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春快拳的精髓就是快!稳!狠!

  “咏春快拳的精髓就是...快稳狠。”

  “呀!”我好像如同天赐神力一样拳拳轰在那人的身上,配合着以前学的各种技巧,击打着锁骨腋窝等地。

  砰!

  最后一个上钩拳直击下巴!

  通!

  那人硬直的倒地,嘴角冒出丝丝鲜血。

  “再来!”我大声喊着,虽然此时我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但是我不能怂!

  浪涛从腰间拔出刀子朝我冲过来!

  不好!

  “老板!”陈如风一般冲过来想要替我挡住这一刀,但是距离太远了。

  “徐亮!”韩紫琪也挣脱了嘴上的胶带,带着哭声喊着我的名字。

  “徐亮!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浪涛带着邪笑捏着手里的匕首朝我刺来。

  “岑,噹”我从腰间掏出匕首,竟然用刀身挡住了浪涛的刀尖!

  说实话,我其实也没有想到我能用刀身抵住浪涛的攻击。只是就那么巧,当我把匕首拔出的那一刹那,浪涛的刀尖正好叮的一声刺在我的刀身上。

  趁着浪涛愣住的这零点几秒的时间内,我依靠着惯性直接将刀子抵住了他的喉咙上。

  顺手一拉,锁住了他的肩膀。

  “你...”浪涛有些诧异。

  “我说过,你会后悔!”

  砰!

  只觉得眼前一黑,我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脸上一凉,我被一桶水浇醒。水被吸入鼻子呛的我不禁咳嗽好几声。

  “醒了?”面前的是逸风。

  “你他妈的背后偷袭,还是不是男人!”我破口大骂。

  “兵,不厌诈。”逸风一口烟吐在我的脸上。

  “老板...”陈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操,头好痛。”陈骂了一句。

  浪涛一脚就踹了过去“痛?老子让你更痛吖!”

  “韩紫琪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我问道。

  “她?你放心,她现在好好的。以她的天资,可以买个好价钱。”逸风说道。

  “呸!”我一口口水啐在他的身上“你们这群人渣!不讲信用!”

  “信用?信用能他妈当饭吃咩?”浪涛在一旁摸了把脸。“也就月峰还是那个吊样子。”

  “给我打。”逸风一声令下,浪涛和另一个人连手带脚的就打在我和陈的身体上。

  只感觉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呀打!”浪涛一拳大在我的腹部。

  “呕~”我一阵干呕。因为也没什么可吐的了。只觉得嘴里酸酸的。

  腹部一阵痉挛,疼的我呲牙咧嘴。

  陈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另一个人竟然拿着木棍子打。身上好多处都起了青色的凛子。

  “逸风,你就是个混蛋。”我骂道。

  “那有什么关系,你尽情的骂吧。反正你也离死不远了。”逸风继续点上一根烟,有些享受的滋味。感觉这烟和平时的烟不一样。

  “既然谈不拢,只有打喽?”逸风说道。“反正现在弄死你或不弄死你都是一样的,为什么还要放虎归山呢?”逸风笑着把帮在我身上的绳子从柱子上解下来,我跟着绳子摔在了地上。

  “啪”

  逸风一脚踩在我的头上,我只能看见他那只黑色的皮鞋。估计此时他的表情一定是乐开了花了吧?

  “跪下喊爸爸我就放你一条活路。”逸风戏谑的看着脚底下这个此时连狗都不如的家伙。

  5最☆新章M节y上S酷。匠网

  “快点喊伯伯!哈哈哈”浪涛一在一旁凑着热闹。

  “我操你...祖宗!”我紧紧绷着这跟弦。

  “老板...”陈在一旁说道。

  “你们弄死我吧,我哪怕是死也不会求饶的。”我坚决的说道。

  “呦呵,小子嘴很硬嘛。”逸风卡住我的嘴巴。

  “我今天倒要让你松松!浪涛!”逸风喊了一声浪涛,浪涛就带着戏谑的神色看着我,解开了裤子。

  “不!不要!”只感觉一阵咸臭的味道在嘴中扩散开来,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嘴巴进入了喉咙。

  无法呼吸的感觉呛的我很难受,带着骚气的液体顺着我的嘴巴滑进了喉咙。

  “老板!”陈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的方法来羞辱别人。

  我气愤,我怨恨。为什么让我承受这些。

  浪涛尿完了,逸风仍旧把我踩在脚下。被咸臭的气味引得我不断的呕吐,呕吐物顺着嘴边流的哪里都是,糊住了耳朵。

  我就好似如一只狗,一只废掉的狗,任人戏虐,任人宰割。

  “怎么样,好喝吧?”逸风笑着看着我。

  “好喝!你也尝尝!”我一口将嘴里的尿吐在逸风的脸上。

  “噗哇!”逸风也一脸的尿水。

  “打!给我继续打!”气急败坏的逸风抓起一个小弟的衣服就擦脸。还不断吐着口水,那样子别提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好似疯子一般的笑着。无数只脚踩踏着我的身体,但是我不感觉到痛。

  “不好了!风哥!条子来了!”其中一个小弟喊道。

  “什么?”逸风显然一愣,但是随后就反应过来,拽着我的脖领子。但是还是有些忌惮,怕我还能吐他一脸的尿水。

  “你他妈的报警了?”逸风说道。

  “兵,不厌诈。”我把浪涛说的那句话还给了逸风。

  “小子,咱们后会有期!”逸风说着一挥手“兄弟们,快撤!”

  “风哥,就这么便宜了这小子?”浪涛显然还不知足。

  逸风一把拉住浪涛就走:“妈的,你还想不想过了。快走!”

  逸风他们刚撤,警察就闻风而到。

  “刘叔,抓住...他们......”我看见了警察刘叔,但是随后的疼痛感却让我说不出话来。

  “快,抓住他们!”刘叔一声令下,民警,特警队全都一股脑的去追阳口堂的人了。

  刘叔一把将我扶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没关系...咳咳,我没事。咳咳咳。”肺部撕裂般的疼痛让我不断的咬牙。

  “医生!医生!”刘叔不断喊着,从旁边冲进来两名医生。从医疗箱里拿出一只吗啡给我打上。

  随后,我就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FUCK!为了这本小说我算是拼了,尿真他妈苦咸苦咸的。

看在我这么尽职尽责的份上,多多评论,多多撸撸签到好不好?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是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