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福安旅社三楼东面的一间客房内,一和衣而眠的女孩蜷缩在床角,怀里抱紧着件揉作球状的外套,那衣口袋中的手机正嗡嗡作响着。

  她睡眼惺忪地接起电话,听筒内传来一阵急切地询问声:“裔凡呐,你在家吗?我现过来接你。昨晚雪姨我呀!托了小姐妹,这就带你去预约全国首屈一指的脑科专家!喂,裔凡你在听吗?”

  女孩呓道:“唔!阿姨,你拨错号了吧!”说完挂断来电手机从掌中滑落在枕边。

  手机再次震动着作响起来……

  女孩迷糊地又接起电话,呢喃道:“唔?喂!”

  “姑娘啊,那个请问我侄儿裔凡在你身旁吗?我是他小姨!你叫什么名字呀?”雪姨和蔼可亲道。

  女孩生气道:“阿姨,你拨错号了。我不认识这人。”随后她再次挂断电话,似乎再无睡意,揉着微肿的双眼,起身打着哈欠。睁眼望着四周懵道:“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儿过夜的呀?”

  白枕旁的手机又一次作响起来,女孩瞄见手机屏幕显示雪姨来电,心虚着不敢再接。她盯着白棉被里那件被她捏成球状的男士外套,急忙检查自己的衣衫,察觉仍和着衣后,长舒一口气道:“哎呀!幸好没发生出格的事儿。”

  手机依旧在那不停地震动着,她不得不略显羞涩地接起道:“你好,阿姨!那个真对不起!刚才我以为是我的手机,所以就……”

  “哎呀,闺女,哪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都是自己人嘛,咱裔凡在你那吗?”雪姨笑呵呵地问道。

  女孩歉声道:“呃!阿姨,我真不认识你的侄子。那个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我喝醉了。醒来后,就我一个人在,还有这部手机和件外套。”

  雪姨心道:嗯?还醉了?这小兔崽子真是皮痒痒了,竟作坏!学着灌醉人家小姑娘了!”赶紧道:“姑娘,你放心这事我给你做主,你现在在哪?

  女孩听这阿姨说的话,总觉得里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歧义,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纠正。瞧了瞧那件外套道:“阿姨,麻烦您找到他后,帮我留个口信,他衣服和手机都在我这,能尽快给我回个电话嘛!我有些事想问他。”女孩最后的几句话道得轻若蚊鸣。

  雪姨心中爆怒道:这小兔崽子,我这是越听越不像话,做了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一早竟还拍拍屁股跑路了,连一点担当都没,家里怎么能出这样一个小坏蛋呢?

  她继续安慰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千万别担心,放宽一百颗心,我这就过来,我怎么着也要把这兔崽子逮住,揪他回到你跟前!”

  女孩犹豫了会,辩解道:“我姓罗,名小茉,大小的‘小’,茉莉的‘茉’。阿姨呀,你别误会啊!昨发生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只是想问他一下怎么回事,把东西还给他而已。”

  敢情这是越描越黑,雪姨正义凛然道:“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姑娘你先好好休息,咱姓裔的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什么事都得有交代。我这就给你讨回公道去。”说完,她挂断电话,风风火火地朝裔凡家冲去!

  罗小茉放下电话后,觉得头昏沉沉的。勉强记得昨夜老板让自己喝酒,之后发生的怎么都回想不起来。忽然念到自己昨携带的手提包,在房间里寻了遍,可哪都没能找到,她沮丧地自语道:“皮夹和手机都在里面呢!这可怎么办?”

  福安旅社一楼前台,一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安逸地读着报纸,挂在鼻梁的老花镜似乎快要滑落鼻尖,嘴角的烟头冒着缕缕青烟。

  罗小茉肚内千回百转道:要不跟老板商量下,能不能等会来付住宿费?可要是他不同意怎么办呀?

  她鼓起勇气,怯声问道:“老板,这个我钱没带,能不能让我先走,等会再送来!”

  老人放下报纸,微微仰起头道:“你是昨夜住进二零二房的客人吗?”

  罗小茉瞧着手中的房门钥匙,点头诚恳道:“对的!老板,你看行吗,我绝不会赖账的。”

  老人眼神怪异地飘到她身后的沙发座上,慢悠悠地道:“你的房钱呀,昨半夜那人已经付过了!”

  罗小茉回头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家伙正歪倒沙发上熟睡着,心中纳闷道:他是谁呀?

  她凑近定睛瞧着这人的脸庞,心中讶然道:咦!他不正是昨一早在街头相撞的那个男孩麽。

  见裔凡的脸脏成这样,罗小茉便向旅社借走一条干净的毛巾,拧了把热水,轻柔地擦去男孩脸上的污秽。

  一股热气惊醒了裔凡,他忽然坐起身叫道:“几点了,我怎么睡着了!”

  “哎唷!”罗小茉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地上,原来两人的脑袋瓜子又撞了一起。

  裔凡低头一看,赶紧伸手拉起她,歉意道:“对不起!又一惊一乍吓到你了。”

  罗小茉站起身,用毛巾捂着撞疼的额头,轻声道:“该对不起的是我,看你满脸是灰尘,我想帮你用热毛巾洗洗!没想到又撞上了。”她忽然放下手中的毛巾,这才意识到那是之前给裔凡擦过脸的。双颊泛起红晕道:“谢谢你!那个房钱是你付的吧!你等我噢!我这就去银行取钱还给你!”说完,她觉得这话说得好奇怪,脸刷地一下更红了。她不敢再抬头,一溜烟地快步跑出旅社。

  {酷匠i◇网V1正/!版{首发K?

  裔凡挠着后脑勺,觉得有些迷糊,似乎没睡醒。瞧见一旁整齐地叠放着自己昨夜未带走的那件外套,摸出手机,发现屏幕显示有多个雪姨的未接来电。他拨回号码,那头传来一阵殷切的声音道:“喂,闺女啊!我正去这小兔崽子家的路上,你再等等哦!”

  裔凡奇道:“喂!雪姨,你发什么神经啊!我是裔凡啊!”

  雪姨的语气转而震怒道:“喂!小兔崽子,你现在知道回我电话了?你可让我担心了一晚上,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你倒好,长大了不学好,尽做些伤天害理的事!”

  裔凡怔道:“雪姨!你在说什么呀!我什么时候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了?”

  雪姨继续训斥道:“你当我年纪大了,不晓事吗!打了你一晚上电话不接!今早,那个昨夜和你睡的闺女可是把事都话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