裔凡诧异道:“什么和我一起睡的!雪姨啊,你可别胡说八道,败坏人家名声啊!”

  “嘿嘿!小兔崽子,你现在倒知道名声什么的了!跟你说这事你得负责到底啊!你爸妈虽然早死,但姓裔的家一直是有担当的,雪姨绝不许毁在你这,让你胡作非为的!跟你说话就来气,快让那闺女接电话,我跟她话!”

  裔凡吼道:“什么乱哄哄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她不在身旁,刚离开了!”

  雪姨急道:“你是不是把人家气跑了!”

  裔凡觉得莫口难辨,顿感恼怒道:“你在说什么啊,我要气她干吗!她只是去银行了啊!”

  雪姨语气缓下道:“那就好!兔崽子,你现在哪?我过来找你们!”

  裔凡顺口答道:“南街绿林对面的福安旅社。”转念一想又道:“喂!雪姨,你没事来这干吗,别来添乱了。”也不知最后句话传过去没,电话里已响起嘟嘟的忙音声……

  罗小茉踌躇地徘徊在西树银行门口,双手捂着滚烫的脸蛋,喃喃自语道:“我又犯傻了,包包都丢了,卡包也没了。哪来的银行卡去取钱呐?”

  此时,罗小茉的身后传来阵阵急鸣的警笛声,她转身望着三辆警车朝自己呼啸地飞驰而来,她诧异地瞧着车上跳下的警察们,见他们个个神色严峻地朝自己迈近……

  “哐当”一声,银行门口的玻璃碎得一地。

  从里面窜出三个男子,他们一身黑衣,手持枪械,脸上都戴着西游记师兄弟的面具。套着“猪八戒”面具,体型微胖的那人显得十分慌张,口吃道:“猴哥!警、警、警、察来了!咋办啊!”

  “慌什么慌!别吵!”戴着“孙悟空”面具的那人,拉紧背上的黑色旅行袋朝“八戒”训斥着。他忽地瞥见警车前孤单地站着个女孩。

  刹那间,这人脚下跨出几个大步,上前用左肘一下押住女孩的喉颈,情绪颇显激动地对警察们大叫道:“别过来!全退后!别逼我啊!”接着,他挟持着女孩一起往后挪着步子。“八戒”与“沙僧”也一起围上他的身侧,齐向银行旁的一条小道后撤着……

  警察们也拔出手枪对准他,带队警察劝诱道:“别冲动!理智点!这里都被包围了,你们是跑不掉的!快放了人质!难道你们想罪上加罪,判得更重吗?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悟空”情绪变得更为亢奋,凶狠地大嚷道:“别废话,别跟上来啊!你们都没听到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跑不掉,那就让她一起陪葬!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去蹲号子的!”接着,他右手的枪越发用力抵了抵罗小茉的太阳穴。

  警察们缓下上前的步伐,带队警察缓和语气道:“好、好、好!你先别伤害她!冷静点!”

  罗小茉的泪水在眼眶内直打转,心中不住地劝慰自己道:“嗯!冷静!一定要冷静!肯定有办法安全逃走的。”

  警察们见相持的距离逐渐被拉开,又开始迫切地逼近他们。

  这时,“沙僧”突然将手中的散弹枪举向空中,“砰”的一声枪响,现场所有人都抱头蹲下,更有不少群众趴在地上以求自保。

  劫匪们快速窜向狭长小道的尽头,抢上一辆停在路旁的浅蓝色出租车,随后飞驰般地驶上街头。

  眼见劫匪们劫持人质驾车逃逸,带队警察急忙按住手中的对讲机喊道:“总部!总部!我是洞幺,我是洞幺!嫌犯们挟持了一位青年女性,驾车逃逸。行驶方向是城北,是城北!车牌号是浙AT307X!车牌号是浙AT307X!请通知所有在岗同志,尽快做拦截!务必协助拦下嫌疑车辆!”边说边退回银行门口的警车内。

  街上的骚动声引来了周围越来越多的民众。

  裔凡挤进人群,正巧听见警察对讲机内的通告,心中暗道:刚刚她说去取钱,不会有事吧?

  他立刻在周围寻了遍,却未发现罗小茉的白衣身影。对一旁凑热闹的老伯问道:“大伯,刚被劫持的女孩长什么样啊?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了吗?”

  老人叹息道:“哎!挺漂亮的一个女年青!长长的黑发,穿了件洁白的宽大针织衫。我看她被劫走的时候,那泪珠还在眼眶里直打滚呢!哎,现在这世道真是……”

  裔凡心中登时扬起一股不详的感觉!他快速避开人群,跃上屋顶眺望着,发现几个街区外的北方马路上,不少警车在那急驰。他脚下立刻幻出白芒星阵,在楼宇间穿梭着朝那追去。

  不多时,浅蓝色的出租车几经折转后,最终停在一栋城北郊区的废弃厂房内。三个劫匪与司机下车后,一起拍手大笑地庆祝道:“呀哈!我们成功啦!”

  “八戒”搬着箱啤酒,递给司机一瓶,谄媚地口吃道:“师、师、师傅!还是、是、是你厉害啊!那些警警警察们根本抓不到我们!”

  “悟空”啪哒一下,狠狠地拍了下“八戒”的后脑勺,训斥道:“没见还有外人在吗!你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四人齐看向车内后座的女孩,沙僧询问道:“那她怎么办?”

  “八戒”面露贪婪之色道:“要不我们轮了她吧!”说着似乎嘴角淌下了口水。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悟空”又啪哒一下敲着他的额头,斥骂道:“轮你妹!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吗?正事要紧!我们稍作调整,换了车,即刻就走!”

  那司机贴近后座的玻璃窗,朝里定睛望了望,幡然醒悟道:“哟呵!我刚在车上的后视镜内就瞧着奇怪!这女孩咋那么脸熟呢!原来是你啊!”

  “悟空”奇道:“师傅,我们随便绑个人,你都能认识?这熟人照面多有不妥,要不我们还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她吧!免得您露光啊!”

  司机面色阴沉着,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圈,突然邪笑道:“嘿嘿!杀她是没错!不过昨晚我还没尝过她的滋味呢!你们等着我先,为师这就先干了她再说!然后再来个什么的后杀!哈哈哈哈!”

  “八戒”不住地在一旁斜眼偷瞄着,见司机动身,急忙补充道:“师傅,你好了,可别忘了给我留一口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