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月·幻步。”裔凡脚下闪耀出白芒星阵在空中高速移动着,手中舞动着的双刃,将射向空中的飞碟逐一斩落。

  忽地他的身后疾速射来百枚小火球,他身后显出百根银丝刃挡下所有的攻击后。陈浩赞许道:“不错!若是能不依靠芒星阵发动就更完美了!”

  裔凡卸下防御,盯着脚下的图案,瘪嘴道:“老大,这也算芒星阵吗?就一个圈圈中央一个点而已。”

  陈浩道:“当然是。这被称为一芒星阵。”瞧他挠着头似乎仍不明白,继续解释道:“芒星阵是灵力传导与汇聚的媒介。每次发动契约灵的异能时,我们都需要灵力驱动,常人的肉体仅能承受一至两芒星阵的力量,因此不需要芒星阵也可发动异能击打,这样做是为了在对战中获得更快出手的先决优势。所以我们一般将可以不通过芒星阵发动的击打技巧称为基础技。但需要三芒以上星阵驱动的异能,我们人类只能将灵力导向星阵作为媒介,不然我们的肉体会承受不住的。”

  裔凡若有所思道:“但是越高阶的异能,就需要越为庞大的灵力,自然芒星阵的等级也会随着阵内汇聚的灵力大小变化着高低,那样的话需要蓄力的时间也越长,风险也相应的增加。”

  陈浩点头微笑道:“是的,完全没错!因此我们将一芒与两芒的星阵成为基础阵,若将基础技做分类的话,它包括‘攻系技能’、‘防系技能’与‘辅系技能’,其中每一项基础的熟练操控度,都能一定程度上决定以后的进阶走向。”

  裔凡沉思道:“那我若将一芒星阵即可发动的技能,持续蓄力至中高阶芒星阵,然后再去驱动它,那会有什么效果?”

  陈浩古怪地望着他道:“古虽有云:‘水无常势,兵无常形。’但你的想法太过奇葩,因为一般契约者会不断追寻如何提升体内灵力或寻找适合自己的契约灵,从而使自己能驱动更高阶的芒星阵,发动更高级的异能技。当你一个可以驱动高阶芒星阵的人自然都会舍弃原本的基础技,去尝试学习或者创造更强大的异能技。不过么,你可以尝试下!但这里的话,我也给不了你更多的建议与引导了。”

  裔凡回忆道:“上次遇见小旻的时候,你曾提过奴役契约,那是什么意思?”

  陈浩沉默了会道:“成为契约者,一定离不开与灵的契约。这个契约的方式又分为‘单向’与‘双向’。单向契约顾名思义有着单一强迫性,其中又可分为‘主从契约’与‘奴役契约’。虽然两种都是单向强行签订的,但是主从契约比奴役契约更友善些,它只是强调灵对契约者的服从,但并不限制它的自由。而奴役契约就有所不同,它强迫着对灵的驱使,也意味着灵失去自由,即使拥有自我意识,也绝不可能具备自我行动,从字面上你也能窥测到它的霸道。”

  裔凡皱着眉,继续问道:“那双向契约又是什么呢?”

  陈浩继续讲解道:“双向是一种平等的契约,有着尊重双方意愿与协定的意味,它的时效即可短也可以长。短的,可以双方协定只为达成一个目的后,解除契约;而长的话,例如其中的‘魂契’又可以双方共享生命直至死亡。”

  裔凡蓦然想起,那日与楠星月一起咏唱过的契约文,心中暗道:难道我和楠星月契约的是‘魂契’吗?算了,等她醒来,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转眼间又飞快地过了一周。这一日,裔凡被紧急召至地下二层参加临时会议,屋内除陈浩与大同外,还多了个扎着长长马尾的金发西洋女孩。她白皙稚嫩的脸庞上有一对碧色淡静的眸子,瞧着年纪仿佛仅有十六七岁。

  陈浩示意大家坐下,向裔凡介绍金发女孩道:“裔凡,她叫小艾!是我们的情报分析专家。”接着继续道:“小艾,将资料移上投影。”

  此时,投影的白幕上映出多张照片。其中最大的一张图片上绘着一柄六十度敞开的圆规与九十度的直角尺,它们呈菱形的相交在一起,中间空隙中盘踞着一条黑蛇,它努力地作成像大写字母“G”的形态,这图形越看越觉得诡异。

  陈浩似乎看到裔凡的疑惑,用激光红点特别圈向那张图片道:“这是一个神秘的组织,没人确切知道它的起源地与时间,原来它们一直活动在西方国家,但不知为何十年前突然在我国出现。这十年间,国内发生的不少异案都与这个组织脱不了干系!由于我们从未能逮捕到活着的成员,所以对它们知之甚少,就连这个组织的名字都未能知晓,因此暂且只得称它为‘刻度’。”

  激光笔的红点又指向一张局部放大的尸体照片。陈浩继续道:“这是之前一名刻度成员的尸体照,我们能清晰地看见他的左肩刺绘着圆规与直角尺的图案。

  据悉,若是成为刻度正式的成员,身体上都会刺上这个标志;不过这里能看出他身上的圆规展开的角度十分的小,我们相信刻度成员的地位阶级应该是以此区分的,圆规展现的角度越大,表示这人在组织内的地位便越高。

  只是,这一理论未能证实,原本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其成员米琴也因力量反噬后尸骨无存。不过,现在整个案件又有了新的发现。”

  @更j新最X快AD上酷¤匠^网65

  紧接着,白幕上迅速切换进一组照片。陈浩继续用激光笔点出其中一中年男子的头像,激昂道:“他叫顾方舟,今年五十二岁,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富豪。我们发现他旗下一家名为‘宏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参与了西郊综合医院十年前的改造项目,但是耗费的资金与物资十分巨大。我们相信打着名为医院改造的旗号,实则是为了地底实验室的建设项目。”

  陈浩又将红点移至一张憔悴女人的面孔道:“她是顾方舟的亡妻,名为米蕊,二十年前因难产而亡故。巧合的是,她竟是米琴的亲姐姐。有着这样两层的亲近关系,让我们现在又有十足的理由怀疑,这位姓顾的富商极有可能是地底实验室的幕后老板,以及‘刻度’在华的骨干之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