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凯继续抽出几张劫匪的照片,试探道:“那你还记得他们的脸吗?”

  罗小茉仔细地看着,直至瞧见劫匪司机的那张肖像照片后,突然再次拽紧头发,痛苦地尖叫道:“啊……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啊!”

  岳筝发现她情绪越来越激动,逐渐不受控制,赶紧按住一旁红色的紧急按钮,唤来医生。

  医生再次见罗小茉这般情绪失控,顿时责备道:“我刚刚说的话,你们没听到吗!患者情绪不稳定,尽量别让她开口说话,不能刺激她。你们知不知道到这样不止会妨碍我们对患者的治疗,更可能会加重她的病情!”紧接着,一同将他们赶出病房,与护士一起手忙脚乱地按住罗小茉。

  岳筝透过门上的隔窗望着楚楚可怜的女孩,怜悯道:“她真可怜啊!这次的事件似乎对她刺激很大。”她低头瞧着手中的案件照片问道:“赵警,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赵凯推开一扇走廊的窗户,点燃支烟道:“通知总部这里派人二十四小时监守,进出的医生都严格对上号并且留下出入时间记录。我们先去调出医院监控录像,查出刚刚乔装的两人到底是谁!”

  陈浩待裔凡情绪平复后道:“放心吧,她在那没事,我已安排人对那进行实施监控了。刚在医院我大致明白了,那女孩是由于感染到你的血液,因而复制了你的契约能力。但我还有些不明了的地方,你能详细和我说说所有的经过吗?”

  于是裔凡娓娓道出,如何认识罗小茉以及那天发生的……

  商务车继续向北行驶着,约莫半小时后,停进一幢废弃的建筑内,瞧着像是一幢大型仓库。

  司机拔出车钥匙走下驾驶座,从外面拉开移门。裔凡此刻才瞧清他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全身穿着浅蓝牛仔服,络腮的碎须蓄满整张脸。他用指尖顶起帽檐,瞅了眼裔凡,自顾地拎起座椅上的医疗箱径直走向货梯。

  三人搭乘货梯降至地下二层,陈浩在一扇锈迹斑斑的金属门上按下手印,整扇门如水波涟漪般消散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偌大的空间,整齐地摆放着漆黑的桌椅。

  陈浩伸手道:“裔凡,昨至今日我都未能做过自我介绍,我是隶属于国家军委下的秘密机关特别行动队指挥官:陈浩!很高兴认识你!”

  裔凡与他握手后,警惕道:“你带我来这,并不是仅仅为了告诉我,你是谁吧?”

  陈浩微笑道:“当然不是。我知道你心中一定充满着疑惑吧!但在回答你那些问题前,先去做一个全身检查吧!”他将裔凡引至一间半透明的玻璃房内,正中央搁着一台核磁共振仪。

  不久,陈浩挟着牛皮色档案袋,对照着黑白成像的透明片子道:“果然是‘光’系的。”

  裔凡问道:“什么?”

  陈浩放下手中的资料道:“恭喜你!契约的圣灵竟是罕见的光系。”他将一柄匕首扔给茫然的裔凡道:“你拿匕首在手上划一道伤口试试。”

  裔凡将信将疑地在掌心处划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冒,沿着伤口往外渗。

  没过半晌功夫,那条伤口奇异地快速愈合着,直至伤痕消失皮肤完好如初。他忽然忆起那天初遇罗小茉时,自己指尖缠绕的白芒,也将她额头肿起小胞治愈的事。

  陈浩道:“没错。这样就能诠释为什么你还能活着站在这的原因了。你应该还记得米琴昨夜说过,将你送至医院的那天,我们诊断你系晚期脑瘤扩散,濒临死亡的状态。现在你是光系圣灵的契约者,那疾病完全自愈也就不足为奇了。”

  裔凡盯着治愈的掌心,喃喃自语道:“楠星月是光系圣灵?”

  陈浩身后突地映现出半个耀着红芒的透明女人身形,她紧闭着双眼,裔凡记得她是陈浩之前在地底实验室曾唤出过的那个伪灵。陈浩继续解释道:“契约灵共存在八种颜色,青色的金系,绿色的木系,蓝色的水系,红色的火系,黄色的土系,无色的特殊系,以及极为罕有的白色光系与黑色暗系。譬如:你能看见,我身上的是红芒火系,米琴身上的是蓝芒水系,还有那个小旻,她是无色的特殊系。”

  裔凡追问道:“你是怎么唤醒契约灵的?为什么我一直呼喊楠星月,她却一直未能答复我!她是怎么了?”

  陈浩收回背后的契约灵,沉思道:“唤醒这个词用的不太准确,其实我也没唤醒她,现在也只是处于映现阶段而已。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成为契约者后,有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觉醒,虽然无法唤出契约灵,但你却能使用它的基本异能;第二阶段是映现,就是我现在这样的,不过这里还存在闭眼与开眼的进阶;第三阶段是同化,当你映现的契约灵开眼后,可以进入与它身体同化的阶段,当然这里也存在同化的不同阶段,可能一开始是身上的某一部分,一直到全身完全发生异变等。第四阶段叫双生,它能完全展现自我的形态,脱离你的身体。

  直到你能将契约灵进阶到这个层面,它才能与你进行交流,到这时候才应该称之为‘唤醒’吧!

  虽然我不是很确定,由于我们都是伪灵契约者,像你这样的圣灵契约者已经很久未出现过了。你一定还记得米琴的实验室里,把人的魂抽出制成伪灵,实质上之所以称作是伪灵的原因也即在这,它们并不是契约灵,只是人类贪婪制造的产物。

  :'酷K《匠网永:久OM免%,费A看*小|2说U

  另一方面,由于你身上扩散的癌细胞都已消失了,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身体改造工程;加之连续的恶斗,它可能是过度消耗自己,进入深度休眠状态了。”

  裔凡心中内疚道:“原来一直不是我在帮助楠星月,而是她一直在挽救我呀!”他握紧双拳朝陈浩道:“那么怎样才能唤醒她,我有很多事想问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