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一个小店的牌子上写着“刘氏辣条”

  一个胳膊上布满了脓包的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在一个锅里不知忙活着些什么......虽然感觉很恶心,但是我仍旧走上前去礼貌的冲着这个人打了声招呼。

  刚一进门,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酸臭携带着辛辣的味道,呛得人肺部一阵阵的不舒服,好像小虫子似的再爬。

  “咳咳。请问...咳咳,您知道疙瘩刘么。”我被辛辣的气味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那中年男子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依旧在锅里搅拌着一坨红黑相间的不明物质。而他的身边就晒满了一排排“辣条”

  “哦,你说疙瘩刘啊。我就是。”疙瘩刘对我冲着一个微笑。“小伙子不是来买辣条的吧?”

  “你看我像是买辣条的么?”我会心一笑,看来是找对人了。

  果不其然,制作辣条只是这个地方的一个幌子,其实每个店铺都有多多少少制作地沟油,辣条,售卖工具,管钳子什么的。但是每一家店铺的真正的工作却不是这些,而是贩毒,雇佣,或者是更加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辣条厂的后面竟然有一个暗门,里面好几条通道。最里面只有一个房间,紧紧地关着门。

  “跟我进来吧,刘老板在里面。”长满疙瘩的中年人带我走进了暗门。

  我和汪宏恩跟着中年人走进了房间。但是随后汪宏恩就被挡在了门外。

  “为什么不让我进?”汪宏恩显然是有些急了。

  ”老大们说话安小弟什么事?你就在门外候着就行,其他的不需要你瞎操心。”中年男人说到。

  见汪宏恩还想反驳,我抬手拦下了他“别冲动,我没问题的。”

  随后我跟着中年人进了暗门。

  In酷匠网R9永@久)b免@费看rQ小=v说QT

  进入暗门之后走在长长的通道里,通道的墙壁是落地的玻璃,而里面是一个扩大的广场。正中间是一个擂台。里面有一个黑衣男子和两个白衣男子在互相斗殴。

  只见黑衣男子将其中白衣男子一拳打倒在地,殷红的血液顺着嘴巴流到了衣服上。

  之后冲向另一个白衣男子,他的手脚很利落,一个下腰回绕,用肩膀一下顶住他的身子,并且用膝盖不断的攻击他的肚子。

  勾拳!黑衣男子将另一个白衣男子也撂倒了。

  十秒倒数之后,黑衣男子获胜,而两个白衣男子却被几个大汉抬着手脚拖下了台,不知是去疗伤还是去喂狗。

  “进来吧,中年人打开最里面的那扇红色的大门。

  房间是以暗色调为主的,但不会感觉到阴冷的气息,反而是一种让人极其舒适的温暖。

  “你就是那个一夜之间就闯进了东街的那个小伙子?”在转椅后面的那个人声音很浓厚,也很沉稳。但是却给人一种紧实的压迫感。但我确定,此时坐在椅子上的才是大佬,疙瘩刘。

  “是的。”在此时我完全不知道如何来回答,只好乖乖的回答他所问的问题。

  “你知不知道你做的这个选择可能让你后悔?我劝你不要趟这造浑水,免得有命进,没命出。”疙瘩刘又说道。

  “我不后悔,而且我有一个重要的人在等着我。”我坚定地说道。

  “呵哈!?”疙瘩刘阴冷的笑了一声。“你这个回答我可是第一次听到过,好!有志向。”这时候,疙瘩刘对着刚刚从后面走上来的男人说道:陈,这个年轻人就交给你了。”

  “是,老板。”那个男人说道。

  我很清楚,这个人就是刚刚在擂台上将那个白衣男子打倒的人。而那个白衣男子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我感觉如果是十个我去打其中一个白衣男子都不见得能打得倒。而现在这个黑衣男子就铮铮的站在我的面前,他个子不高,甚至比我还矮上一点,但是浑身肌肉很充实、很饱满。眼神里泛着点点的光芒。

  “从现在起,老陈就是你雇佣的人了,你先用着。”疙瘩刘说道。

  “好,你要多少钱,我打给你。”我说道。

  “你打给我?你确定你有那么多钱?”疙瘩刘挥挥手“算了吧,你才刚刚起步,没有那么多钱的。这些就算你欠我的,来日再还。”

  我已经被这强大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

  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离开这里。

  临走的时候疙瘩刘缓缓说道:“你要记住,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人情。但人情不是人人都能欠的,也不是人人都能欠得起的。

  我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这句话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

  ”六哥,怎么样?”汪宏恩见我一出来就跑过来问。

  “我...”我故作困难的样子。

  “怎么,不行么,果然呀。”汪宏恩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关系。”

  “我成功了呀!”我一拳锤在他的胸口上。

  他显然一愣“什么?成功了!”渐渐的笑容洋溢在他的脸上。“怎么样,多少人?”

  “我一努嘴,就他一个。”我说道。

  “什么?就他一个?”汪宏恩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我轻轻一笑“你是没看到,他一个人打倒了两个高手。”

  “这么神?”汪宏恩显然是不太相信,将袖子挽起准备和陈切磋一下。

  “嗖!”

  "哎呀!“只听见汪宏恩的一声惨叫,只见他已经被陈反手绑起来了。

  我有些吃惊,刚刚只感觉到有一阵风。陈竟然直接将汪宏恩锁住了。汪宏恩也连连求饶,败下阵来。

  带着汪宏恩和陈回到酒吧坐在沙发上,商量起明天的事情。

  “老板,明天晚上准备动身,只要把他们前后夹击,东街应该没问题。”陈说道。

  “好,就这么做。今天大家先休息一下,明天开始行动。”我说到。

  看着汪宏恩走后。“陈,你怎么不去休息?”

  “我的任务就是保护老板。”陈淡淡的说。

  “跟我说说,雇佣你大概要多少钱?”我好奇的问着。

  “三十万一年”陈说。

  这么多?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兜里的那张银行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