裔凡与逸飞作别后,觉得肚内饥肠辘辘的,回想起自昨住院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就在一旁的面馆胡乱点了碗面条。

  邻桌的四人议论道:“你听说了吗,昨晚发生大事嘞,那边的医院一晚上人都消失啦!”

  “嗯,我婶住这附近,昨半夜还听见巨大的轰响呢!说多半是地震。”

  “地震,怎么可能!医院那哪有塌下的房子?”

  “我姥爷说昨那里闪过一阵耀眼的光芒,依我看,系又一起外星人绑架案!”

  “小胖,你尽瞎扯吧,这世界哪来的外星人呢!要我说啊,一定是有秘密机构正研发新型武器,做绝密实验呢!”

  裔凡越听越觉得离谱,朝他们鄙夷地望了眼,应该都是附近上班的白领,忽地联想起今天还有排班。

  吃了几口面条,察觉桌旁站着一个身高勉强齐平桌面,穿着粉色睡裙的小女孩正直勾勾地盯着他,双眸中布满着无辜与哀求,裔凡放下筷子道:“小妹妹,你有事吗?”

  那女孩摇了摇头,裔凡继续嗦嗦地吃了几口,见她依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古怪得很。于是再次问道:“小妹妹,你认识我吗?”

  她先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裔凡还想继续问下去,见同桌的人忽然全都站起身,躲一旁邻桌坐下,齐用颇怪异的眼神瞅着他。小声议论道:“他是神经病吧?”

  “诶!我看是鬼上身!”

  “别胡说八道,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

  “你们别说啦,我闻着都起鸡皮疙瘩呢!”

  “嘘……轻点声,他在看着我们呐!”

  裔凡发觉周围的人都开始胆怯地望向他,顿觉莫名其妙。当他再次看向女孩时,她竟不见了。心中自嘲道:“呵呵!打从昨开始,怪事真不少。吃完赶紧走人!”

  超市坐落在综合医院至裔凡家的中间,这里过去并不远,仅十五分钟的步行路程。

  “三胖,要我搭把手吗?”裔凡瞧见超市门口满满垒起一堆货篓,店员三胖正忙着一筐筐往里搬。

  “哇啊!鬼、鬼、鬼啊!”三胖吓趴在地上,惊叫着。

  裔凡往他脑门上拍了掌,怒道:“大白天哪来的鬼,瞎叫嚷什么呢。”他也从地上抬起一筐货物大步朝里走。

  三胖在他身后躲闪着,战战兢兢道:“店长,真的是你吗?”

  “不是我是谁?你小子,是不是趁我不在,上班时间又喝醉酒了?”

  “没有!自从上次罚钱哪还敢!再说了我一个人可是忙得不可开交呢!哪有这闲功夫喝酒,到现在连午饭都没顾上呢!”三胖抱怨着。接着又好奇问道:“店长啊,昨你昏倒,救护车不是把你送去南街的综合医院吗?我看今早新闻说,昨夜那里人都失踪啦!我心里正惦记着你呢,一霎那功夫你就出现了!可把我吓坏了!难道你没住那家医院吗?”

  “没,我是送那了。醒来时医院真心住不惯,所以晚上就偷偷地溜回家睡觉了!”裔凡放下货篓道:“这些货物都统计过了吗?做入库了没?”

  三胖站那木讷道:“还没。”

  “那还愣在那干吗,快来做呀!”裔凡催促道。

  两人将所有的货品都整理完后,三胖道:“店长,你吃饭了没?我给你带。"

  “嗯,吃过了,你去吃吧!等等三胖,今天下午放你假,昨下午都是你一个人在这顶着,今天我补回!”

  三胖高兴道:“谢谢!店长!”转念一想又关心道:“店长,你这身体行吗?”

  “放心吧!我没事!对了,昨天真是谢谢你了!及时叫来救护车,还帮我看住这里。”

  三胖挠着头道:“店长,你这说哪的话呀!若不是你的推荐,我现在还在外面浪着呢!”他换下围兜,背起双肩包道:“店长,那你也注意身体啊!若觉得不舒服,要帮忙随时给我电话,反正我住的离这也不远!

  “好的!你快走吧!大男人的,唠叨啥!”裔凡摆手答道。

  下午超市里的生意很是颓废,直到晚上也没什么客人。裔凡无聊地盯着墙上的挂钟,时不时思索着逸飞之前说的话。

  当时针拨过二十二点后,他起身伸出一个长长懒腰后,提起一根铁钩,走向屋外。正拉下卷帘门准备打烊时,闻到身旁一阵酒气扑面而来,一女孩醉醺醺地嚷道:“老板,别关门!能给我拿瓶冰水吗?”

  d更/,新$最AZ快*上:酷)#匠3网j/

  裔凡见她双眼臃肿,手里拎着橘红色手提包,瞧得有些眼熟。突然想起这不正是早上在街旁撞倒过的那位女孩么!

  他关心道:“姑娘,你没事吧!”

  女孩晃着身子,神情恍惚道:“老板,快给我拿瓶冰水来!我好像醉了!”

  裔凡猫着身,从店内一旁的箱子中摸回瓶恒温水递给她,关心道:“醉酒不能喝冰水,你喝这瓶恒温的吧。你咋醉成这样,要不我帮你打辆车吧!”

  女孩点了点头,接过水瓶不停地在眼前晃悠着,裔凡帮她稳住瓶身,拧开瓶盖。温言道:“你喝慢些,别呛着了。”

  接着,在街边拦下一辆浅蓝色的士,车内一中年司机冒头张望道:“哟,醉酒的,我不驾。要是吐了我一车连清洗费都不够!”说着便要离去。

  裔凡赶紧拉开车门道:“师傅,帮个忙,一个姑娘家醉成这样,晚上自己回家多危险啊!你看都快睡着了,还能怎么吐。我出双倍的价,你帮我送她回去好吗?”

  司机有些踌躇道:“双倍啊!你说话可得算数啊?”

  “那是!你等着!”说完转身掖着女孩,帮她挡着额头抬进后座。向半梦半醒的她轻声问道:“喂,你先醒醒,你家地址是哪?我帮你叫到的士了。”

  女孩口齿不清地迷糊道:“西,街五百号,二楼。”接着倒向另一边的车门似乎睡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