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把之外停着一辆宝马车。

  跟着陈上了汽车,陈扭动钥匙。

  一阵抖动之后,车子启动了。

  叱咤!

  陈一下子先来了一个漂移。

  “陈!你会不会开车!”还没来的及系安全带的我被甩在车门上。脑“Duang”的磕在玻璃上。

  “你在哪儿开的车!”我大喊着,手边摸索着安全带。

  “你坐不坐?不坐你有本事自己开。”陈又一个大漂移。

  “我坐还不行么。”我算是服了,毕竟比起一个根本没有碰过车的人,陈最起码还是开过车的。

  痴~插!

  只见陈左手紧握方向盘右手拉住手刹,一个完美的漂移!

  我的身子也跟随着陈的漂移左右摆动着。

  咔嚓!

  陈把手刹放下,一脚轰在油门上。

  “轰!嗡嗡!”只听见引擎一声爆吼,车子如离弦之箭似的冲了出去。

  “嘀嘀嘀”只听见后面一声警笛,一辆警车出现在我们的身后。

  “前面的宝马车,请靠边停下。接受检查!”后面警车的大喇叭喊道。

  “警车!你能不能好好开!”我有些急了,如果这时候我被逮捕,韩紫琪可就危险了。

  “哎呦,至于么。”陈风骚的甩了一下他那额头上的几根毛。

  “等着,看哥给你甩掉他们。”说罢,陈双手持方向盘,一个急转弯!

  哎呀!

  只感觉身体一沉,好像飞起来一样。

  砰嚓嚓!

  听见地盘拖地的声音,我们就掉到了一个好似废弃的排水場。

  警察在上面盘旋着。

  “呼,甩掉了。”我轻轻叹口气。只感觉一阵眩晕,胃里一阵翻腾。

  我立马拉开车门。

  “呕~”黄色的胃液连同刚刚吃的食物一同吐了出来。

  “呕~”我感觉已经没有可以再吐的了,渐渐的停下来。

  “你就这点能耐?”陈在一旁插着肩膀倚着汽车说道。

  “你这车技,是个人都得吐!”我擦擦嘴,直起身子。

  唰啦啦,只听见远处有水声。

  “陈,你听到什么了没有?”我静下来问陈。

  “感觉像是哪里发大水了。”陈刚想从口袋里掏出烟卷。

  “不对,这里不会是泄洪沟吧?”我问道陈。

  我抬起头看着宽阔的堤坝,脚下还有些积水。灰色的墙面上还有一些已经掉色了的涂鸦喷漆。

  陈掏出烟卷点上,刚抽了一口。也四处看着。

  “嗯,我感觉像。”陈点点头。但是马上就发现不对劲。

  “洪水来了!”我和陈几乎同一时间大喊道。

  “快上车!”陈一把扔掉烟卷跳进车里就发动油门。

  我也立刻坐到车上。只听见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回过头只见远处一个白点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一道白色的线条。

  “快开车!是洪水!”我大声喊并且看着身后的洪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朝我们袭来。

  “吱~”只听见后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之后,我被惯性使劲一拉,躺在了靠背上。

  看着反光镜里的潮水越来越近的靠近我。

  “坐稳了!”陈大喊道。说着便疯狂扭转方向盘。

  几滴水打在了汽车的后玻璃上,说是迟,那是快。陈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宝马车就是宝马车,比夏利的瞬间加速快多了,短短几十秒就到达了百十来迈。

  身后的洪水眼看就要追上车子了。

  “你速度,速度呀!”我有些着急了。

  “别你bb!这不还没有追上么!”陈依旧冷静的开着车。

  “老板!坐稳了!”陈一声大喊,我便死死抓住汽车的扶手。

  只感觉汽车地盘一飞。一沉。

  “咚”汽车落地了,落在了公路边上。

  “呼”我回过头看见泄洪沟里的水渐渐将沟填满,轻轻谈了口气。

  “老板,车坏了。”陈说道。

  “什么玩?车坏了?”我说道。

  确实,此时的汽车前后保险杠纷纷拖地,玻璃也碎了,陈那一侧的车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轮胎爆了一个....我一把捂住脸:靠,这可不是咱们的车啊。

  我看了眼手表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了,还有四十五分钟就必须到达小树林。

  我四处看了一下。

  “老板,哪里有一个修理站。”陈边说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修理站。

  “走,咱们先把车推过去。”我说完便和陈走到车外一同推车。

  “陈,你倒是用劲啊。”我骂骂咧咧的说道,因为我已经用了吃奶的力气了,这个汽车还纹丝未动。

  “六哥,我都是用的技巧,其实真正力气不算很大的。”陈淡淡说道。

  “哎呦,我算是服了你了。”我无奈的说。

  拼死拼活的把宝马车推到维修站,那维修站的老板眼睛都直了。这宝马,哪里还能称之为车?

  “能修么。”我问道。

  老板吞了吞口水。“我试试也许能,但是可能需要的花费会多一些。”

  “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我一把搂住维修店老板的脖子。笑嘻嘻的说“这样,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面上打个八五折。”

  老板很为难的样子。

  “怎样,八五折!”我掏出匕首抵在老板的脖子上。

  “行!没问题,八五折!”老板被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酷,*匠/网永t`久NC免'J费看7n小}说8Y

  “好的,谢谢老板。”我掏出一百块钱拍在桌子上,老板有些吃惊。

  “八五折不就是八十五块钱么?”我问道。

  “不...”老板刚要说个不字,我就掏出匕首来玩弄。

  “是...是,是把十五块钱。”老板都快哭了。

  “好的,那就这样。这剩下的二十五块钱就当给你的小费了,不用客气。”我大摇大摆的和陈走出了维修点。

  只留老板一人在风中萧瑟,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临街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们去小树林。

  我可不敢再让陈开车了,太惊悚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小树林入口,在不远处。有一个废弃伐木場。

  那里,就是见面地点。

  我和陈一左一右,缓缓走进伐木場。

  腐烂的木头气息扑鼻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这章有点扯,就当轻松剧来看,不必较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