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还真没能瞒过你!这时间追溯之力可是很耗灵力的,不过这可都是他惹的事!要怪你就怪他!”米琴指着裔凡虚情假意道。

  裔凡怒道:“老妖婆,别在这血口喷人!你自己心肠歹毒地到处乱杀人,还往我这找借口!”

  “哼!”米琴掩口讥笑道,“小娃子,我若心肠歹毒,你焉能活到今日!陈浩,难道你没认出来吗?那天可是你拖着他进来的!”

  陈浩定睛打量裔凡吃惊道:“咦!是你!怎么可能?”

  米琴瞅着裔凡,继续阴阳怪气地插嘴道:“哎呀!浩哥,我昨晚可是和你一样诧异呢!那天可是判定他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且丧失意识活动。怎么突然就醒来了呢?”

  裔凡望向陈浩疑惑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陈浩回忆道:“你那天昏迷,我是将你送至这里的救护车医师,而她则是抢救你的主治医生。在抢救过程中,我们发现你的脑瘤已系晚期扩散,你已经濒临死亡。我们倾尽全力也只能维持你的生命体征而已。根据现有技术及以往病例参照,你会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再次醒来的可能性极为渺茫。并且依目前癌细胞的侵入程度与扩散速度判定,你可能不久后便会死亡。”

  裔凡疑惑道:“你们在开玩笑吗?我确实在之前查出脑瘤,但不至于如此严重吧!若真是这样,那我现在为什么还会站在这?”

  “嘿嘿!我倒是有个推测,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昨夜和你一起在住院楼的黑衣女孩现在在哪?是不是和你契约了?”米琴眼神紧盯着裔凡问道,见他不作声,继续假言探道,“昨夜你在上面闹得动静可真不小!若是真和她契约了,那可真恭喜你了!你可是近代史上第一位已知的圣灵契约者哦!”

  酷x匠b网首)c发●R

  裔凡茫然道:“圣灵契约者?楠星月是圣灵吗?”他忽地想起,昨夜楠星月与里尔争执时,似乎提到过圣域与圣灵的字眼,紧接着不敌卡多那三人与自己契约时,好像隐没在自己体内了。他在心中大声呐喊道:“楠星月,你在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圣灵吗?”但许久都未得到回应。

  米琴见裔凡神情骤变,陡然从肋部幻出多条蓝色突刺径直击向裔凡,亢奋道:“哈哈哈哈!运气真是好!小白兔送上门,杀了你就能解除契约,老娘我才是近代第一位圣灵契约者!”

  陈浩蓦地挡在裔凡身前,拆下所有的攻击后对裔凡斥声道:“喂!发什么呆!所有的疑问过后再说!”

  米琴向后退开丈许,忿忿道:“陈浩,你是决计要保护这小子了吗!我可真舍不得杀你呢!但你老这样三番五次地与我作对,让我如何是好呢?”

  陈浩冷哼道:“你还真能装!那么多活人被你制成灵简直惨绝人寰。别说今天护他,我还要端了你这恶窟!”

  米琴恨道:“嘿哟!陈浩,老娘都说了不是我的错!这里可是组织的重要实验室,说什么都不能出事。若不是这小子昨夜把住院楼搞得这般天翻地覆,我又怎会去驱动时间追溯的大阵呢!做如此庞大吃力不讨好的事,多折寿!再说医院这些人昨夜就都被圣灵杀死了。若不是我,他们怎有再生的机会呢?既然是我赋予他们新的生命,那自然得听我的号令,此生都得为我服务!”

  陈浩怒叱道:“你借口可真不少。且不算昨夜失踪的两百余人,这十年间又有多少无辜的人被你加害!今日必灭你这巢穴,为这些无辜的人讨回公道!”

  米琴轻蔑地嘲笑道:“那你也有这个本事才行!你们来的时机还真够巧的,我正愁新研究成果怎么投入实战呢!陈浩,既然你那么记挂昨夜失踪的无辜生命,那就让你见见它们吧!”她后心忽地伸出百根蓝芒细线齐射向四周所有的生物仓。

  顿时空中响起金属的爆裂声,两人抬头见所有的仓门同时裂开,里面的人与粘稠的液体一同坠落,不多时地上满是躯体摔得扭曲变形的尸体。

  米琴的蓝芒细线从尸体中勾出白色的人形,它们没有相貌和之前在庭院见到的那些怪物一样。随着米琴胸口细线的牵引,它们齐朝她聚拢。当所有白色的人形集聚后,它们霎那间幻化成缠绕雾气的利刃,狂风暴雨般袭卷整个空间!

  陈浩与裔凡相互依着背,各自守着身前的半圆,百柄利刃无间隙地在两人身前乱窜,两人勉强仅能护住自身要害不受侵袭。

  陈浩道:“这般下去只在等死!你掩护我挡住外围,我去直面这个疯婆娘!”他身后突地映现出半个女人的身形,那女人紧闭着双眼,秀美长发的轻抚肩头,全身呈透明闪耀着红芒。

  裔凡周身幻出十多根银色细刃贴紧陈浩,齐在剑雨中穿行。陈浩身前画出六芒星阵道:“六星·炎熔钉!”数百枚火红燃烧的钢钉疾速射向米琴。

  “七星·三重大水瀑!”她身后的孩子们双眼再次绽放蓝芒,身前突现三层逆流的水幕巨盾,燃烧的钢钉们受阻后噼里啪啦地散落一地。米琴讥笑道:“陈浩!你的伪灵不开眼怎么和我打?让我猜猜你还没催醒它吧?”

  米琴撤回所有蓝芒细线,顶端的雾气利刃幻化成狼首。

  裔凡惊异道:“绿幽狼?”他清楚地记得昨晚在住院楼顶的恶斗。

  米琴怪笑道:“嚄,对了!小娃子,我倒忘了,你们还认识!不过现在他已经无用了!”说着,顶中央悬挂铁架上的锁链断成数节,原本固着的那人从空中坠地,一张苍白无血气的脸上,扭曲得变形且布满痛楚,空洞的双眸向上翻着白眼。

  裔凡惊叫道:“里尔!”见他这副惨状不由心生怜悯道:“他怎么会在这?不是已经被楠星月的白芒阵搅碎了吗?”

  米琴继续道:“咦!小娃子!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忘了它是昨天要杀你的人吗!”

  裔凡问道:“即使这样,你为什么要这般折磨他,不给他一个痛快?”

  米琴格格笑道:“他?你说得可真好笑!它们是圣灵,不系人类!它们的生死自然是由站在世界顶端的我们说了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