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珲说道。“只不过有些场子被咱们砸烂掉了,要赔些钱。总得算下来一个月大概十多万吧。”

  十多万!我有些震惊了。没想到看场子的利润这么大!

  “汪宏恩,这样。明天你陪我走一趟后街。毕竟这里你比我熟悉。”我说道。

  “行,没问题。”汪宏恩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行了,别在这儿待着了,都进去玩儿吧。”

  汪宏恩先进去了,陆少珲一把将我拉住。“六子,钱我已经让他们给你打进卡里了。还有就是后街的事儿,我听说后街有一个人叫疙瘩刘,他手底下有一些以前是金三角当过雇佣兵的。你可以找他借几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借人?”我有些吃惊。

  “嘿嘿,其实我也想到这步了。而且咱们不光要借人,还要给他来个前后夹击!”陆少珲奸笑着。

  “好!前后夹击。”我说道。

  回到酒吧完了一会儿薛子阳就拿着啤酒醉醺醺的走过来:“六哥!这里真爽!哈哈哈”

  我扶着薛子阳坐下“子阳,你喝了多少?”

  “哎呦。不多不多,几万瓶吧。”薛子阳的舌头都直了。

  “喝醉了就你吹牛。真够...”我说着将他扶到沙发上。

  “老板娘,开个房间。他喝醉了。”我对着老板娘喊道。

  “哎呀呀,叫老板娘多生疏呀,你看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以后就叫我兰姐,我就叫你弟弟怎样?”

  “好,兰...兰姐。”我有些比好意思的叫着,因为我看见了兰姐胸前那深深的沟壑...将薛子阳抬回房间之后,兰姐说道:“两个人睡一个房间太挤了,我再去开一间吧。”

  看着薛子阳在床上又抠鼻子又摸屁股的。

  “嗯,还是在开一间吧。”我说道。

  兰姐又开了一间房间让我住下。

  我柔了柔那酸痛的肩膀,今天虽然收场子时候没有被刀子什么的利器划伤,但是却挨了一闷棍。

  我脱下衣服看着胳膊上那一道已经淤青了的伤口。

  “受伤了吧”兰姐推开门走进来。

  “啊?”我吃了一惊。仔细一看原来兰姐拿了一瓶红花油进来。

  “啊,没事只是爱了一棍子而已,没大碍。”我说道。

  “来,躺下我给你揉揉。”兰姐说着就要走过来。

  “饿......不用了不用了。”我慢慢向后搓着,兰姐却像一直猫咪一样爬上床。

  “乖,快躺下。”兰姐抚摸着我的头,用身子压住我让我躺下。见我躺下之后,便拿出红花油倒在手上在我淤青的地方揉搓。

  那感觉,一阵火辣辣的。但是兰姐的手法很轻柔,渐渐的疼痛感也消失了。却有一种淡淡的清凉的感觉。一阵微风习习吹过,我抬头一看,原来兰姐边揉搓着我的胳膊还边用嘴巴轻轻的吹着风。

  “兰姐...”我顿时眼角有一些湿润。此刻的兰姐把我感动了,不知是因为他给我涂药还是因为她身上有股特殊的气息让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亮子,是我弄疼你了么?”兰姐轻轻地说着,手法也更加轻柔。

  “兰...兰姐,我。”说着我只感觉眼睛一模糊,两行泪珠就从眼角滑落。

  “兰姐!”我从慢慢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就这样我拥抱着兰姐,扑在她的怀里痛哭不止。兰姐抚摸着我的头发“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痛哭着,我就扑在兰姐的怀里。

  抽泣着,我就扑在兰姐的怀里。

  伤心着,我就扑在拦截的怀里。

  渐渐的,我的从嚎啕大哭变成了渐渐的抽噎。我抬起头,看着兰姐那充满爱意的目光。“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衣服。”

  “没关系,洗洗就好了。”兰姐笑了笑,站起身。“其实,你让我想起了我那远在家乡的弟弟。”兰姐走出了门。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一切。但好像却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郑阿姨?”我突然想起了郑阿姨,好像我也在她的怀里痛哭过。只不过郑阿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母亲一样。

  难道兰姐...也像母亲?

  {酷√匠9网永"Z久V免费看R☆小说

  不,我坚定的摇摇头。兰姐给我的感觉就真的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弟弟遇到了挫折向姐姐撒娇的那种感觉。

  不知睡了多久,早上醒来发现酒吧里已经没有一个客人了只有几个服务员和兰姐在一旁拖着地板。

  “兰姐,早啊。”我打着哈欠对着兰姐打了声招呼。

  “怎么起怎么早啊,再睡一会儿呗。”兰姐依旧忙活着手里的活。

  我看了一眼表,才四点。“怎么?兰姐一宿没睡么?”我对兰姐说。

  “酒吧客人刚走光,我打扫打扫就睡了。”兰姐说。

  我刚想起来酒吧是晚上才营业的,所以没多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便走出了酒吧。

  早晨的空气中带着一丝丝露水的香气。清晨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呼哧呼哧~我奔跑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周围偶尔经过几个溜早的老头老太太。

  大约已经下午,我对身边的汪宏恩说:“诶,走了。咱们去后街看看。”

  “成”汪宏恩拿起在沙发上的衣服就跟着我走了出去。

  因为昨天没和中街的人闹什么矛盾,所以也没有什么阻拦就通过了中街。

  “诺,前面就是后街了。”汪宏恩指着前面那一条黑暗狭窄的阴暗胡同。

  “这就是后街?”我说到。因为此时的面前就是两堵黑漆漆的墙中间有一个一人大小宽的狭长细缝而已。

  走入后街狭长胡同里盏着阴暗的小灯,灯罩上布满了黑漆漆的油污。

  渐渐的,路变宽了。大概有能通过一辆汽车了,也偶尔能看见路边停放着“老解放”牌的自行车。一切都感觉好似回到了上世纪。

  “你认识一个叫疙瘩刘的么?”我对汪宏恩说道。

  “疙瘩刘?”汪宏恩仔细想了想。“我好像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好像在前面吧。”

  不远处,一个小店的牌子上写着“刘氏辣条”

  一个胳膊上布满了脓包的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在一个锅里不知忙活着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给大家推荐一本神作,我的偶像张三爱李四写的名字叫做《妖孽学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谢谢。

《妖孽学生》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