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反复检查着套手上的微型摄录机,起身抖着衣服上的泥土怒道:“你丫丫呸的,我就知道你小子避着我,自个抢这独家新闻了。你可别忘了,要不是兄弟我,把今儿中午发现的和你道了,你现在会想到来这吗?”

  裔凡打哈哈道:“哎呀!老兄你这说的哪门子话呀!我怎地会避开你呢!这不是怕再被逮到,会连累到你麽!”

  逸飞狐疑地望着裔凡道:“是这样吗?”

  裔凡坦然道:“当然啦!不是这样,你说还能那样?”

  这时,“轰隆隆”一阵巨响。整座住院大楼轰然倒下直陷地底,顿时灰烟滚滚。

  三人不约而同地呛咳着,仓促地将衣袖掩住口鼻笔直冲向门口,一起掩蔽在医院外的围墙下。

  “呸、呸、呸!这算什么事!呃,咳咳!”逸飞掏出口袋的纸巾,拼命地擦着嘴内,然后瞥了眼裔凡嘲讽道:“那个,裔凡啊!你运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刚出大楼这楼就倒下了?”

  裔凡干咳两声,一时无言以对。三人感觉地面不再震动后,起身张望着……

  倒塌的声响也惊动着院外守夜的家属们,他们纷纷聚到大门口,不少方才平静的家属又被这一幕惊得失魂落魄。

  庭院内弥漫的灰烟久久未散,裔凡见瞧不清里面的状况,回身想找陈浩商量着,却发现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酷iI匠网6(唯一正版R,{其'0他Dk都(是y盗版bF

  逸飞翻看着手中的微型摄录机,兴奋道:“幸好开着!哈哈!有素材啦!裔凡我先回去撰稿了,我们再电话联系!”

  见他飞快地离开后,裔凡这才渐渐松下一口气。

  一阵凉风吹过,顿觉半夜的阵阵阴冷。裔凡揣着双手无奈地缩进裤兜里,忽然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时想起手机和家门钥匙都留在了那件上衣外套的口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