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亮。”一声悦耳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习惯性的回过头“安...安琪?”

  这几天我被种种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大家也知道,人一忙起来就会忽略很多事情,而我就忽略了安琪。

  “你,有对象了对吧。叫韩紫萱。”安琪冰冷的说着,刚刚的那份火热的眼神也消失不见。

  “我...”我哑口无言,却又想去解释。

  “不用说别的,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安琪的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木桩一样站在我的面前。

  “不,是...是。”我磕磕巴巴的说出一个是字刚开口要解释的时候安琪一把将我搂住“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安琪放开我回头就走了。

  “徐亮!你不是人!”

  啪!一个响亮的大嘴巴扇到了我的脸上,身前的韩紫萱将一切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不...紫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解释道。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那样?啊!”韩紫萱说着眼泪就从眼角哗哗流下“我真瞎了眼,竟然看上你这种人!你这种朝三暮四的人!我真瞎了眼,爱上你这种人!徐亮!你不得好死!”

  韩紫萱哭着就像外跑去。

  我一个人看着看着韩紫萱渐渐淡出视线之外我瘫软的坐在地上左手捂着那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上,呆呆的看着远方。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下。

  “徐亮,你怎么在这儿?”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年轻的班主任踩着高跟鞋走到我身边蹲下身子“怎么了?怎呢坐在地上,怎么还哭了?”老师抹掉我脸颊的眼泪“怎么了挨打了?来,跟老师说说。”

  “没...没事,只是摔了一跤。谢谢老师关心。我没问题。”我站起身来缓慢的向前走去,好似一只没有灵魂只有肉体的行尸走肉。

  我不去管旁人对我的议论纷纷。

  不去管是否有人看见了哭红的眼。

  不去管保安是否拦着要走出校门的我。

  在河边,我只想去大喊,去呐喊,去吼叫,去发泄...“啊!”我大声的喊叫,希望能赶跑内心的空虚。

  喊累了也就停下了我,不知何时眼泪已经流进了嘴里。

  咸的。

  突然感觉后背有人抱着我。

  “徐亮,你知道我喜欢你么。”

  我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安琪,我又爱又恨。

  我喜欢她,但是我却又不禁的去讨厌她。

  “安琪,你...”

  “嘘,不要说话。就这样抱着就好。”安琪搂着我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胸口。

  “亮,你知道么。从初中我就喜欢上了你。我喜欢你文气的样子,喜欢你为了一道题而去刻苦的钻研,我喜欢你不畏失败的精神,我喜欢你的一切,还有你思春时的囧样,为了你我可以抛弃一切,从一中转到这里,我只想守护你。看着你,抱着你。”

  “安琪...我...我不能放任韩紫萱不管。”我从安琪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

  “现在她不是把你甩了么,她已经离开你了。”安琪说着挽着我的胳膊“看向现在吧,只要你想要,我现在就给你。”安琪说着将领口撑大,露出了里面白花花一片。

  “对...对不起,我不能...”我从安琪的身边挣脱开来撒腿就跑。

  安琪一个人呆滞在河边。“徐亮,你为什么就是不懂我的心呢?”

  我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脑子里一片昏昏僵僵。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黄昏,夕阳的金色光辉照在我的脸上,奇怪的是它不是暖的,反而有些刺骨的冷。

  我手里拿着一瓶啤酒就像一个流浪汉一般的走在大街上。身体摇摇晃晃。正当要倒地的时候从后边不知被谁给撑了起来。

  “亮子!你怎么喝酒!”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郑阿姨。

  “郑阿姨。我...我。”呜!的一声我就趴在正阿姨的身上大声的嚎叫,眼泪也情不自禁的流下来。

  我不知道是为谁流泪,为安琪?为紫萱?还是...为了我自己。

  郑阿姨愣了一下随之拍着我的后背好像哄小孩子一样。“哭吧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

  呜呜呜。我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最后渐渐停下,只剩抽泣。

  “亮子,怎么了。”郑阿姨看着我。

  “没事,一点小事,自己能解决。”我擦干了眼泪。

  “感情问题吧?”郑阿姨一眼就看了出来。“你们这年龄段啊,就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你郑阿姨我当年啊,也和你差不多。看开就好了昂。”郑阿姨拿纸巾擦着我的脸。“谢谢,郑阿姨。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衣服。”我看着郑阿姨肩膀湿掉的一大片不仅内疚起来。

  “没关系,只要你心情好了,这些都值得了。”郑阿姨笑着回到了奥迪车上。

  “走吧,送你回学校。”

  一路上我想着怎么。给。韩紫萱一个解释。怎么去面对她。

  “想她给她打个电话。别让她孤单着。”郑阿姨好像随时都能猜透我的心思。

  “嘟嘟嘟。”三声电话声音,韩紫萱接电话了。

  “喂,紫萱。”我轻轻的问候了一下。

  “徐亮,你还有脸打电话回来?”很显然,韩紫萱刚刚哭过,明显的带着哭腔。

  “紫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解释。

  “我不听!不听!不听!”韩紫萱嘟的一下就挂掉了电话。

  我....“直接认错就行,回来跟她当面解释。”郑阿姨又给我支了一招。

  “喂,紫萱。”我再次给韩子萱打电话。

  “徐亮,你又给我打电话干嘛?”韩紫萱那头的抽泣已经停止了。

  “紫萱,我错了,我不应该....”之后我好说歹说,终于将韩紫萱这个炸毛的刺猬安抚下来。

  “知道错了?”韩紫萱在那头捂着嘴笑着。

  “老婆大人,我知道错了!”我在电话这头说着。郑阿姨在一边捂嘴偷笑。

  *+更G新H\最#快%上酷匠w◎网b

  “那你说这次怎么办,得有个惩罚吧?”韩紫萱在那头偷笑着。

  “我跪搓衣板。只要老婆大人原谅我,我怎么做都行。”我豁出去了,只要能安抚韩紫萱,就算死我也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我可不让你跪搓衣板,韩紫萱坏笑着。

“我上网查到一个特别好的惩罚方式,特刺激。你敢接受么。”韩紫萱阴阳怪气的说道。

“接收!只要老婆大人能消气!”我说到

“行,那今天我让你舒服舒服。我去买蜡烛去。”韩紫萱滴的挂断了电话。

“哈哈哈哈”郑阿姨那里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

“郑阿姨,怎么了?为什么要笑啊。”我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够有福!你女朋友要和你玩sm啊。”哈哈哈,郑阿姨继续放声大笑起来。

什么?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