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2匠网OJ唯q一}N正p版,5其$他7%都是盗版EK

  黎明时分,一道阳光探进林中,透过树叶的缝隙点点落在草地上,几只麻雀正唧唧喳喳着,在枯叶上蹦得不停。

  “啊!”一个身着长袖蓝衣制服的妇女惊声尖叫着。她拽紧扫帚柄,惊恐地盯着地上躺的血人,眼中满是怖畏。

  裔凡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正卧在草地上,抬头懵然地望着她……

  “啊……”那妇女使劲提高分贝,冗长着拖音,撒手甩下帚柄,转身跑得飞快。她的叫声彷佛震动着这里的每一棵树木。

  尖叫声同时也惊动着周围不少晨练的人,围观的人越聚越多。不知谁先拨通手机嚷道:“喂喂!是幺幺零吗?我要报警,这里有个人浑身是血倒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的!你们快派人过来看下呐!”

  “唔?这是在说我么!”裔凡心中疑惑道。他站起身发觉自己的双手和衣物沾满血迹。随后摸着昨晚被重伤的肋骨、左腿和手臂,所有的伤处都已痊愈,一点疼痛与异样感都没,就连一丝伤痕都未见踪迹。

  裔凡突然记起那一身黑袍的女孩,在人群中大声喊道:“楠星月,你在哪?”他对照着周围每个人的身影与脸庞,但是哪都找不到她。

  围观的议论声逐渐鼎沸,瞧这里外各三层包围圈的阵势,他意识到:得赶紧离开这的是非之地。那么多人像剧院看戏般指指点点已经够麻烦了,要是再来警察那怎么都解释不清啊!

  裔凡忽然指向人群外大喊道:“导演您来啦!大家快让让!这里在拍戏呢!”

  趁大家挤开着人缝,往后眺望时,他一溜烟地窜出人群,一路尽挑偏僻无人的小道跑回家中。

  裔凡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身上仍旧套着医院那件病服,只是现在上面布满了血迹斑斑的硬块。额角大面积淌下的血痕正凝固在左脸庞,难怪刚才那些见自己的人都被吓得不轻。他忙脱下所有染血的污渍衣裤丢进洗衣机,自己则在淋浴房里冲了把凉水澡,回想起昨夜发生的种种怪事,杂乱纷飞的思绪久久无法让自己平静。

  “叮铃铃……”客厅响起电话铃,裔凡裹着浴巾,提起话筒道:“喂!你好!”

  “裔凡啊,你这是到哪去了呀?打你手机都不接,可真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着急的关怀声。

  “是雪姨嘛,我没事。昨个太累了,所以一到家,倒床上就睡着了,现在才起床呢!”裔凡心中涌起一股暖意,父母遭遇车祸双亡后,每每都是母亲生前的这位好友雪姨一直在关心照顾他。

  “哦!那就好。昨上午我在你那烧了几道,你最爱吃的小菜在桌上盖着,你吃了没呀?”她缓下焦急的语气,期待地问道。

  “嗯,味道很好!雪姨,我已经长那么大了,能照顾自己,真不用劳烦你一直来给我送菜。”

  “什么自己照顾自己,你天天都在外面吃,营养不良呢!再说我不关心你,谁来关心你!哎呀,难道你有女朋友了,觉得我碍事了吗?裔凡,放心!阿姨懂的,不过呢!外面坏女孩多,得先带给我看看!我来给你把把关。嗯!我得要好好打扮下!话说时间真得好快啊,一眨眼功夫裔凡都快要成家了,而我都已经变老了……”

  “不是啊,没有啊!雪姨……”不管裔凡怎么努力,雪姨却仍然自顾自幻想地说着:“裔凡,什么时候带给我瞧瞧呀?”

  裔凡心道:“喂、喂、喂!不用这样无止尽吧!”接着,他继续温言道:“雪姨呀,你一点都不老!不过我真没女朋友!只是不想让你再劳累了。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后,这些年你一直都含辛茹苦地照顾着我,甚至都没组建自己的家,我很过意不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突然怒道:“说什么话呢,我和你不是一家子的吗?你小子头上该吃麻栗子。”接着缓下语气继续道:“对了,下月的第一个周六你外婆特地从县里过来,说一定要看看你。到那天时,你来我家吃晚饭,千万不可忘记噢!”

  裔凡心中一紧正色道:“好的,雪姨,我知道了!”原来他的外婆早就过世了,这是他与雪姨约定的暗语,意思是指找到与他父母那场事故相关的证人了。

  “嗯,那就这样!不多说了,现在天气转冷了,要多注意保暖哦!别逞强装酷!”挂断电话后,雪姨惆怅地叹息道:“裔凡,其实过意不去的应该是我啊!小美,他的性格可真像你啊!”

  裔凡听见“嘟嘟”的忙音声后,放下话筒。忽地想起:“手机还在医院的病房里,昨天背着楠星月跑得匆忙,什么都没拿!说实话真不想再回去,昨夜那血腥的场面现仍历历在目,但拮据的生活费真不足以再买一台。”

  正值一早上班族高峰时段,南街上人来人往,一片忙碌的景象。

  一家电器铺的橱窗里,正播报着早间新闻:“昨日本市西郊的一所综合医院内,发生集体失踪事件。院内近两百名的医护患者突然集体失踪,现场无任何线索,若有相关知情者请速与本台或公安局联系。目前具体失踪人数尚在统计中……”

  裔凡驻足聆听着新闻,心中诧异道:“集体失踪?怎么可能!昨晚医院那到处都是大滩血迹和血肉模糊的尸体啊!”这一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哎唷!”一个长发披肩的娇弱女孩撞上他的肩膀。

  “对不起!”女孩率先道歉着。她手里的画稿筒散落一地,裔凡急忙蹲下帮着一起拣,慌忙间两人的额头又撞到一快儿。

  “啊呀!好疼。那个真对不起!对不起!”女孩拼命揉着额头,再次抢先道歉道。

  裔凡被她一个劲道歉得不好意思道:“应该是我说对不起,刚刚没注意到你。”见她咧着嘴角,表情痛苦的样子,他满怀歉意道:“刚才那下是不是撞得很疼?要不你先在旁边休息下,我现就帮你把筒都给捡回来。”

  女孩倚在一旁,从橘红的爱马仕时装手提包中摸出一面化妆镜,仔细地照着额头自语着:“呀,都出胞了!这可怎么见人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