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看,这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同桌安琪。

  我有些惊讶,安琪怎么会在这里。

  安琪见我们不动:“你们想被李虎打么?不想就快点进来。不进来我可就关门了。”安琪说着就要把门关掉。陆少珲见状立刻把住门缝让蒋子阳把我拖进来。

  我也会过神来跟着蒋子阳一前一后的跑进了屋内。

  安琪也将防盗门关上。

  等到李虎和他们小弟跑到这里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连我们的一根毛都看不见。李虎顺势扇了他那小弟一巴掌。:“你说的人呢!”李虎凶神恶煞的盯着他那小弟。那小弟也是唯唯诺诺“虎哥,刚刚还在这里呢。怎么转眼就没了?”

  “你个废物。继续找!”李虎带着小弟继续分散开找,但是始终都没找到。

  安琪将我们拉进屋子,这是一个布局很简单的房子,清淡的茶几,素色调的沙发。白灰墙面,一切都那么简单,一切都那么朴实。

  “就你一个人住这儿?”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安琪苦笑了一下“不,我和我妈住。但是她经常不回来。”

  “安琪,内个......谢谢你。”我挠着头。其实原本我不是想说这句话的。其实我是想说能不能不要不理我了。但是碍于面子,说不出口。

  “说说吧。你们怎么惹得李虎这么生气。进追着你们不放。”安琪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让我们坐下,自己也搬了张椅子坐下。

  fp酷匠网z(永久免W√费)"看k(小-A说0\

  “为了复仇。”我淡淡的说。

  显然安琪被我的一句话震惊了,随后倒了三杯热水给我们。“我劝你别和李虎对着干。其实按理说来,李虎真的没什么大本事。但是李虎的哥哥比他厉害多了。高二的扛把子。人称二龙。”陆少珲看了一眼表“时间不早了估计李虎他们也走了,咱们也撤退吧。”

  “好,那我送送你们。”安琪站起身来换上鞋拿上外套就跟我们出去了。

  送出楼道后安琪看着我们三个人肩并肩向前走。安琪突然把我叫住。我也正好回头喊着安琪的名字。

  “安琪,我......”我脸涨的通红。一时又不敢说。

  “许亮,不用说了。我懂。走吧。”简简单单几句话,让我原本激动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心里默念着:安琪,我一定要打败李虎。永远保护你。

  而在我身后的安琪嘴里也轻声的说:“许亮,我等着你回来。”

  回到家以后我爸问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我只说学校老师拖了堂,所以放的晚了一些。当然,我爸也没有说什么。

  晚饭的时候我爸突然跟我说“亮子,我这个月可能会出趟差。这样,你去你刘叔叔家住几天等我回来,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你看够不够。”说着我爸从包里掏出了一千五百块钱。

  “爸,你那这么多干嘛。我五百就够。”因为我也知道自己打经济状况所以想省一些。

  “我说拿着你就拿着,吃点好的把身体补一补。你正式长身体的时候。”爸爸说着就站了起来。

  “这么急?”我问道。

  “自己注意安全。我走了。”爸爸说着就消失在了门外。

  看着桌上那一沓钞票。我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面。

  第二天,也是星期六我顺着老爸给的地址倒了三两公交车才到的地方。这里虽然离市区较远,但是空气清新。还有一趟直通学校的地铁。

  我拿着纸条四处问路,最后找到了一个好似大宅院的地方。

  咚咚咚。我敲了敲那已经生锈了的铁门。

  “谁啊?”门里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我一听就是刘叔叔。因为打小我爸就只有刘叔叔这一个朋友。他们两人互相联系的很近。而且刘叔叔也对我很好。小时候记得刘叔叔只要来我家就会给我带各种吃的,玩的。

  “刘叔,是我。许亮!”我在门外扯着嗓子大喊。

  吱~咔。那带着铁锈气味的门开了。刘叔叔见到是我立刻搂着我“哈哈哈,是许亮啊。又长高了啊。来来来快进来,你的屋子我都给你收拾好了直接住就行了。”

  我放下包看着大院里各式各样的东西。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大院中央竟然摆放着三个木桩。

  “刘叔,这木桩是干什么的啊?”我好奇的问道。

  “哦,这个啊。这个是我练功的时候用的。你要不要试试?”刘叔从屋子里走出来走到我面我面前。一个马步扎稳冲着木桩左搪右挡。手法非常连贯,木桩咔咔直响。渐渐的刘叔加快了速度。左搪,右挡。上击,下提。一气呵成,打完收工。

  “怎么样,你也来来?”刘叔笑呵呵的问我。

  “试试就试试”我也脱下外套跟刘叔一样扎马步。刘叔两只手各握住我的胳膊就开始教我怎么打木桩。

  一开始只是轻轻地碰到木桩,但是越往后越快而且打到木桩身上的力度也一次比一次大。

  “哎呦呦,刘叔刘叔。疼疼疼。”我实在是忍受不住了,额头冒着汗嘴里不停的求着。

  “这玩意啊,就得勤学苦练。不能练着练着就不练了。你的基础还行。勤学苦练,你还是能练出来的。怎么样,有兴趣学学么?”刘叔问我。

  “学这个有什么用啊。”我问道。

  “就是强身健体。”刘叔回答道。

  “那练这个能防身么?”我有问道。

  “这只是基本功而已,你连基本功都不会谈何防身?这样你要是将基本功练扎实了,我就教你防身术。”刘叔摸了摸他那一把胡茬。

  “好,我练!”我说着就要继续打木桩。

  “诶诶,你干嘛去?先练习扎马步,然后再打木桩。这样,先吃饭。吃完了饭才有力气锻炼,你说是吧?”刘叔笑呵呵的看着我。

  “嗯。”我答应着就跑回了屋里先去收拾一下我的行李。

  “这孩子,将来有出息的很啊。”刘叔看着我自言自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