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六哥,这是谁啊。”薛子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我靠,这不是那里请来的武林大师吧”薛子阳说道。

  确实,陈穿的一身粗布衣服加上一双布鞋还真有一点武林大师的味道。

  “来来来,还有腹肌呀!让我瞧瞧。”说着薛子阳就奸笑着摸向了陈的腹肌。

  “薛子阳!不要!”我话还没说出,只见陈如风一样的动了起来。

  “咔嚓!”

  只见风的手臂打在装饰板上,而装饰板已经破了一个大窟窿。

  此时的薛子阳已经被吓坏了,怔怔的看着陈的手臂就在他的脑袋边上,而刚刚的余风还在他的耳边围绕。

  “六...六哥,救我...”薛子阳磕磕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哎呦”我捂住满脸黑线的脸,不作死不会死啊。

  夜晚很快就到了,而兄弟们也早已蓄势待发,虽然说我刚刚打下东街没有什么人,但是我们还有后援。

  此时陈带着后街的一票子兄弟站在黑街入口处,我们两方形成围堵之势。

  好机会,现在中街因为我闯进来的原因,这个看似可靠的联盟已经出现了漏洞,双方虽然都有派人出来,但是都是自家的一些烂仔扑街。这一仗,有胜算!

  “六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老鼠带着一队小弟站在我的面前。清一色的白色衬衫尤为乍眼。

  我需要靠东街起步,我需要拥有自己的力量。我需要靠自己的力量保护最心爱的人。

  这社会,我混定了!

  “我认为,东街只需要一个主,一个王。”我说道。

  “一个主?一个王?”老鼠轻声冷呵着。

  “我实话告诉你,我们大佬早就想要把你们一网打尽了。只是觉得不到时候,想让你们先耍耍,但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作死?”老鼠说着大手一挥“既然你们作死,我们也不介意提前几天把你们干掉!弟兄们,上!”

  只见老鼠身后的小弟如潮水一般涌入我们,说实话,一群拿着钢管砍刀的家伙是我这个年龄所接触不到的,我很害怕,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

  扭头看着身后的兄弟们一个个汗如雨下,手里紧握着砍刀。

  他们也怕。

  “冲啊!干掉他们,咱们就是老大!”我大声喊道,带着头就提着砍刀冲入对方阵营。

  “冲啊!”陆少珲,薛子阳,汪宏恩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的跟着我往上冲。而紧随其后的就是陆少珲和汪宏恩的那群小弟,平时他们两个对兄弟们还是很不错的,没事儿带着几票人喝喝酒吃吃饭。而薛子阳就和他的小弟关系比较疏远了,一般都是闲散着。所以薛子阳当然那群小弟屯在了最后。

  两拨人如大海的浪潮一般冲到一起,互相搏斗着。

  刀光一闪,我的胳膊就不知道被谁的刀锋带到,刮出了伤口。

  一阵刺痛从胳膊传来,我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挨的刀子会越来越多,最后会被乱刀砍死。

  血液从胳膊上一滴滴流下,我强行冷静住暴躁的心。仔仔细细的思考着周围的形式。

  陆少珲和汪宏恩在两侧进行中间的围攻,而薛子阳则是在我的身边辅助我。此时唯一的空隙就是老鼠那里,只见老鼠身边空旷这大概大约三平米的距离和我们的几个兄弟正在交刀。

  就去哪里!我脚下奋力一蹬,把砍刀一横。

  刷啦啦,只听见几声惨叫,周围的人就纷纷挂了彩。他们的白色衬衫上也开出了一朵朵血花。

  “老鼠,受死吧!”正当我的刀子和老鼠的刀子碰到一起时,只见老鼠微微一笑“六子,你还太嫩。”

  只听我的队伍后面一声大喊“六哥已经死了!大家快跑!”

  只见前面的兄弟们每个人都看着我。随后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骗局。

  但是中后排的兄弟并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一个人带头逃跑就有十个人跑,渐渐的,十个人又带动更多人逃跑,还有的人看别人已经逃跑了自己也跟着跑。

  “老鼠,你耍诈!”我狠狠的说道。

  “都说了,你还太年轻。”老鼠奸笑着,手里紧握着他那把寒光凛凛的武士刀。

  渐渐的,只剩下前排的几十个心腹兄弟。他们有些是孤儿,有些则是特别重情义的人。

  “兄弟们,今天是我害了大家。大家都散了吧。”我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这场丈。我输了。

  “六哥...我跟你。”汪宏恩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六哥,我也跟你!薛子阳将手臂搭在我的另一个肩膀上。”

  “六子。我也跟你。兄弟,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六哥,我王帅跟你。哪怕上刀山下火海。”身后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将肩膀搭载汪宏恩的肩膀上。

  “六哥!我杨军风也跟你!”一个浑身土里土气的人将手搭在陆少珲的肩膀上。

  “六哥!我魏家财跟你上刀山下火海!”一个纹着身的身材很瘦的年轻人把手搭载了王帅的肩膀上。

  “六哥!我跟你。”

  “六哥,我也跟你!”

  “六哥,我也是!”

  陆陆续续几十个兄弟纷纷将手搭载前一个人的肩膀上。

  “兄弟们...你们...”我的眼泪唰的就从眼角流了出来。

  我只是一届学生,竟然被这么多人信赖。哪怕即将赌上自己的性命。

  “清义组!前进!”我大喊着,嗓子也随着大喊而撕裂,我们此时就好似一只只视死如归的狼群。

  我们都会死。

  你会死,他会死,我会死。

  =z更:新q最v快*上vC酷@*匠)H网

  我们都将会死。

  但,不是现在。

  “陈!”我大声喊着。

  只见一道刀光剑影,几十个浑身上下都穿着黑色衣物的人从天而降。

  “老板。”陈停到我面前恭敬的低着头。

  “杀。”我冷冷的说。

  “杀!”陆少珲听见我的指令大喊着。

  杀!

  兄弟们每个人都紧握着砍刀,眼睛通红的好似能滴出鲜血似的。

  老鼠他们被这气势吓坏了。

  “不要怕!咱们人多!干掉他们!”老鼠挥舞着砍刀大喊。

  “六哥!不带你这样的啊。只图自己一个人爽,不带兄弟们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五辆大巴车在东街街口停下,从里面不断走出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六哥,别怕。有事儿一起抗!”张凯路带着顾戈泽和高天威来到我面前。每个人都拿着一把锃亮的金属球棍。

“六哥,清义组全体成员都已到齐,请指示!”杨延昭从后面冒出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兄弟们...你们...

PS:咱八王爷的神书。

说着我的眼眶又湿润了。

《剑断云霄》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