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银白色的刀锋直冲冲的向我的心口刺来。现在想要躲避根本不可能,我只有将刀子的攻击力缓冲下来,以至于对我不能造成太大伤害。

  已经扎好马步的我,身后如豆大的汗液随之流下来。我很紧张,紧张的不得了。我很害怕,我怕死。

  我害怕,我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我去救。

  我害怕,我还有很多的心愿没有完成。

  我害怕,我还有兄弟们,姐妹们。

  我害怕,我放不下她,我放不下他们。

  我害怕......我还有从离开至今没见面的爸爸。

  但是,这都不是我不去反抗的理由!我要反抗,我要胜利,因为这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兄弟已经有难,我需要去帮!

  (酷匠网@$唯。一WN正版q(,h其1S他?都是盗sN版

  我必须要活着!

  而我活着的前提就是要将面前的这个人打倒。将他踩在脚下。

  汗如雨下,但是我的精神力一直集中在银光闪闪的刀尖。

  刷拉!我回忆着刘叔教给我的接刃方法。

  刘叔在吃完饭后训练将一个黑漆漆的匕首扔了过来“来,徐亮。今天是实战训练。”

  看着手里那黑漆漆的匕首再看看刘叔那风尘仆仆的面孔。

  “不,我做不到。”我放下匕首。

  “不试试怎么做不到?你做得到。”刘叔将我一把按住。

  我低下头“不行,刘叔是我的师傅,万一......”

  “没有万一,我想你保证。以你现在的身手,不可能伤到我。”

  “可是...”我犹豫不定。毕竟刀剑无眼,万一伤到刘叔叔该怎么办。

  “小亮,别犹豫,快来。”刘叔将匕首放到我的手掌心。

  抽出刀鞘,黑漆漆的匕首前段是亮银色,闪闪发着光芒,刀身反射着我的影子。

  “刘叔,来了哦!”我猫下腰,死死的盯着刘叔叔。

  呀!

  锋利的匕首冲着刘叔就过去了。三米,两米,一米。

  刘叔纹丝未动。我心慌了,匕首听了下来。

  “啪!”刘叔此时一拳就打在我的脸上。我也顺着力道飞了出去。大概有两米吧。眼前突然一片漆黑的我渐渐恢复了视力。

  “我说让你刺我,可没说我不能还手。”刘叔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你知道为什么我打你么?”

  “为什么。”

  “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正因为犹豫了,踌躇了。我发现你的破绽了。所以你会挨打。懂么?”

  “懂。”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手里紧握着匕首。

  刘叔抖抖双臂,猫腰摆出进攻姿势后朝我勾勾手。“再来!”

  呀!我大喊着冲着刘叔就冲了过去,但在我的匕首将要刺刀刘叔的一刻,我又犹豫了。我不想伤害刘叔。

  “啪!”这一次我又被一拳打了出去。这次的力道比上次大了很多,以至于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你还犹豫。继续!刘叔如往常一样摆出进攻姿势。

  正当我还没想要进攻的时候iu,刘叔突然一下子冲过来就是一脚,我直接顺着这个力道飞了出去。感觉浑身都疼,骨头就好像断了一样,脑子嗡嗡的。

  “徐亮!起来!”

  我趴在地上缓缓站起来,胳膊,腿,肚子。都已经好像不是我的了。疼痛感已经麻痹了大脑,大脑好像已经停止了工作,周围的景色就好似油画一样,太阳照的刺眼。我的眼里清晰地只有一个随时准备攻击的刘叔。

  “继续。”我缓缓吐出这两个字啐了一口血唾沫。紧握着刀柄。

  喝!刘叔大叫一声就朝我奔过来。

  嘶!啊!我带动着手臂就向刘叔刺去,手臂带动着淤青的伤口,疼痛感随之而来。

  啪!刘叔打掉我的手臂一拳向我冲来。

  “去死!”我是了一个阴招,一脚踢在刘叔的下体。

  结果可想而知,失去战斗力的刘叔没有将拳头打向我而是下意识的收了回去。

  唰!我将刀锋刺向刘叔,当刀锋快要接触到刘叔皮肤的时候。我突然发狠。眼睛也随之变成了血红色。

  刘叔见状不好。但是下一个举动却让我大吃一惊。

  “啪嚓。”他...接住了我的匕首。

  “对不起。”顿时暴怒的我冷静了下来,我在干什么?差点杀了刘叔啊。

  “小子你进步挺大啊。都逼我用绝招了。”刘书丢掉刀子搂着我说。

  “甭说,你那招我还真没想到。”刘叔笑着对我说。

  “对不起...”我低着头好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

  “没事,进步很大。”刘叔摸着我的头.......但是劫匪那向我冲来的刀尖瞬时将我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虽然说我只见过刘叔接刃一次,但是这次却在我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啪!

  我双手并拢,在刀子刺向我胸口的一瞬间死死的合在了一起,就好似刘叔一样。

  但是之后我发现,我错了。

  胸口的一阵疼痛将我拉回现实,我的手是接住了刀刃,但是刀子仍然刺进了我的胸口,不过正因为我接住了白刃劫匪此时已经愣住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孩能由着么大的本事。

  “给我死!”我忍着痛,一脚踢在他的下颚上。他顺势倒了下去,晕厥了。

  而此时的我伤口因为剧烈活动鲜血迸发而出,我一手握着刀子,一手堵住伤口一步步向陆少珲走来。

  “六子!陆少珲的眼睛也是润了,看着血淋淋的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挣脱了身后的黄毛,拳脚相加拳拳到位,打在黄毛的命根上。黄毛已经痛的口吐白沫了,晕厥过去。而在一旁的蓝毛也反应过来了,抽出刀子朝陆少珲刺去。”

  “陆少珲!”我想喊住陆少珲,但是却怎么也喊不出来,血沫子从我的伤口涌出。捂都捂不住。

  正当刀尖要刺进陆少珲的皮肤时,啪的一声就见蓝毛脑袋流出了鲜血,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蓝毛的身后正是徐静拿着砖头,而砖头上,则是鲜血。

  噗通。

  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幸好是头朝天倒下的。

  “六子!打电话报警!不!先打120!”我只记得陆少珲冲过来抱着我,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徐亮”

漆黑的夜里,韩紫宣对我莞尔一笑。

“我爱你呦。”韩紫萱捂着嘴笑着,长发飘飘,洁白的连衣裙随风飞舞着。

“天使...”

“是天使么?”

"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