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乱间,裔凡挣扎着脱下外套一把塞给她,这才站起身道:“一件破外套而已,你咋就那么喜欢!”紧接着帮女孩盖上薄被,轻带房门,奔向医院。

  半夜的风阴冷得刺骨,医院门口驻守的记者已寥寥无几,但仍旧有不少家属坚守着,正门口的地上堆满了鲜花与烛苗。

  裔凡悄然回到上午的小胡同,翻身跃过墙头。

  此刻,他惊讶地发现硕大庭院的地上布满着形状各异,耀着蓝色光晕的芒星阵图案,每个阵内的中心点上都跪着一个透明白色似人形的怪物,它们没有相貌只是机械地平举双手托向夜空。

  一个缠绕着红色火焰双掌的蓝衣男子,正在那疯狂地攻击着它们,凡被他红焰触到的躯体,瞬间燃烧且化成晶体碎屑消散在空中。

  “谁?”蓝衣男子警觉道,径直贴上裔凡。他速度出奇得快,不等裔凡幻出月形剑刃便抓紧他的双手,奇道:“咦!你是契约者?”

  不知何时,两人身旁多了一个穿粉色睡裙的小女孩,她看着不过十岁出头。裔凡心中诧异道:这不是中午一直在桌旁盯着自己的那个小女孩么!

  她仍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裔凡,眼神中充满着无辜与哀求。

  蓝衣男子放开裔凡,倏地贴上小女孩,抬手便往女孩天灵盖上拍下。裔凡脚下一蹬,如猛虎般扑倒蓝衣男子,两个人顿时在地上扭作一团。

  裔凡忿忿道:“你干吗无缘无故地杀人!”

  蓝衣男子神情忧郁道:“它们是伪灵,活着只会增加它们的痛楚!”

  裔凡怒目圆睁地问道:“你在说什么?你还有人性吗?她是个孩子?”

  蓝衣男子一把推开裔凡,起身怪异地看着他道:“你觉得她是人?”

  裔凡不再理会蓝衣男子,爬起来对小女孩温柔地问道:“小妹妹,那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中午的时候咱们也见过,你还记得吗?”

  小女孩不说话突然跪在地上,用手指着住院大楼不住地磕头。

  裔凡赶紧上前扶起她,但双手竟从她身上穿过。这一出乎意料的状况,吓得他脊背骨直冒冷汗,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心道:“她是什么东西?鬼吗?”

  小女孩看他要走,不禁潸然泪下,水雾的双眸中充满着无助与期盼,她的指尖仍拼命点着自己的胸口,再指向那幢楼。

  裔凡不忍她伶俜地跪那,怜悯道:“你是要我跟你进去吗?”

  c酷y匠?网st永^久,免费看小Z说n

  小女孩擦着泪水,拼命点头,站起身扯着裔凡的衣角,快步拉向住院楼。

  裔凡心虚地环顾四周,特别是一楼门旁的那间刑警临时指挥部,那可是一早做过笔录的地方,倘若再遇到刑警可真不好办!发现那屋子的窗户已经暗下,顿时松一口气。他瞅着身后的蓝衣男子道:“喂!你干吗跟着我们?”

  “这里那么大,何来跟着的说?”蓝衣男子淡淡道。

  裔凡觉得这人挺绕的,扯开话题道:“刚刚庭院那里白色似人形的是什么东西?”

  “伪灵!不过都是低阶的次品!”蓝衣男子不削道。

  裔凡疑惑道:“伪灵?刚就听你在说,那是什么?”。

  蓝衣男子狐疑地望着他道:“咦!你不是契约者吗?竟不知道伪灵?”

  “伪灵?”裔凡忽地警觉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契约者?”

  “嘿嘿,你还真是个奇葩啊!怎么尽问些小白的问题!”蓝衣男子怪笑道,“我真好奇你是怎么成为契约者的?”

  裔凡对他心怀戒备,便不再与他搭话。那人见裔凡闭口不言,也保持了沉默,继续跟在他们身后。

  小女孩沿着楼道台阶,领着他们来到地下一层,走廊的尽头,有间钢铁全封闭的房间,小女孩轻易地从门里穿了过去。

  蓝衣男子讶然道:“这不是废弃的停尸房吗!”

  裔凡伸手去推门柄,上面闪烁起蓝色耀眼的光芒,直接将他震退。他还想再尝试一次时,蓝衣男子阻止道:“你没见这有芒星阵结界吗?这样硬来可进不去,还只会伤了自己。”

  不久小女孩又穿了回来,她指了指门柄,做着推开的动作。裔凡问道:“你是说我们现在能进去了吗?”小女孩使劲地点着头。

  推开全封闭的金属门后,一股尸臭味扑鼻而来,整个房间深不见底,中间一条狭窄的走道仅容一人通过,两旁置放着两排上下三层的遗体冰柜,每个门上都闪烁着蓝芒星阵图案。

  小女孩继续朝前引路,裔凡问道:“你为什么不能说话?”

  她张开嘴,喉咙那闪着蓝芒。蓝衣男子道:“是禁语!契约条件!你的主人可真够不喜欢你的。”

  裔凡继续道:“那你可以写字作答吗?”

  小女孩咬破指尖,流淌出透明色的液体,她引着液体在空中写道:“可以。”

  裔凡疑惑道:“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这样写出来?”

  小女孩沮丧地写道:“你若不问,我没法说。”

  裔凡继续问道:“你找我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吗?”

  小女孩梨花带雨地写到:“我叫小旻,自从被逼签下契约后,已经在这被禁锢了十年,昨夜见你在这里打斗,想来一定是有本事的人。今早又见你回来时,我就一直想求你帮忙,但是我能行动的范围有限,而且不能说话,只有你问了我才能作答。求求你打败我的主人,解救我出去!”接着她指着走道的深处继续写到:“里面还有很多像我,甚至比我更可怜的人,求求你救救他们!”

  身后的蓝衣男子问道:“你的主人给了你一定的自由,却又限制你说话,这是为什么?”

  小旻哭着写到:“我的主人只逼迫我们签订奴役契约。但由于我是主人的第一个契约灵,可能是她疏忽了,订立的是主从契约。之后所有的像我一样的灵,都被逼签下的是奴役契约。”

  蓝衣男子暴怒道:“你的主人在哪?”

  小旻无奈地摇了摇头,写到:“不可以说,请跟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