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我打一百块钱的赌,你绝对不可能赢过我”

  *酷匠1*网正版!首…发

  “呵......真搞笑,我也赌一百块,前面那个转弯,你会很失望.....”

  后泥河的天气是多变的,为何要这样说?因为刚刚还是个晴朗的午后,而现在天空已经被乌云遮盖的不留缝隙。

  欢迎来到丰润县,这里是个疯狂的地方,你完全会失去你自己,滑板、街车、舞蹈,甚至是打架斗殴,你甚至可能死在这里,这里有着你意想不到的人,他们.......啧.....真的很疯狂.....“熊新,你还要等多久?一会就要下雨啦!”这位挎着弯梁摩托车,染着红色蘑菇头的人叫常嘉铭,在他的眼里,你会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痛恨,那种眼神,使得旁边看着的人都不敢直视。

  “得了吧,你离家可近得很,就算下雨了,我也得去你家避雨。”这个面庞淡定,略显成熟范儿的人就是熊新,手不停的抚摸着油门把手,发动机发出阵阵轰鸣,这种轰鸣声,足以让人捂住耳朵,但是他似乎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两辆弯梁摩托车的斗争,不同的品牌,不同的性能,不同的跑法,嘉铭精心改装的豪爵Edit属于高速车辆,虽然所有的改装件都是土枪土炮,但是却将车身的重量压榨到了最低,而小扭矩高转速的发动机则提供给了这辆仅仅拥有80公斤的小钢炮极大的高速空间,在后泥河这片土壤上,论速度暂时是没有对手。

  熊新对速度并不感兴趣,他只热衷于车辆的综合性,搭载了本田CB125发动机的大阳110-2f,这么说或许能诠释这辆车的性能。由于需要紧急状态下的操作反应速度,这辆这配备了前后油碟刹车、加宽的后平叉以及前后轮胎,使得这辆车即使在刹车打滑的状态下也能平稳如故,而本田的CB发动机则给了这辆车一个优越的性能————高扭矩,这使得即使在柏油路面上也能轻松地烧胎。

  一台轻量化的野兽,一辆精心改装的幽灵,两者之间的斗争,可想而知.....由于急剧变化的天气,使得街道上大部分人归回到家中,只有那一小部分爱好看热闹的孩子们,在旁边雀跃的鼓舞着,不过,大家似乎对嘉铭更加看好,因为这辆EDIT的极速可以突破130km/h,而110-2F的极速也只能到达110km/h,这也是熊新对此保留原车名的一点想法。

  乌云更加的密集,刚才只不过算得上是昏昏沉沉,而现在已经显得黑压压的了,但是随着两人激情澎湃的引擎轰鸣,人们的激烈程度似乎毫不亚于晴朗的时候。

  熊新看了看天空,叹了口气打开了车灯:“看来今天只能冒雨跟你飙车了。”

  而嘉铭则显得兴致不减,同时也打开了车灯,看着熊新点了点头:“放心吧,豪爵在水面上依旧能够飞驰。”

  空中一道闪电劈过,这似乎是在预示着大雨将至,趁早回家收衣服的前兆。但是观众们的热度丝毫不减,不但没有躲藏,反倒是很有序的在起点前排起了长队。

  两位车手虽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甚至没有在大雨时跑过车,不过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们了。于是两人重重的踩下档位离合器,发动机的轰鸣声更加刺耳了。

  可是迟迟没见到发号施令的“裁判”出现,不过只要看看就知道了,两个人抬头看天空的架势是要听天由命了。

  突然,天空中再次劈过一道闪电,而两个人瞬间松掉了脚踩着的排档器,车辆似乎已经无法忍受这种空洞的凝滞,想要立刻窜出去似的。

  而两人的起步方式似乎完全不同,嘉铭的车头已经高高翘起,但仍然游刃有余的驾驭着这台野兽;而熊新则是利用烧胎的形式起步,虽然后轮冒起了微微的白烟,但是车子依旧是平稳的起步,似乎车子的状态,是两位驾驭者故意做出来的。

  什么也许......这就是故意的。

  而此时,起点前的人们纷纷躲到了路边的简易房里面,准备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大雨和两个称霸后泥河的车手。

  正当人们议论谁赢的几率更大的时候,从屋子的角落里传出了一个异样的声音,听上去十分青涩,但话语却倍显成熟:“你们都错了,嘉铭的车极速虽然快的惊人,但是小扭矩高转速的发动机未必会让他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而屋子里的人也全部都将目光集中到了站在角落里的人身上。

  话语间,一颗巨大的雨点砸在了简易房的玻璃窗上,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屋子里顿时显得清静起来,他们看着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听着他说出了这样的话,顿时有些语措。

  而屋子里的人也愤怒的回应道:“你个小屁孩儿知道个什么!比赛本来就是以速度取胜的!”

  这时从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略显憨厚:“嘉铭的车扭矩小,所以提速会很慢,虽然车身足够轻,但是高转速发动机在这种连续弯道的地方实在是无法发挥其作用。

  这个猛地冲进来的人算得上是比较权威的车手,姓王,人们都叫他磊哥。而他冲进来的时候,雨就开始下了起来,转眼看看路面,已经积水成河。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听王磊这么一说,人们开始打量起站在角落里的那个人,白色的T恤,黑色的休闲裤,无处不体现出一个高富帅的气质。人群中一个满脸胡渣的男子打量了男孩一番,敏锐的目光打量着他,弱弱的问道:“你是谁?”

  而男孩的举动越来越显得有自信,抬起头看着胡渣男,很敬重的回答道:“岳山,我爸叫岳小擘。”

  随着话语的结束,人们都将重点放在了车手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