“唉,跌死我了。”

  郭亮看了看前面的摩托车,感觉少了好几辆:“这摩托车能跑这么快!?给我追!”阿三指了指油表:“哥,要没油了。”谁知道郭亮不仅没在意反倒大声骂了阿三:“没有了也给我追!小崽子跟我整事儿是不?我弄死你!”

  熊新给王磊使了个眼色,示意王磊先走,王磊看了看熊新:“你放心吧,整他也是我的事儿!我是不会走哒!”

  熊新冲着王磊大声喊道:“你妈的你快走!回去找辆拖车把岳山弄回去!”王磊想了想,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说:“你小心点!干完了明天中午吃肉。”随后一阵彪悍的轰鸣声带动着车辆迅速的向前飞奔了过去。

  2F穿梭在112主干道上,路边的路灯着凉了仪表盘,熊新看了看已经105km/h的速度了,而后面的面包车依旧是紧追不舍,穿梭在稀疏的车流中,像是夜间的魅影,划破了夜晚带来的宁静。

  !更》v新?最9`快O上l酷$)匠网r7

  躲过了一辆又一辆轿车,熊新的心根本没有第二个心思去想别的事情,如果疏忽半秒钟,就有可能撞车,这让熊新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夜晚的凉气让熊新直流眼泪,但是根本没有机会去擦。

  这时,前面的一辆半挂车引起了熊新的注意,将车移到半挂车尾,等待着郭亮,面临着死亡。

  郭亮一看这情况,冲着阿三只喊:”哈哈!撞死他!撞死他!!!夹死你个养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