裔凡拣拢所有散落的画稿筒,小心翼翼地重新用皮绳固定后,递还给女孩。察觉她仍有些沮丧,愧疚道:“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才会变成这样。”

  女孩立即放下眼前的镜子,微笑道:“没关系,是我抱着太多东西了,也没看清前面的路。真是对不起!”

  裔凡悄悄打量她,那女孩有一张白皙稚嫩的瓜子脸,一双单凤眼中流露着明净与清澈,秀美的鼻尖下藏着一颗樱桃小嘴,只是此刻额头肿起的小胞,让这张美艳可人的脸上增添着些许违和感。

  不经意间,裔凡忽地抬起右手,用食指尖轻轻地点了下女孩额头的小胞,指尖上缠绕的白芒瞬间将那里消褪了。

  “咦,你这是干吗?”女孩被裔凡的这一举动吓得后退了半步,警惕地瞪着他。

  裔凡自己也吓了跳,刚刚的这一动作并不是出自他的大脑意识,更像是潜意识里的本能反应。他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做出刚才那样的举动,他骇然地盯着右手的食指。

  蓦然想起女孩还在注视着他,慌乱地对女孩不住地道歉道:“啊!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触一下那个胞,想帮你复原。”

  女孩狐疑地看着他,有些气恼道:“那胞别看小可是很疼的,别说碰一下,就是拿指尖轻轻点一下都超疼的嘞!咦!刚才你碰到的时候,怎么没感觉到疼呢?”说着她举手轻轻地触碰着额头,发现那里的肿胞竟不见了,接着拿起化妆镜继续照了照,瞪大着眼睛对裔凡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裔凡神色仓皇地将手中的画稿筒全部塞进女孩的怀里,疾步离去。

  “唉,等一下!”女孩低头收拾物品,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哪里还有裔凡的身影。她埋怨道:“真是个怪人,我还没道谢呢!跑得真快!”她见人群中再也找不到那人的身影后,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埋怨道:“哎呀,惨了!又要迟到了。”

  西郊综合医院门口,一条细长的黄黑警示带将门口封围着。一旁驻扎着不少新闻车,记者们都争相抢着第一手报道。

  “你好,观众朋友们!我现在是在位于本市西郊的市立综合医院门口,我们能看见医院门口都已被拉起了警戒线,里面仍有许多人员在做收集与勘查工作。目前对于昨晚发生在这起离奇事件,相关部门还未作出相关申明,请大家继续关注我们,本台将就此事作后续报道。”

  |酷匠(8网首发》

  裔凡绕过正门沿着医院的外围,溜进一旁无人的胡同里。随后抬头估摸着哪个位置翻墙进去,能离住院大楼最近。他捣腾着旁边的树杆,挑了一棵最结实的树木。

  “裔凡?你是裔凡吗?”裔凡着实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回头瞧见一个身形不高偏胖,上身套着件卡其色坎肩的家伙,正唤着自己的名字。

  “嗯?你是谁?”裔凡诧异道。

  那人用手指推着滑下鼻梁的金属镜架,笑嘻嘻道:“我是逸飞啊,不会吧!才毕业没多久已经把我都忘了?”

  “逸飞?”裔凡回想着,“大学同系里确是有个叫逸飞的同学。印象中他是一个瘦瘦的小男孩,一直不太引人注目,喜欢独处,不好运动,挺宅的。但他非常聪明,因为每每考试都能入三甲,记得与他唯一的交集,便是找他拿作业答案或课件笔记,有时候还会找他帮忙做考前辅导。那时,他十分喜欢诉说一些不知道哪收集来的玄幻离奇故事。”

  裔凡仔细打量一番,虽然记忆中的模样和现在真差得挺多,但这脸型瞧得还真像。惊讶道:“咦,怎么是你!你跟以前变化好大啊!好像胖了许多!”

  “嘿嘿,是吗!的确胖了些。哈哈!”逸飞憨厚地笑着,腆着啤酒肚继续道,“裔凡,怎么那么巧,你也在这?难道你也想进里面去吗?真想不到你现在也对异闻感兴趣啊!以前跟你聊这方面的故事时,你可总打着哈欠,这是什么时候转性的?呃!不会是你现在和我是同行吧,都是搞媒体的吗?”说着他警惕地瞪着裔凡。

  “嗐!你这是说的哪门子话呢,你知道我是一个非常客观注重事物本质的人,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再说了我是非常讨厌记者的。倒是你现在怎么会去当上记者的呢?”裔凡打着哈哈,慢悠悠地反问道。

  逸飞松下一口气,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他道:“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对离奇故事最感兴趣。毕业后麽,自然去找对自己胃口的事情干啦!中间也吃了不少苦,最后遇到一家杂志社,里面都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喏!这次正好遇到这活我就接下啦!嘿嘿!”裔凡接过名片,瞥见上面写着《异闻杂志社》编辑逸飞。

  “裔凡,你不会不知道吧!这里发生的离奇事件,现在满大街小巷都在传呢!一夜间两百号人就这么消失了,连个线索痕迹都没。我多次跟医院正门的警察交涉想进去采集些素材,但都被无情地拒绝了。凭我多年来对异闻执著追寻的第六感,这次一定是个大事件。”逸飞托着腮帮子作沉思状道。

  裔凡心里咯噔一下道:大事件!你还真能估摸。

  踌躇间,逸飞猜忌地睃了眼裔凡,继续问道:“裔凡,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咋会在这?我们既不是同行,那你来这里干吗呢?”

  裔凡心道:昨夜这里发生的,要不要和他说呢?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件,确是我身临其境,但正常人都会把我当疯子吧!正举棋不定之际,瞄了眼逸飞心中又道:呵呵!瞧他这样对异闻狂热的执著度,也算是疯子了。这事他多半会信。不过呢,虽是大学同系的,但平时可没什么交集,为自身安全着想还是隐去的好。俗话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麽!

  拿定主意后,裔凡装作无可奈何道:“老兄,实不相瞒。我昨天在上班的时候,突然昏迷被送进这里急救。醒来时,实在不想待医院过夜,就偷偷地溜回家了。哪知早上一觉醒来,新闻说这里的人都失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