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看E正版'章!U节上IX酷匠"^网√《

  裔凡寻思道:“那是里尔。”他忽地想起什么,忙扯开右领露出一排红印齿痕道:“她昨天喝醉后,咬过我。不过似乎只沾了几滴血丝吧!”

  陈浩漫不经心道:“血献多少不是一定的,关键是能共享异能。当然分出的血液越多成功率也越高。”

  裔凡再次想起米琴的话,问道:“我记得当时米琴说他们拥有四十八小时的能力复制。那是不是指过了四十八小时后她就没事了?那会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吗?”

  陈浩从推车上取出针管与试剂瓶道:“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若是说有的话创伤主要是在精神层面的,绝大多数者常人都会被这一突如其来的能力吓得无所适从。但有部分内心深处喜欢杀戮的人会格外兴奋,有的甚至可以更快的适应这种能力与进阶!”说完从女孩手臂上拔下针管抽取半管血液。

  裔凡沉默了会继续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她减轻精神负担吗?”

  陈浩鄙夷地望着他道:“一般契约者都是异于常人的,除非他愿意主动分享能力,或遇到想夺取他的能力,且有能力伤害到他的其他契约者。基于上述无论哪种人他们都具备着‘觉悟性’,为渴求获得这种力量。因此像你这样的事我也是头一遭遇到。”

  裔凡被他说得满脸通红,顿觉哑言羞愧着。

  陈浩见他低头不语,慢悠悠地问道:“听说现场有一男性逃逸,被警方认定是此案的主犯。我想照这样看来在现场的那人一定是你吧?”

  裔凡无奈地点头答道:“这事我有责任,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替她扛下。”

  陈浩若有所思道:“她是你的女朋友?”

  裔凡双颊微红道:“不是。”他见陈浩默不作声,在那开始收拾器械,向他继续问道:“那她现在身体状况各方面是否都正常了?”

  陈浩道:“放心吧!没大碍!只是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疲劳透支罢了。”

  当两人正准备离开病房时,床上躺着的罗小茉嘶哑道:“水,我口好渴!”

  裔凡赶紧上前将柜上的水杯递至床头,女孩用吸管使劲吮了几下,睁大眼睛问道:“你是谁?”

  裔凡愣道:“你不认得我了?”

  罗小茉茫然地摇着头,紧接着环视四周后,抬手瞧见手上插着的针管道:“这是哪?是医院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裔凡掏出手机,将网上发生银行劫案的视频递给她看,问道:“你还记得今天上午发生的吗?”

  当她浏览到劫匪绑架她的那一幕时,纤细的十指抽搐地将散落的长发紧紧抓成好几股,拼命捂着不住摇晃的额头,痛苦地大声尖叫起来。

  陈浩一把夺走裔凡的手机,斥道:“你在干什么!她好像失忆了,你不能这样刺激她。”

  尖叫声惊动了房间外的警察,陈浩见势忙道:“病人醒了!我这就去叫值班医生来。”拽紧裔凡的手臂往房外拉。

  “等等!”一位警察警觉地问道:“你难道不是这里的值班医师吗?”

  眼见乔装败露,陈浩拖着裔凡一路疾跑。

  那位警察紧追不舍地喊道:“站住!别跑!前面的两个人没听见吗!快给我站住!”

  两人躲进消防通道后,裔凡蛮狠地甩下陈浩的手腕,推开他道:“跑什么!她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我得带她走,治好她!”

  陈浩发觉他逐渐失去理智,阻拦道:“你不想之前为她做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吧!现在她失忆虽不是什么好事,但现阶段至少能从警方那摆脱杀人的嫌疑!你要真为她着想,现在就跟我离开这,你难道想让她上通缉犯名单吗?”

  瞧见裔凡一言不发地生着闷气,陈浩继续拖着他离开医院,一起跳上停靠路边的黑色商务车内,对司机道:“我完事了,快离开这!”

  不久,一路上大量警车都向着医院方向急驶。

  赵凯带着岳筝也赶到罗小茉所在的病房。他对门口守卫的一警察问道:“乔装医生的那两人逮到了吗?”

  那警察神色紧张地自责道:“没有。报告赵警官,让他们乔装混入病房是我们的失职,请降处分给我们!”

  赵凯摆手安慰道:“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你们俩在这也都幸苦了!”发觉医生正从重症病房出来,赶紧上前询问道:“医生,病人状况怎么样?现在我们能进去看望她吗?”

  那医生翻着病历道:“她刚才醒来时,情绪显得十分激动,我们已用了镇定的药物。看望她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尽量避免让患者开口说话,以免刺激到她。初步判定她可能系暂时性失忆,所以首要的是,千万别刺激到她,具体的症状我们还需要再会诊下。”

  赵凯颔首道谢着。两人走进病房,见女孩躺那眼神呆滞地望着吊顶行为有些怪异,心道:还是让小岳来问她吧!他对岳筝悄声道:“你们同是女孩子,你来问她几个关键的问题就可以。”

  岳筝走上床前轻声道:“罗小姐,我是岳警官。”

  接着,拿出警队工作证在她眼前亮了下,继续道:“这位是赵警官。我们主要想问你下,今早发生在西树银行的劫案,以及后续劫持你到城北一栋废弃厂房那发生的凶杀案。我知道这可能是痛苦的回忆,但你能协助我们回答几个问题吗?”

  罗小茉缄口不言,依旧望着天花板。

  赵凯在文档夹中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岳筝,示意她继续提问。

  岳筝拿起照片,指着上面一个橘色的爱马仕手提包朝罗小茉问道:“罗小姐,我们在案发现场逃逸出租车的后备箱内发现这个手提包,里面有你的身份证件,我们想这个包一定是属于你的。但是在银行门口见你的现场同事,发现你在被劫持时,并未携带任何物件,你能告诉我们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罗小茉瞧着照片,觉得手提包格外眼熟,忽然开口向岳筝反问道:“你能告诉我,我的全名是什么吗?”

  岳筝被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给懵住了。赵凯立刻抽出一张罗小茉的家庭合影照片,上前问道:“你叫罗小茉。你认得照片里的人吗?”她接过照片看了许久,摇头道:“我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