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之后,累的跟死狗一般的我倚在门框上呼呼喘着气。当时的感觉真是酸爽。浑身的力气就好像被抽光了一样大腿都木了。肚子也已经感觉不到饥饿了。

  说真的,那时候我连饭都不想吃了,只想睡觉。只是刘叔叫我让我去吃饭我才勉强的撑起身体缓缓的向屋里走去。

  晚上临睡前刘叔来到我的房间说要给我按摩。我也就同意了,谁知......“哦!天......啊!疼疼疼!轻点啊!哦!啊!我的妈呀......”

  刘叔那流弊的手法将我“摧残”的是体无完肤。按摩之后,我瘫倒在床上,刘叔笑呵呵的走了出去顺便还将灯关掉了。

  这一晚我睡得很沉,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自己和安琪在一起......第二天一大早,刘叔将我叫醒。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也许是刘叔按摩的缘故吧。吃完早饭后便搭上了公交车,临走时刘叔特地嘱咐我:要想锻炼,每天必须最少跑三千米。

  当然我也会照做的。

  到了校门口就看见蒋子阳在校门前啃着早点。

  “走啦,别啃了。”我拽着蒋子阳的脖领子就将他跟提小鸡一样的带进了学校。

  第一节下课后,李虎身边的小弟就找到了我。一把拍在我的桌子上:“跟我走吧。”那混混一脸的坏笑。

  此时我看到蒋子阳和陆少珲也被带走了。我也没有反抗乖乖的跟着走了。

  到了厕所,看见了久违的李虎,李虎靠在墙上嘴里抽着烟看着我们仨“上次让你们跑了,这次你们就算是插上翅膀也跑不了了吧。哈哈哈哈。”李虎仰头大笑着。

  “你确定?”陆少珲阴冷的嘿嘿一笑。

  “哼哼,你又又要用什么小伎俩来虎我?呵呵,告诉你,你今天栽在我手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甭想救你出去啦!哈哈哈。”李虎叉着腰仰天长笑。

  “李虎,我知道你牛,但是你也抵不过他。你看你身后。”陆少珲将手背到身后不知道在摸索些什么。

  李虎也扭过头去看,但是厕所外面什么都没有。

  “陆少珲,你虎我!看我不弄死你。”李虎说着刚要回头的时候只见陆少珲从腰间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对!你没看错,真的就是一把已经开了刃的匕首!锋利的刀锋闪闪发光,陆少珲一个箭步直接用匕首抵住李虎的脖子。

  啊!的一声尖叫,李虎顿时就看清楚了眼前的陆少珲,而此时的陆少珲双眼散着血丝。不说瞎话,此时的陆少珲好似一条疯狗,你一旦稍稍得罪他一丁点,他就会将那锋利的刀锋刺进你的喉咙。

  李虎也是慌了。任何一届打架尤其是堵人就没有动过刀子的,最多了用了用木质的椅子腿。现在的孩子们都是独一个,谁会抛弃掉美好幸福的生活去动刀子杀人,换来几十年的冰冷铁窗?

  所以渐渐的一届也不如一届。一届比一届怂。

  就比如这一届的几大混混头头,其实还不如前几届的那最底层的小弟。顶多小打小闹,身边有几个酒肉朋友。无非是这样。

  咳咳,扯远了。咱们继续。

  现在打架靠的是什么,气势!如果气势不占优势的话那就得靠狠。很显然,陆少珲就是后者。

  “李虎,你信不信我一刀划破你的脖子?”陆少珲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珲哥,珲哥。咱别冲动,咱好好谈。”李虎此时已经害怕的不得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掉在了地上。

  “放了我们兄弟三个!”陆少珲手发了发力只见李虎的脖子瞬时出现了一丝丝的血痕。

  n酷06匠网k唯一t正版,7其()他8^都#_是/盗版

  “我放,我放。”李虎此时已经彻底没有了脾气。因为陆少珲是疯的。跟谁过不去也不要和疯子过不去。因为疯子根本不知道害怕,不知道后果!

  “徐亮,子阳,你们快走!”陆少珲抵着李虎的脖子李虎也吓得不敢动,只是命令着他的小弟不要拦着我们。

  “少珲,你怎么办?”我跑到他的身边,问了一句。

  “你别管我。快走!”陆少珲一脚将我踹出厕所。不一会,只听见李虎等人的破口大骂:“让你动刀。”

  少珲!

  我也像疯了一样的要冲进厕所。而此时教务处主任带着几名老师过来了。也许是刚刚谁发现了情况,去告老师了。

  “都给我让开,你们一会儿全给我等着挨罚吧。”教务处主任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年近五十的糟老头子。但是据传闻他年轻的时候混过黑社会,一个人能打对面七八个壮汉。而且他的惩罚特别的狠。

  只见老头子咚咚敲了两下门,听见里面动静不对,立刻就抬起脚一脚踹过去。只见门轰的一声就径直的倒了下去。

  “我靠,这得有多强的爆发力。而且还是从这个糟老头子身上爆发出来的。”此时我和子阳已经呆住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厕所里的李虎也不知道厕所外面的情况,拿起刀子就要往陆少珲的身上捅。幸亏被老头子及时发现,一脚就将李虎踹飞。而李虎的小弟们早就怂了,再牛也不敢和学校对着干啊。

  “小子,还挺牛,都敢动刀子了。我行政这么多年好久没见过你这么有种的学生了。来啊,有本事你捅我!”糟老头子一声喝,又一脚踹到李虎的身上,只听见咔的一声李虎就瘫在墙角,老头子一把提起李虎就往厕所外面一扔,几名男老师将李虎控制住,而此时刚刚李虎被打的地方的墙面已经深深的凹了进去。

  这是得有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办得到......少珲!我突然想起厕所里的陆少珲疯狂的跑进厕所。只见陆少珲已经昏迷,嘴角已经渗出了鲜血。鼻子也已经流出了血。

  陆少珲!你挺住了!你别死啊!

  老头蹲下身子摸了摸陆少珲的脖子:“还活着。”老头子对我说道。

  我二话不说立刻背起陆少珲就跑向医务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