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竖起一根食指,指尖忽地燃起火苗道:“首先得能感受到它异能的存在,逐步学会控制它后,不停地尝试与探索。不过,第四阶段一直是传闻,我是从没见过,不过你契约的是圣灵,或许能到达。目前的话,直至第三阶段前,我都可以给予你帮助。”他熄灭指尖的火苗,再次伸手道:“裔凡,来加入我们吧!你与我一同经历过米琴实验室的案件,越来越多不法的契约者正将整个国家与民族陷入危机之中,生活在这里无力抵抗契约者的普通百姓们,是多么需要我们的守护啊!”

  见裔凡略显迟疑,陈浩继续道:“若你能加入我们的话,相信你和那位女孩一同卷入的血案,将能很快被解决。”

  裔凡动容道:“能否让我考虑一下,最近突如其来的事情实在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陈浩将电话号码写在便签上交给他道:“那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希望尽快给我答复!”继而对那位身材魁梧的司机道:“大同,你送他回去。”

  这一夜,裔凡转辗反侧,杂乱纷飞的思绪萦绕于心。一眨眼功夫,黎明已经驱走黑暗,明亮的光线也从窗外映射在床脚。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沉重而迫切的叩门声。裔凡起床开门恼怒道:“没见有门铃吗,用的着这样凶恶吗!”话音未落,他陡然被双手反转按在地上,那人给他带上手铐后道:“裔凡,你涉嫌重大故意杀人罪,现依法对你执行逮捕。给我老实点!”

  屋外的其他警察们也陆陆续续地走入屋内,仔细地搜寻证据与关联线索。

  Aa酷》匠网唯D、一X正(◇版j|,c8其他都◎是M(盗8#版}

  不久,裔凡被警车带至市警局。

  赵凯走进审问室,瞥了眼坐着的裔凡讽刺道:“挺能干的哈!这几天破坏了不少监控设备噢?”

  他从文件夹内取出多张现场照片推向裔凡道:“昨天上午这里可真不是一般的血腥呐!血肉模糊得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见裔凡不动声色地瞅了眼照片,赵凯继续道:“你还挺镇定的!一般人看见这种照片即使不吐,也会神情骤变,更别说在现场的人了。”

  裔凡心中一紧,思道:他怎么知道我在现场?完全不可能!我追着警车的时候,可是一直隐匿在至高点,特意避开监控摄像的。

  赵凯抿了抿嘴唇道:“呵!你这敢情是不见黄河不掉泪!就不开口是吗?”

  接着,他从桌下拿起一个透明袋,里面装着双沾满血迹的白色运动鞋。继续道:“这是一流浪汉昨捡到的。他发现鞋底及周围黏满血迹,吓得交到派出所。正巧上午发生过大血案,于是它便到了我这。我瞧着越看越眼熟啊!我这人有个特点,记性是出奇的好,想起似乎和你前天见面时,穿的是同一双噢?你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裔凡面露愁容,脑门处顿时渗出几粒黄豆般大小的汗滴。

  赵凯又从文件夹里抽出四名劫匪的照片,盘问道:“怎么不开口说话了?我记得两天前,在医院那让你协助调查时,嘴不挺利索的吗?”

  裔凡瞧向第四个人的照片时,心道:这不是昨夜那个不安好心,想欺负那女孩的变态司机嘛!他怎么会在这!他是劫匪吗?不会这般巧吧,难道银行劫案也是他干的?这茬可叫我怎么回答?我若说认识这司机,那定会被盘问前一夜的经过,先不提其中太多的巧合,仅仅追究到前一夜我再次偷入医院紧接着倒塌的事件,便已经百口莫辩啊!在那如此离奇的经历谁会信?

  赵凯盯见他双眼闪烁,迫切地逼问道:“怎么!看清楚没!到底认识他们中的哪个?”

  裔凡按捺住思绪道:“不认识!”

  赵凯将面前手提电脑的显示屏推向他,恼怒道:“好!仍旧撒谎是吧!这是昨犯罪现场的那辆出租车,前夜停在城西的绿林那,你跟我解释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裔凡心道:“和他说我是去救罗小茉的?这般说法接下来的问题真会变得没完没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醒了没?”敷衍道:“我正好在那附近,忽然听到惨叫声,就过去看了。”

  赵凯陆续调取其他的路探视频文件,哼声道:“正好在附近!这里可是录着你从这个路口一直追着这辆车的呢!还有这里,在西郊医院发生集体失踪案的前一夜,你背的是谁?你得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个案件中为什么都有你?”

  他见裔凡再次缄默,勃然大怒道:“你当这里是什么,沉默就可以摆脱嫌疑吗?你要知道我是在帮你!那么残忍的杀人方式,我绝不相信是你做得,但是你不告诉我真相,我怎么帮你?”

  裔凡抬起头盯紧赵凯的双眼道:“反正我没杀过人。你们若断定我杀的,那就拿出直接证据来!若是你们仍旧喜欢胡乱定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啪”的一声,赵凯怒目圆睁地用掌心拍击桌面,喝斥道:“你个小崽子怎能如此胡说八道。我们警察办案一向公正严明,何时胡乱定案过!”他愤然走出审问室。

  门外的岳筝等了许久,见赵凯出来忙送上瓶矿泉水道:“赵警官,你没事吧!我从没见你发过那么大的火!”

  赵凯点头应道:“嗯!没事!多年不见这小子竟变成这般不成器,真是恨铁不成钢!”

  岳筝悄声问道:“你认识他吗?”

  赵凯点燃支烟,惆怅道:“嗯,在他小时候曾见过次,那时我正接手他父母意外双亡的案件。唉!都是些陈年旧案不提了!”

  这时,走廊尽头传来清脆的脚步声,远处走近一位英姿飒爽身着松绿色军装的军官,他朝赵凯行军礼道:“请问,您是赵凯同志吗?”

  赵凯回敬道:“是,请问您是?”

  军官从腋下挟的档案袋里抽出一张文档纸递给赵凯,肃穆道:“您好!由于这次案件牵扯军方机密。因此长官委派我前来确认嫌犯信息。详情都在这里了。”

  赵凯仔细地瞧着手中文档纸的红色抬头及印章,点头应诺道:“他就在里面!”

  军官快步走进审讯室,仔细打量着裔凡,紧接着将一张三折页的信纸递给裔凡,威严道:“看完后,请你回答,是或者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