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一个人蹲在街角。

  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

  啪打火机清脆的声音之后是一束带着温热的火苗,红色与黄色相互交织着。

  靠近香烟一口辛辣的味道传遍整个口腔。

  嘶~烟雾蹂躏着肺部,一阵阵刺痛传来。

  咳咳。

  看着并不怎么蓝的天空,灰蒙蒙的。

  薛子阳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而陆少珲也受了重伤...一抬头,一家拉面馆,进去坐了坐。点了一碗拉面。

  J◇酷W|匠P网bj首E发

  热腾腾的拉面端上来我看着拉面我却愣住了。

  热气在拉面上盘旋,我却怎么的也拿不起筷子。眼泪顺着脸颊滴入面里。

  “快吃,现在不好好吃饭长大了没工作就和旁边的叔叔一样。只能哭了。”一位年轻的妇女对着自己的孩子说道。

  我现在有那么老么?我没有去管女人在说什么,提起筷子吃干净面走出了面馆。

  我像一只孤狼,独自在野外游荡。

  风里夹着雨,刮在我的脸上。

  我摸了一下脸颊“嗯?下雨了?”

  冷风吹得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一个孤零零的。

  任凭雨水洒在脸上,我轻轻的抽泣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我是否流出了泪水,也不知道雨水是否变成了泪水从眼角滑落。

  心中就好似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想去哭诉,但是却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才能释放我内心中的痛楚。

  轰!

  一声炸雷,老天爷也好像为我的悲惨遭遇感到惋惜。

  我龟缩在墙角,周围有散落的空啤酒瓶各种垃圾。

  我究竟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

  看着远处一位妇女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牵着他的儿子。他儿子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我为什么就不能和其他人一样过一个平平淡淡的生活?

  “喏。”一只纤细的手递过一听铝管啤酒。

  我抬头一看,一张说得上熟悉但又很陌生的脸映在我的面前。

  “怎么是你”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怎么?这儿又不是你家开的。”安琪应声坐在我的旁边,也不去管裤子是否会沾上污泥。

  “谢谢。”我接过啤酒,轻轻一拉。

  呲,啤酒发出了它应有的出气声。

  咕嘟咕嘟一口啤酒下肚,不禁想起了和兄弟们在一起喝酒吹牛逼的场景。心里一酸,眼睛也不由自主的模糊起来。

  “对不起,让你看见我这个样子。”我抽吸着鼻涕用手掌抹了下眼睛。

  安琪一把将我搂住,埋在怀里抚摸着我的脑袋“哭吧哭吧,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心里一酸,渐渐的也放声下来。

  雨,淅沥沥的下着。雨点打在我俩的身上。

  “你还讨厌我么?”安琪也打开一听啤酒喝了一口。

  “没有,从来没有。”我说道。

  “那你为什么...”安琪说着停了下来。

  “那时...我们还不懂得什么叫做爱。”我缓缓吐出几个字不禁叹了口气。

  仔细想想,当时只是喜欢安琪的外貌罢了。

  “那如果回到半年前,你还会为了我去和李虎拼么?”安琪问道。

  我陷入了沉思。

  是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当初和李虎闹矛盾之后才发生之后一系列的事情。

  “我...我不会...”我低下了头,看着地。

  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件事我不会沦落到现在一个人的地步。

  如果没有当初那件事我不会让陆少珲受伤,薛子阳成现在这样。

  如果没有当初那件事说不定父亲不会离开我...

  我...后悔了。

  “不会啊...”安琪叹了口气,但是我没看到的是她的眼角竟然闪出了丝丝泪花。

  “走吧天太冷,去我家休息一下。”安琪说着就拉着我的手臂朝着她家走。

  “额...不...额...好吧。”拉拉扯扯,一转眼就到了楼下。

  半年前,还是这熟悉的地方。但人已经不一样了。

  “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安琪递过来一杯刚沏好的茶。

  “谢谢”我接过茶一口喝了个净。

  “扑哧”安琪一下子就捂着嘴巴笑出了声。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哪有像你这么喝茶的?”她笑着又给我倒了一杯。

  我摆摆手,拿起茶杯又一口干掉“只是水一样的东西,不用那么多礼数吧。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喝茶的,又涩又苦哪里好喝了。”

  “你呀你呀。”安琪双手端起茶杯仔仔细细的品。

  “西湖龙井。先品其行,后闻其香”安琪轻轻地抿着。

  我学着安琪的样子细细的品味着。

  “喝茶要用舌尖细细的品味,舌根会苦的。”安琪说道。

  舌尖轻轻的点一下茶水,一股苦涩的味道伴随着茶水从舌尖一直滑到了舌头的根部。但随后一股带有清香的甜味从喉咙里涌出,好似潮水一般。

  “嗯!”我不禁呻吟一声。

  “呵呵”安琪看着我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你看我说的吧。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苦涩。”安琪继续品味着茶水。

  “甜的...甜的...”我激动地说道。

  “其实人生也是这样。”安琪的手打在我的肩膀上。

  “经历过各种的见那困苦之后才能有风光的日子。正所谓苦尽甘来,就是这个意思。”安琪说。

  “苦尽甘来...苦尽甘来..."我默默地念着。

  也许只要将这段苦日子熬过去。好日子就来了呢。

  铃铃铃我的电话响了。

  “喂,您找谁。”

  “徐亮!你疯了?”电话里传来民警王叔的声音。

  “怎么了?”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都已经上通缉令了知不知道!”王叔很着急的说着。

  “通缉令?为什么?就因为我抢了包血?”我问道。

  “什么一包血啊!要是血的事儿我就给你压下来了。你这...监控录像都录下来了,是劫持人质啊!”王叔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劫持人质?”我不禁吓了一跳,要知道在天朝劫持人质的罪名可不算小了。

  “快点!今天晚上九点,人行天桥咱俩碰面。这里不方便说。”王叔说完就匆匆的挂掉了电话。

  “安琪,我还有些事。我先走了。”我放下茶直接向门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这几天有些懒没更新。大家是不是都不耐烦了啊...还是认为我彻底弃书了?哈哈,放心吧。既然我说到不弃书要更300+章我就会说到做到。对了,给大家个剧透。这本书的剧情已经走到三分之一了。时间还是蛮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