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我的小弟?”

  只见远处五个高个中间簇拥着一个大约一米六五的小矮子。

  这就是东街小霸王?

  我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远处的六个人,其中有三个是刚刚被我们打跑的黄毛和纹身男。

  “诶,六子。不用怕。这家伙就是个街边小混混杂碎,身边有了几个人,专门欺负小摊贩的。”陆少珲在一旁给我讲这“东街小霸王”的各种历史。

  我把刚刚从烟盒里装进去的烟又拔了出来,将剩余的几根烟纷纷发掉。“就是个街边混混,你们怕么?”

  “不怕!”兄弟们异口同声道。

  “六哥,发话吧。你一下令,我第一个冲上去”张凯路不知从什么地方捡来一根已经打弯的镀锌水管。

  薛子阳也准备好了,一手一根短木棒,随时准备好了冲锋陷阵。

  “你就是六子?是你打的我兄弟?”吴楠抬着头,一脸傲气的说着。

  “诶!看见楠哥还不跪下!”其中一个吴楠小弟说道。

  “呵?楠哥,你这小弟可不太懂规矩呀。”我微笑着,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

  “我小弟不懂规矩?那也不用你来教训!何况,他们没做错什么。”吴楠微微张嘴,身边的小弟就递过来一根烟。而且还是雪茄,不知道是不是古巴的。

  “这个吴楠家里是开工厂的。有钱。”陆少珲伏在我的耳边说道。

  “有钱?”我惊讶地说道。

  “是,我很有钱。”吴楠撇嘴一笑。“两千块,把那妞给我。”

  “两千块?”我将燃尽的烟头随意一弹。“你真的很有钱啊。”看着吴楠那恶心的嘴脸“我若不交呢?”我明知故问。

  “不交?六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吴楠眯着眼睛。

  “哎呦呦,楠哥。对不起对不起。”我陪笑着搂着吴楠,轻轻地附在他的耳边:“楠哥,我这人有个毛病。越不让做的事情我就非得试试,越不让吃的东西我就非得尝尝,今天我还真想尝尝这。罚酒是什么滋味!”

  “刷”的一下吴楠的脸色霎时变成了灰白色。而我的膝盖也顶在了吴楠的肚子上。

  “上!”我手掌一挥,重重地砸在吴楠的后背上。

  “杀!”张凯路第一个冲上前去,靠着钢管顶头的一个死疙瘩直接砸倒一个人。

  对面那些混混虽然经常打架,但是也因此练就一身“老油条”看见自己的人直接被放倒,也不敢往前冲了。

  “你会后悔的。”吴楠狠狠的说。

  “后悔?我从不后悔!”

  砰!

  我一拳头砸在吴楠的脸上。脚下也不停歇,抬腿踢在了他的大腿上。

  “哎呦!”吴楠应声倒在了地上。

  我擒住吴楠,反握着他的胳膊“服不服?”

  “不...不服。”吴楠仍旧坚持着。

  “咔嚓”我轻轻将胳膊往上一抬。

  “哎呦!”吴楠疼的已经是呲牙咧嘴了。连胜叫喊“服...服,我服不行么。”

  看着吴楠都已经喊服了,他那群小弟们也再无战意。该跑的跑该被抓的抓。最后只留下了吴楠和哪个纹身男。

  “你不说请我吃罚酒么?味道不错啊。”我眯着眼睛奸笑着。

  酷y匠!网/唯一U正U%版o9,其G%他¤:都h7是#盗版t√

  “阿辉,这事儿交给你了,要杀要剐随你。”我扭头向后走去。

  “别...”纹身男还没喊出一个字就已经被陆少珲一撇子打在脸上,顿时肿了起来。

  “动我女人?你好大的胆子。”陆少珲在一旁拿着棍子挨个抽。

  抽累了,也就停下了。我发给路少辉一根烟,让他休息一会儿。

  “六子,他们都是以看场子为生的,咱要也搞俩场子玩玩?钱也有了还不用这么累。”陆少珲跟我说道。

  “看场子?”这个活是个好活啊,一半的小混混很难能找到一个场子来看。通常都是实力强的把实力弱的打掉才能进行收编换主。“好啊。是个主意。”

  我蹲在吴楠的面前。“诶,还打么?”

  “不打了,不打了...”吴楠喘着粗气连连摆手。

  “好,那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行。”吴楠低下头唉声叹气。

  “你手底下有多少场子?”我问道。

  “东街的前街,大概八个死的一个活的。吴楠说。

  “这死的活得是什么意思?”我转过头问陆少珲。“死的就是死场子,你有很大的管理权利,活的就是经常被别人抢走的场子。”陆少珲站在一旁耐心解说着。

  “把你的场子给我看两天怎么样。”我拍拍吴楠的脸说道。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你让我给钱行,场子坚决不给。再者说,给了。你也看不住。”吴楠说道。

  “看不住?什么意思?”我说。

  “今天是我轻敌。没带武器,中街和后街(整个东街的小划分)的那群家伙个个都是敢砍人得主。你们这些学生?想都别想。”

  “那如果把你的人给我呢?”我站起身看着他。

  “我不懂你的意思,让我把人给你。你也得让我的兄弟听你的啊。”吴楠说道。

  “那如果废了你呢?”陆少珲突然插嘴说道。

  “什么!废...废了我?”吴楠显然是吃了一惊。

  “对,废了你。”陆少珲冷冷的说“把你废掉,把你的小弟收到我们这里。”

  “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吴楠已经被吓傻了。

  “我们只有这一条路。”陆少珲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把宽刃砍刀。

  “咔嚓!”

  “啊!”只见吴楠的腿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陆少珲又转头去看纹身男,纹身男的裆部还残留着一些水渍。“你是右手摸的她吧?”

  “咔嚓!”只间一瞬间,纹身男的右手手掌就与手臂分离了,而刀尖上还残留着刚刚的血迹。

  “六哥,走!收场子去!”陆少珲扛着砍刀走在我的身旁。薛子阳和张凯路将地上的两人拖进胡同之后跟上了我。

  走进一家场子陆少珲就大喊“这场子易主了!不姓吴了!以后六哥罩着!”

  但是一时间没人回应,因为像这样的闹事多了去了。

  这时候从后面走出两个燃着头发的小混混。

  给我打!

张凯路和薛子阳一下子就冲了上去,和俩混混扭打起来。

“小心!”我看见其中一个混混手持短刀。我顿时冲了过去,拿起陆少珲手里的那把砍刀就朝着。持刀混混砍去。

持刀混混被吓了一跳,躲开了我的刀锋,但是也被擦出了不小的伤口。陆少珲此时从后面突进直接将其制服。

我拿出手机将吴楠被砍的照片亮了出来。“吴楠已经被我废了,从此他的一切资产都是我的!”老板见状顿时跑过来赔礼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来收场子多有冒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