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我一声令下,只见那二百多人好像离弦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嘴里还时不时的有几声怪异的叫声。

  动我兄弟者,诛之!

  手中拿着锃光瓦亮的砍刀,我奔跑在最前端。前面两个混混挡在我的身前。纷纷举着砍刀。

  “死!”我大喊一声,砍刀顺势直劈而下,带着怒气,带着仇恨。

  复仇之刃!

  这就是地狱的使者到人间进行杀戮复仇!

  血液浸在了刀刃之上。

  血腥味突然如爆浆一般在空气中迅速的弥漫开来。

  每一滴血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每一颗神经末梢都在疯狂的运转着。

  鲜血供养了我,而我就是为血而诞生的地狱使者!

  杨炎杨越也反映了过来,发现这是一个计。他们已经被前后包围夹击了。但是他们此时那里还有人去撑身后?

  “小越,小炎。顶住后面的事儿就交给哥哥我吧!”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拍着胸脯说道。“只要把他们的领头喀嚓了,他们就没有战斗能力了。”

  杨越苦思冥想但也只好点点头“小心点。”杨越说道。

  “放心吧”说着男人就提着刀走出了门外。

  “喝啊!”我已经杀红了眼,只感觉身体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血液在体内快速的循环着。

  一朵朵殷红的血花在空中绽放。

  突然,我的不远处站着一名提着片砍的中年男人。

  “你就是清义社的老大?”那男人显然是很看不起我。“哼,小小年纪本事还挺大,不过光靠别人的力量可不算什么英雄好汉。”男人说着将砍刀随手一丢“看在你还是小孩子的面上,我不用刀,让你。”

  这么大了个人了还谈单挑?丢不丢人?即便我不和他单挑他又能把我怎么地?我叫来的人那也算我的实力之一。

  但是,我今天非要和他钢!

  我提着刀,笑吟吟的看着他:“是么?那好,我也不用。”我说这也将手中的刀扔在了一边。

  所有的人全都停下来看着我和中年男人的决斗,他们从中间散开,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是一片较为宽阔的场地。

  “不要年少不知轻狂!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男人朝着我就冲了过来,一拳就要打在我的脸上。

  太极,四两拨千斤!

  拳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快要挨到我的身上的时候,我突然一个侧身躲过了那一拳,用手抓住他的手臂使劲一扽,脚下绊住他的腿。

  啪嚓!

  中年男人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啃泥。

  “继续?”我侧过头挑衅的说道。

  “再来!”男人抹去嘴角的血液又挥舞起拳头朝着我冲过来砰!

  一把握住他的拳头,向后一抻卸掉大半的力气。不过说实在的,这一拳的力气确实不小,哪怕我都卸掉了三分之二的力气我的肩膀还是被震得生疼。

  膝踢!

  提膝踢在男人的肚子上,男人呕的一声就弯下腰去。

  啪!

  一个肘击打在他的后背上,这一下也不轻。足以让男人顿时喘不过去气。

  男人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我一脚踢在他的头上直接踢出两米远!男人躺在地上不断的咳出血液,但突然一发狠捡起地上的那把刀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挑!你耍赖!”我大骂,但是眼看着刀就要朝着我冲了过来。

  “死吧!只要你死,我才不管什么名不名声。”男人红着眼睛流着口水。显然已经处于了一种半疯不疯的状态,他已经被打怂了。已经不敢在和我战斗了,所以他现在想要杀了我!

  可是,我怎么会坐以待毙的让他杀掉?我身体一斜,只感觉一阵疼痛。

  不好,我胸部的伤口裂开了。

  我强忍着疼痛侧过身体,但是还是慢了一拍。银光闪闪的刀刃划过了我的手指。

  “撕啊!”一阵强烈的疼痛感传入我的大脑。

  我现在很清楚我的处境,我的右手手指断掉了。

  双方也已经开始刀剑相拼,我们两人被包围在人群当中。

  Z酷匠#网GI唯Y一,:正☆Y版z,S其,p他_o都h?是…盗b版

  我要理智...我要冷静...我拼命的对自己说道。

  哈哈哈!

  哈哈哈!

  中年男子好像疯子一样笑着,那笑声阴森恐怖。完全不能以正常人来形容。

  疼痛的感觉虽然依旧,但我的意志告诉我只有将面前的这个人杀掉,我才可能能活下去!

  呀!

  我好像疯了一样,只感觉身边的所有物体都是血红血红的,眼里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所有的景物好像都变慢了许多。

  “去死吧!”我大喊着,朝着面前的男人冲了过去,而男人却想用砍刀砍我。

  砰!

  我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而他也一刀砍在我的胳膊上。

  不过很奇怪,他没有因为我的这一拳而向后摔倒,反而有挥舞起砍刀朝着我的脑袋砍去。

  “想弄死我!没门!”我低下身子一拳打在他的双腿之间。

  男人的力气顿时就被卸去不少,砍刀也挥舞过去。

  好机会!

  我抓住这个空档,直起腰回想起当初刘叔教我的人体弱点。

  而现在,我不是把他打残废,而是杀死他!

  冰冷的眼神从我的眼睛里流露出来,我不知道现在我的样子究竟是怎样的,但我想一定是很恐怖的吧?

  男人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

  但是,晚了。

  我用右手仅剩下的四根手指的其中两根死死戳进他的眼睛里,男人一声惨叫想要挣脱我的束缚。

  我使劲往里戳,只感觉粘粘糊糊的还有一丝丝温热。

  使劲一扣,血液就从手指之间流了出来。

  “啊!”我大吼一声,扣住男人的眼眶往上一提。

  抱摔!

  男人躺在地上,双眼冒着丝丝血液。

  “你想要我死?不可能!”我大喊着掐住他的脖子,开始他还有一些反抗能力。

  渐渐的,不动了......我捡起地上断指,此时的疼痛感已经麻木了许多。我身上已经被血液染尽了,就好似穿着一副血液制成的盔甲。

  我捡起砍刀“兄弟们!杀!今晚是屠戮的时间!”

  我带头冲在最前沿,见人就杀,见人就砍。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映着闪闪发光的殷虹血液。

  今天好像是满月呢。

  地狱使者的屠戮时间,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PS:

满月,所有生物的本性爆发的时间。

血,染红半边天。

火,燎烧半江山。

真正的屠戮,刚刚开始...

血液浸透着我的灵魂,我开始肆意屠杀

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