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金属与金属的碰撞,钢制的刀刃之间竟然擦出了微微的火花,而刀刃已经是一个个的坑坑洼洼了。

  “兄弟们!冲啊!”汪宏恩带着兄弟们就和越炎帮打了起来。刀剑无影,两方那锃亮的砍刀,鲜血染红了整片天地砰!

  “干你呀!”陆少珲一口口水吐在杨炎的脸上,正好糊在了他的眼睛上。

  “耍阴招!”杨炎显然是大骂,但是只感觉身体一痛,鲜血就染红了眼睛。

  陆少珲举着砍刀,看着面前这个胸口上已经殷红一片的杨炎顿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这声音就好似地狱传来的声音一样。

  哈哈哈

  戾气从陆少珲的后背冉冉升起。

  哈哈哈

  他的眼睛渐渐的从殷虹色变成了黑紫色。

  他就像一个地狱中的使者一样,每一刀都会收割掉一个人的性命。

  杀!

  鲜血染红了他的理智,他无情的挥舞着砍刀。不去管身上被其他人的刀刃所划得一道道鲜红的印记。

  而汪宏恩那里却陷入了苦战,他和王帅背靠着背,互相掩护着。

  幸好大门空间有限,对方只得好如添油战术似得一点一点的进攻。

  杀!

  汪宏恩大喊着,只见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陆少珲的胸口就赫然出现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宏哥!”王帅立刻将汪宏恩甩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对方的刀剑。

  “王帅!”汪宏恩看着眼前的王帅倒在了血泊之中。

  “给我偿命!”汪宏恩已经气愤到不能再气愤了,他捡起王帅的砍刀,一手一个。

  二刀流!

  这是在日本才有的流派,但是汪宏恩小的时候曾经拜过师,学过艺。而他的师傅就是宫本武藏的徒弟的后人。

  但是汪宏恩那里学习过二刀流,只是平时经常见到他的师傅在手持双刀练功而已。

  {W酷匠网}D正版首{G发

  “呀!”汪宏恩大喊着冲进了人群,双刀一横,只见无数的血液迸发而出。

  但是,角落里的一只微微闪着银色光芒的小匕首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突然。

  “啊!”汪宏恩的背部被匕首一刀刺中。而他的身后竟是杨越。

  王帅拼命的睁开他那已经血糊糊的眼,看着汪宏恩倒在地上。

  他嘴里微微发颤,但他已经没有力气用来说话了。

  王帅打开始混社会的时候就跟着汪宏恩。他早已把汪宏恩当做了自己的生死弟兄,他们一起换过难,吃过苦。甚至一起蹲在马路牙子边捡过别人扔掉的烟蒂。

  “帅子,冷不?”那是大雪纷飞的冬天,汪宏恩和王帅两人蹲在马路边,他们已经两天没有找到活干了,而身上也没有一分钱。

  王帅摇摇头“没事,宏哥不冷,俺也不冷。”王帅将手揣进衣袖,但刺骨的寒风仍旧让他不禁瑟瑟发抖。

  “走,咱带你吃点热乎的去。”汪宏恩顿了顿说。

  王帅先是一愣“宏哥,咱那儿还有钱啊。”

  “没事,钱的事我来想办法。跟我走。”汪宏恩拽着王帅就走进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面。

  “兄弟,吃吧。”汪宏恩并没有拿筷子。而是呆呆的看着王帅。

  “我不吃。”王帅也撂下筷子。

  “为啥?有饭不吃?快吃!”汪宏恩说。

  “不行,我吃了宏哥你怎么办?”王帅说。

  汪宏恩看着桌子上的一碗面直发愣,再看看自己那已经麻木的不再咕咕叫的肚子。

  “一起吃!”汪宏恩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大筷子的面条送进嘴里。说也奇怪,冒着白烟的面条送进嘴里竟然只有一点热,但是伴随着一点点的刺痛感。

  两兄弟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面条,甚至连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一抹嘴巴“老板,结账。”汪宏恩说道。

  老板过来笑呵呵的说“一碗面四块钱。”

  汪宏恩正要摸兜,才想起自己已经没有钱了。

  老板也看出了他的脸色。“咋?想吃霸王餐?”老板说着就要报警。

  “别别”汪宏恩一把将老板拦下。

  “那个,您看这样成不?我给您洗完,您定个数。就当饭钱了。”汪宏恩陪笑着。

  老板看看厨房里堆积如山的碗,又仔细掂量了一下。四块钱换这么多碗。

  挺值。

  汪宏恩卷起袖子就淌进冰凉的水池里开始洗完,冰凉刺骨的水刺激着他的手指,不一会儿就麻木了。

  “宏哥。我来帮你。”王帅说着也拿起碗洗着。

  夜晚,一高一低的两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两人双手通红,嘴里还有着一个个的血泡。

  但是他们比谁都快乐。

  “宏哥!”躺在血泊中的王帅用尽全力支撑自己,朝着一个人冲个了过去。

  “给我陪葬!”王帅一声低吼,就将对方的一个小弟推向了一根已经翘起的棍子。

  扑哧只见王帅和那人一同插在了上面。

  血顺着棍子一滴滴的滴落在地板上。

  陆少珲也已经体力不支,挥动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而在杨越的眼里,眼前的这几十人每个人都是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他们不要命!

  “撤退!”

  杨越一声大喊,一手扶着杨炎就向外逃窜着。

  而其他人听见了撤退的声音也顾不得自己人的尸体,纷纷向外撤去,不再进攻。

  “胜利了?”陆少珲自言自语着。

  下一秒,他就昏倒在地上。

  而薛子阳也正好从医院回来,看见这一场景不禁被吓了一跳,几十人的尸首躺在地上,血液迸溅在墙上,地上甚至还能看见残留的手臂,手掌。

  薛子阳顿时被血腥味冲了一下。哇的就吐了出来。

  “什么?”惨战!

  我在电话里听见薛子阳对我说,这是一场惨战。血流成河的惨战。

  我顾不得身上那还没有完全好的伤口一出院就打车到了中街。

  虽然站场已经被打扫完毕,但是依旧残留着阵阵血腥的味道。墙壁上的血还没有被抹去,一幅幅人间地狱的景象。

  “六子,你回来了。”陆少珲睁开眼对我说道。

  “嗯,好好养伤。我替你报仇。”我说道。

  看着陆少珲渐渐被抬走。我一下子把手里的酒杯打翻在地。

  “陈!跟我去黑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昨天因为卡了还是网站出错误,只剩下文字,反正就是我也说不清楚的那个样子。没有了任何图片,也找不到发布的按钮。所以没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