裔凡忙缩回脑袋,观察着房内和窗外,焦急地思考着出路。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不留神,脚尖带到一硬物,低头一瞧心道:“坏了!”

  原来正是昨夜砸向绿幽狼的脑门,反弹至墙上后,落地上的那个钢杯。顿时心中怨道:“早不碰到,晚不碰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

  这只钢杯就这么带着“咣当、咣当……”的声响,径直滚上了房门外的走廊。

  那中年刑警大声斥道:“是谁在那,快出来!我是公安,我数到三啊!一、二……”

  裔凡无奈地迈出房间道:“是我!警察同志,我和他一起来的。”

  那中年刑警警惕地盯着他道:“你先过来!”待裔凡走近后继续问道:“你也是记者吗?”

  裔凡摇手否认道:“不,我不是!我只是回来拿手机的。”

  中年刑警询问道:“回来拿手机?你是这儿的患者吗?”

  “对!我昨早上突然昏迷,被急救进来的。实在住不惯这儿的病房,所以偷溜回家睡了一晚上,哪知一早起来,这里发生这样的事。”裔凡平静的回答着。

  中年刑警沉默了会继续道:“我叫赵凯,是负责这次失踪案件侦查工作的警官,你们现在对此案有涉及,所以两位跟我去楼下做份笔录吧!”

  逸飞惊恐地对赵警官申辩道:“啊!警官,我们可是守法公民啊,不是什么罪犯呀!”

  “你放心,这是例行程序,你们作为这里的公民有义务协助警方调查吧!”赵凯严正地回应道。

  两人被带到一楼临门的一间办公室内,里面有不少警察正忙碌着。

  逸飞拉长着脖子,到处东张西望着……

  裔凡心道:“这里应该是被警方作为临时指挥部了吧!”

  赵凯脱下外套,理着衬衫的衣领子,在墙角的办工桌旁坐下,指了指桌边的其它靠椅道:“你们也过来坐!”接着转向两人身后的女警道:“小岳,你来协助做记录!”女警端着笔记本电脑也在一旁坐下。

  见四人落位后,赵凯肃穆道:“刚楼上匆匆介绍了下,你们可以称我为赵警官,称她为岳警官。那么首先请两位先出示下自己的身份证件。”

  逸飞从口袋掏出二代身份证递交给女警,裔凡尴尬道:“赵警官,我这出来的急,身份证什么的都没带。”

  赵凯皱眉道:“那先说下你的名字,然后报出身份证号!还有现居住地址,工作单位。”

  裔凡答道:“我叫裔凡,后裔的‘裔’,平凡的‘凡’。现住在南街八百五十弄七号三零二室,工作是元友超市的店长。”

  看6#正s版章7节上酷5…匠。H网V

  一旁电脑的键盘击打声不绝于耳。

  赵凯双目盯着裔凡道:“嗯!继续说说,你从进医院开始至出来这段时间的整个经过吧!”

  “我在三个月前发现经常会无故地流鼻血,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我是脑瘤晚期,断言活不过半年。昨天上午理货时突然昏倒,同事拨打急救电话将我送进这里,醒来时已是晚上了,具体几点没注意。然后住不惯这里的病房,就溜回家了。早上醒来后,才发现手机不在身边,想起落在这,就回来拿了。”

  赵凯双目锐利地直视裔凡,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走正门,哪怕这里被封锁了,只要走正规申请流程,也是能进来拿回东西的。”

  裔凡微笑道:“赵警官你说的是没错,但流程一般来讲都需要很久,手机这东西得一直用啊,无论公私都需要用它作联络工具。”说着语气忽然急转道:“然后我不喜欢警察,特别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气氛。理由的话,我想说我父母是被人谋杀的,但直至今日都被定性为是意外车祸!”

  赵凯寻思道:“你父母叫什么名字?”

  裔凡激动道:“我父亲叫裔雄,母亲叫林美!”

  赵凯别有深意地注视了他会,然后转向逸飞同样询问了遍相同的问题,不久让两人在笔录上签了字。转而温言道:“你们可以走了,如果有需要协助的,希望你们尽量配合,至于想起什么也可以随时给我来电!”接着将写下电话号码的两张便签条递给两人。

  这一折腾竟已过午时,两人相继出了医院,见记者们手里捧着盒饭仍未离去。由于新闻报道不少亲属也从四面八方赶来,有的在门口嚎啕大哭着,有的点蜡烛祈福,也有的找法师做仪式感应,一些情绪失控的家属则被妥善安置进一旁的临时救助点。

  逸飞拉住裔凡避开人群,小碎步离开医院百米后,他见甩开人群后,悄声道:“裔凡,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裔凡仍为父母的事而情绪波动着,不耐烦道:“什么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

  “你看!”逸飞从卡其色坎肩的左侧口袋里,摸出一张折起的薄纸,他小心地掀开,原来是一页万年历,正面的红字印着:十月十九日。

  裔凡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页印着前天日期的年历纸吗?”

  “嘿嘿,这张可是我刚从三楼护士站墙上撕下的,你不觉得奇怪吗?当我第一眼瞧见的时候,就觉得怪异了。你想昨天日期是二十号,但那本年历的第一页为什么是前天的呢?”他得意地笑问道。

  裔凡辩道:“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可能是昨天护士忘记撕了呢?”

  逸飞点头道:“可不是嘛!我也是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和你分开去其他房间找线索!”

  裔凡被他说得勾起好奇心,插言问道:“哦!那发现什么了?”

  逸飞推着滑下鼻梁的眼镜架道:“三楼的房间我只去了走廊东侧尽头的一间,什么都没发现。然后警察就把我们带去做笔录了。但在刚才那间做笔录的办公室里,我发现那墙上也挂着一本日历,上面首页的日期竟和这张是一模一样的!”

  裔凡回想起,逸飞刚才确实在那左顾右盼的。寻思道:“你意思是,医院那里的时间或许是前一天的?”

  逸飞托着腮帮子道:“不知道,我觉得还得再去那里查一次。只有收集到更多的信息,才能作出判断嘛!”

  两人同时陷入沉寂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