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南街格外冷清,街边的店铺都早已打烊,两旁的路灯散着橘色的幽光,整条街的气氛静谧得令人屏息。

  裔凡心道:“这附近安全的地儿,除了自个儿家还有其他地方吗?可是这么晚背着个陌生女孩回家,好像着实有些令人浮想联翩呐!”忽地他回头偷瞄一眼背上的女孩,心中好奇道:“她声音那么好听,不知道长什么样的?”

  “噼啪,噼啪!”身后传来一阵劈哩啪啦玻璃的爆碎声。他见身后的路灯正由远及近的逐排碎裂,晶莹透亮的碎屑在空中莹莹散落着……

  之前在医院经历的事仍心有余悸,如此诡异的现象不敢再存有任何好奇,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恐惧感。他双手托稳楠星月,腿上加足力朝前猛跑。

  身后的爆裂声响愈来愈近。

  匆忙间,他慌不择路地拐进身侧的岔口,这是一条由两幢公寓楼间隔而成宽度不足两米的小径。地面陡然开始震裂,脚下的路面不断分解成诸多不规则的石块,径直陷入黑暗的地底,裔凡惊恐地朝尽头的光点冲刺着,颠簸的路面扭曲着眼前的景象。

  “上一步,再跨一步,仅一步就可以了!”裔凡内心自我鼓励着,身体所有的机能都已到达极限,体内翻江倒海的触痛感,让五感变得异常敏锐,每一刹那都成煎熬。

  裔凡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几乎虚脱的他用最后一丝力气跃上小径的尽头。他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息,感觉脚下的双腿已然失去知觉,在那不受控制地拼命颤抖着。

  身后路面已完全隐没,黑得深不见底。怪异的是,两旁的楼宇却仍完好无损地屹立在那。

  他已经无力再去思考这个异象。继而拖着那双乏力的脚,径直向眼前的绿林迈去。

  沿着蜿蜒的石板路,直至林中深处。裔凡心道:“借着这片掩护或许能摆脱它们。”他的视线忽然变得模糊起来,脑中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放缓脚步,调整呼吸,心中恼道:“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先是晕倒在地,现眼睛又看不清,这病敢情是愈发俞重了。”

  突然他的脚腕处一紧,一股电流刺痒的麻痹感从脚掌扩散至全身,身子骨不由自主地倒地抽搐着,背上的楠星月也跟着他一起侧翻在地。

  “楠星月!你没事吧?”裔凡颤声问道。发现她仍没回应,他强扭着身躯,伸直右手想去勾住她宽大的金丝边袖口,将她拽回身前。

  “啊!”裔凡吃痛地叫出声,一只黑靴踩着他伸直的手背,那人低头漠然地望着他道:“卡多,真是这个人类躲过泰的星移阵吗?怎么看都不像啊!喂,臭小子,你是谁?为什么认识她?”说着他收回缠住裔凡脚腕的电鞭,用手指了指楠星月,踩住裔凡的那只脚越发往下使着力。

  裔凡感觉不到电流的麻痹感后,右手的疼痛感却变得越发强烈起来。他仰头见那人和里尔一样穿着黑袍,左脸颊纹画的三条菱形图案延至颈部。思道:“看样子,他们应该是里尔的同伴。”

  裔凡胡乱答道:“认识,当然认识,我还认得你爷爷呢!”他蜷起躯干挪动屁股,接着左手从腰间摸出那把方才捅过绿幽狼的水果刀,庆幸那时捡回一直兜在身侧。话音未落,左手一刀便狠狠地刺入那只踩住他的黑脚。

  “唉呀!臭小子,你真活得不耐烦了吗,敢刺我?”那人后退一步,抬腿剜出刀刃,扬起电鞭朝着裔凡的脊背一阵猛抽,紧接着将他踹进一旁的密林中。

  “鲁克,别管那人类。正事要紧!”卡多出言制止仍欲追向深处的鲁克,然后屈膝伸指探着楠星月的鼻息道:“她没事。泰,带上她,我们即刻回圣域复命。”

  身侧的泰双手结印,楠星月的身体慢慢浮起,地上出现的五芒星阵内伸出五根菱形石柱,蓝色的萤光在石柱间波光粼粼,当蓝光汇聚至石柱顶端完全封闭时,里面的人骤然消失不见了。泰怒道:“不对,卡多!是幻象,她人呢?”

  幽暗的密林深处,夜空中的皓月透过宽阔葱郁的树冠,星星点点滤在一棵樟树下,楠星月检查着裔凡的伤势,柔声关切道:“是不是很疼啊?”

  裔凡害羞地逞强道:“还好,我没事!”

  更L5新%i最快/上F●酷匠。w网

  “别逞能,你的肋骨与背身伤得有些重。先暂且忍着点,离开这儿后,我就给你疗伤。”楠星月半蹲着,拿起裔凡的右臂挂在肩上。

  “嘿嘿!郡主,可惜呀!我们都以为追不上了呢!你倒是和你父亲一样仁慈得很呐!为一个下贱的人类,白白浪费逃跑的机会,真是不值!啧啧!”鲁克阴阳怪气地讥笑道。

  卡多从后侧贴近,咄咄逼人道:“郡主,你可见到里尔了没?”

  “卡多,不必问了。里尔哪是她能应付的,若遇上了,哪还轮得着我们,早带她回去邀功了。”泰也从侧面逼近,抢言道。

  楠星月没理睬他们,用余光扫视四周,发现卡多、鲁克和泰呈三角势,将他俩围在正中央。她悄声对裔凡道:“他们三个一起我打不过。刚才对付一个里尔已经让我倾尽全力,甚至用了禁忌之力,你如果再跟我在一起,肯定会死。待会儿我来挡住他们,你就快跑。想来他们的目标是我,不会来追你的。”

  裔凡没答应,反问道:“那你呢?之后怎么脱身?”

  见楠星月沉默后,裔凡犟道:“如果你不能安然地脱身,我也不会走的。”

  楠星月诧异地问道:“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裔凡坦然道:“死?谁会不怕死!但是我已是将死之人。自从查出患脑瘤晚期后,生命也就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回想今夜发生的一切,也许与你相遇真的是命中注定的!我们虽相处时间不长,但也算患难之交了。与其在剩下的时间里等死,我更愿意用最后一丝生命来保护你。”

  楠星月定睛注视他道:“你真的确定吗?愿意一直保护我,直至生命的终点?”

  “当然,我愿起誓!”裔凡不假思索地道,“虽然我没你一样的力量,但我愿意燃尽生命最后一滴血,为你挡下所有的一切危险。”他眸子里散发出坚定的光芒与毅然的决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