裔凡打开折纸,见正中央绘着一块盾,前方插着一柄断剑。纸上写道:“裔凡,同是契约者的我非常能理解你现在的处境,这源于你不能清晰的认知契约者与普通人的截然不同,不明契约者在这世界上的处事规则。即使现在你确是无辜的,但是却无法在普通人眼中脱去干系,只有我们能帮助你!因此现在你得做出决定,是愿意加入我们,还是不愿意?署名:陈浩。”

  裔凡思索了会,无奈地合起信纸递还给军官,正色道:“是!”

  军官收起折纸放回档案袋,离开审讯室。再次朝门外的赵凯行军礼道:“赵凯同志,我想你们一定是弄错了,现关押的这位嫌疑人裔凡确系我军秘密机构的特派人员,绝不会是此案的凶手。因此我现在就需要领走他。”

  此刻,赵凯口袋中手机嗡嗡响起,他接起电话沉默着,最后阴沉着脸道:“是,领导。我知道了。我会配合的,这就让他带走。”

  警察解开裔凡的手铐后,军官领着裔凡坐上门口的吉普车驶向城北。

  岳筝见赵凯伫立在窗前,望着楼下已然驶远的吉普车。犹豫半晌,决定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报告交给他道:“赵警,现场指纹与血迹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仔细比对后,除他鞋上沾染的血迹属四名劫匪的,其他没有任何关于嫌疑人裔凡的指纹。”

  赵凯寻思道:“难道真的和他没有关系?但我总觉得这事蹊跷得很!对了,绿林门口的探头录着,他出来时抱着的女孩,虽然不清晰,从衣着看很像被挟持的女人质。小岳,你仔细去调查下,那里有没有人证什么的。然后盘查出他们是否相识?”

  岳筝肃然道:“是,赵警!我这就去办!”

  吉普车不久停在昨日曾来过的那幢废弃建筑旁,军官道:“长官对我的命令仅到这里。”

  裔凡道谢后跳下车,再次走进楼内,此刻地下二层的金属门敞开着。

  陈浩欣喜地对裔凡道:“欢迎加入断剑!”察觉裔凡眼神略显呆滞,语气中夹杂着不悦道:“怎么?不乐意吗?”

  裔凡赶紧道:“没!这不还得要向你道谢么。如果不是你帮忙,我知道这次案子很难脱身的。而且还有医院那档子事情,他们盯得我很紧。”

  陈浩拍拍他的肩膀道:“哪的话!都已经是自己人了。接下来的三周你最好一直待在这里,毕竟外面的事情还未尘埃落定。”接着,他拿出一叠文档纸道:“这里面的文件需要你签署,主要是关于身为组织一员必须遵守的职责义务以及遗书。”

  裔凡粗略地阅了遍职责义务后,飞快地签下署名后,将空白遗书还给陈浩坦然道:“我觉得这个不需要了。我父母死的早,自己也没其他兄弟姐妹与家室。只有一个雪姨,但我希望若是殉职的话,你们让我彻底消失吧!一切与我有关的信息,永远别再出现她的眼前就可以了!”

  他沉默了会又道:“陈浩,现在你能教我如何进阶契约灵吗?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些!”

  陈浩微笑道:“当然没问题。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有很多基础训练必须先得完成,跟我来!”

  两人一起来到地下三层,这是一个空旷而庞大的空间,纯净的白色灯光将这映得宛若白昼,地上铺满着细沙与四周灰色的水泥墙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陈浩指向正中央的那人,朝裔凡道:“这是大同,昨儿你们见过了,他主要负责这里的后勤工作,但是他可是重量级别的搏击高手。裔凡,你什么时候能打赢他,再来找我!这层有结界,因此你无法使用任何能力,只能依靠力量与技巧。”

  裔凡鄙夷道:“我们是契约者,已经不同于常人,还有这必要吗?”话音未落,一旁的陈浩倏地提起右膝击向他的下腹,措不及防的裔凡忙用双臂护住,但身体仍被他击飞,在沙地上滚了几圈,卧倒在大同的脚尖前。

  陈浩收势道:“裔凡,我若有敌意,你现在就已经死了!有时候太依靠外在的力量,会成为你最大的致命伤。记得,击倒他,再来找我!”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大同双手环胸,鄙夷道:“我不进攻,一周内你能将我推倒,就算你赢!”

  裔凡摇晃着站地起身,吐出嘴中的沙粒碎屑怒道:“你也都天小看我了吧!”他使出浑身解数,可是大同依旧屹立不动。

  夜晚时分,裔凡透支地倒在沙地上,大同扔了瓶水给他,漠然道:“今天就这样了,明天我们继续!”

  就这样过了一周,裔凡每日在这除了吃喝拉撒与睡觉,就是与大同赤手对搏。虽被天天夯得鼻青眼肿,但他每次失败绝不气馁言弃,反而斗志却越来越旺盛!

  断剑临时基地地下二层,一张堆着六台显示器的桌后,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蜷在座椅上,嘴中含着根棒棒糖,剜了眼身后站着的陈浩道:“你让他打赢再来找你,我看他没戏!若不赢,难道一直陪他耗着嘛?”

  陈浩摸着下巴道:“小艾,你可不能小看他!那女孩今天出院是吗?”

  小艾将屏幕画面切换后道:“嗯!就在十分钟前刚离开医院的。不过有警察跟着她。”她见陈浩皱了皱眉继续道:“不用担心,我一直监视着,医院失踪案件和废厂血杀案,基本会成为悬案了。他们完全找不到凶器和直接证据来佐证。”

  陈浩点头道:“好的。那现在先把重心移至综合医院的地下实验室,把和米琴有关联的人全部挖掘出来,这次一定要掐死这条线!”

  裔凡又一次重重地摔在沙地上,喘着粗气道:“你真强!”

  酷匠5u网U3首@发9A

  大同仍冷淡地道:“要休息下吗?”

  裔凡撑起疲惫的身体,两眼犀利地盯着他道:“你这可是赤裸裸的鄙视!我自尊心已严重受挫,你说休息能治愈我吗!”话音未落,他突地贴上大同,一记刺拳佯装击向他的脸孔,忽地缩起身子,脚下轻点,下一瞬间出现在大同的身后,一脚回旋踢击向他的左颚。

  大同一个侧转身,架起右臂轻易地挡下后,顺势左手捏拳重重地击向裔凡的后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