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我呢!”一阵娇脆的声音传过来。

  安琪?!

  “你怎么在这儿?”我有些吃惊。

  “怎么?允许你在这儿就不允许我?”安琪一副耍无赖的嘴脸。

  “我也要跟你去日本!”安琪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不放手。

  “诶!干什么,这么多人。”我想要挣脱开来,但是无奈怎么都挣脱不开,也不敢用劲去扒开安琪,怕她受伤。

  “不!你不让我陪你去,今天我就赖在你身上了!”安琪顺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怎么说呢,就像是菜市场你把一个女人轻轻撞了一下他就抓住你的衣襟说你耍流氓的那种泼妇一样。兄弟们一看这情形也纷纷回避。

  “别...别走啊!”看着兄弟们纷纷撤去,我的心是哇凉哇凉的。

  “姐。你饶了我吧。”我此时心里的阴影面积约五平方公里了都。

  “可以,只要让我跟着你去日本。”安琪阴险狡诈的笑。

  “你就这么想去?”我问道。

  “对!”没有任何的修饰,没有丝毫的掩饰。

  就一个字。

  对!

  “那好吧。”我已经彻底的投降了,看着安琪一脸嘲讽的表情,我无奈的笑了笑。

  “说到做到哦。”安琪将我松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说到做到,说到做到。”我无奈的扶住安琪的肩膀“大小姐,现在可以回去了么?”

  送走安琪,我坐在沙发上又陷入了沉思。

  “啪,嘶~”一口大前门香烟从嗓子眼流入肺中。

  “咳咳。噗哇!”我被辛辣的味道呛的直咳嗽。

  “杨军风!杨军风!”我拍着沙发扶手喊着。

  “六哥,怎么了?”杨军风闻声赶来连忙问道。

  “介是嘛烟?这么辣人!”我被呛的不禁眼泪都流了出来。

  杨军风脸一红,尴尬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六哥。咱现在帮派里已经没有什么资金了。所以香烟啥的都是比较差的那种。”随后杨军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皱皱巴巴的“将军”

  “六哥,我这儿还有留给自己抽的将军。如果你抽不惯那个,就抽这个吧。”

  我摆摆手回绝了杨军风的烟。

  这几天连连征战,人力物力财力也几乎都已经消耗殆尽。现在除了前街这些产业,属于自己的东西几乎就剩不下什么了。

  “苦了兄弟你们了。”我说道。

  “没啥,咱既然跟定了六哥就得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抗。”杨军风嘿嘿的笑着,憨厚朴实的样子洋溢在脸上。

  “好兄弟。”我拍拍他的肩膀。

  没过多久,王叔就给我来了电话。

  “喂,徐亮啊。”刘叔的语气里带有着些许的兴奋。

  “咋了?王叔。”我一听就知道应该是什么好事情。

  “你的那个叫什么薛子阳的兄弟,我已经给你送到医院了”刘叔说道。

  “真的么?太好了。”我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但是,我有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要跟你说,你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王叔说。

  “什么情况,你就说吧。”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许薛子阳会永远醒不过来的准备。

  “你的兄弟因为失血过多,大脑已经出现了短暂性的休眠。但是依靠现在那么先进的医疗技术想要让他醒过来也并非难事。但是医生告诉我,这种失血之后短暂性丧失记忆的可能性高达80%”王叔一字一句的跟我说着。

  呼~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能醒过来就是我最大的奢求了,其他的没关系。记忆丢了可以再找回来。但是人没了一切都完了。”

  “嗯,好。我就是给你提个醒。”王叔说道。

  “好,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挂了。”我拿起一根大前门放进嘴里。

  “好,等薛子阳醒来我再跟你联系。”王叔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刚要拿起打火机,一看烟的牌子。就把烟从嘴上拿下来重新插进了烟盒里。

  晚上就跟着兄弟几个去吃饭,几个人都喝了点酒。摇摇晃晃的,你扶着我我掺着你的走在大街上。

  突然就听见小巷里好像有什么人在喊救命。我们其实不爱管闲事儿的,但都喝了点酒。都起哄想过去看看。

  但里的越近我却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这声音好像似曾在哪儿听过。

  渐渐的好几个人的轮廓浮现了出来,大概能看出来有个男人在脱另一个人女人的衣服。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女人,不对。是女孩在绝望的呼救着。

  “哈哈,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就你的!”一个满脸猥琐样子的男人一边摸着女孩的胸部和大腿一边用嘴巴在女孩的脸上蹭来蹭去。

  “破喉咙!破喉咙~”女孩这么一叫我算是听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安琪!

  “安琪!”我大喊着就冲上前去“你敢再动她一下试试!”我一拳打在男人的身上,男人后背“砰”的一声就撞在了墙上。

  最@新1!章6节3上F酷D匠!网u

  “敢来坏了爷爷的好事儿。兄弟们上!”猥琐男一挥手,身后的五个男人就朝我冲了过来。

  刚刚跑的太急,后面的兄弟还没跟上来。不过胡同相比来说比较狭小,只得容下两个人并肩行走的距离。依靠地形的优势,我双手一撑墙双腿抬起,一下就踢在那人的脸上,口水到处乱飞。那人到在地上晕了过去。

  “呵,就这点本事还敢来干这事儿。”我冲过去拎着另一个人的领子就是朝着鼻梁打。一拳见血!每一拳都有丝丝血液迸发出来。

  凭借着自己现在的能力,在这几个人中,单挑谁都不是我的对手!

  “快...快跑!”猥琐男被我直接吓怂了,转身就要跑。

  但是杨军风和魏家财突然出现在胡同的后方。将他们的退路给堵了去。

  “你...大哥,我知道错了。”猥琐男噗通一下子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我一脚踹在他的脸上“就这点本事还来动我的人?”

  “大哥别杀我,我知道错了。”猥琐男求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我看着他那猥琐的面孔就气不打一处来。

安琪在一旁整理好了衣服走过来“徐亮,别杀人。”

“好。”我一口答应下来。

“去,把他的手砍下来。衣服扒光烧掉!双脚捆上。底下那玩意给我砸烂!”我一声令下杨军风和魏家财就拉着猥琐男进了黑暗小巷子,只听一声声的惨叫之后。猥琐男被鲜血覆盖着拖了出来。

“这种人,就该这样。”我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