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这个字怎么解释!按照字面意思,是首字长了腿,何为首?古人云项上首级,那首就是脑袋的意思了!其实是说的脑袋里的思想,古人认为脑袋长了腿,也就是说灵魂可以无限的扩大,他们称之为道。按照这么说,道就是思想、灵魂,是不可以被说出口的,但按照遗留的手札记载,老子云:“道可道,非常道。”证明,道是可以说的出口的,那么何为道,一千个人有一千个说法,每个人的理解和阅历都不一样,得到的道也就不尽相同。

  狄超在我看来,就属于根本没有自己的道,如果硬说有,那么他的道在我看来就是“前”。前这个字怎么理解呢,就按字面意思理解也没有大的问题,就是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与其说是气势不如说成是气概。

  而我想知道的答案就是他家是不是跟北村有过关联。

  见狄超回忆了一会,说道:“可能有个亲戚在北村,但是谁,他想不起来。” 听到回答的我,满脑子的吃惊,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么?

  道家学说认为,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纯粹的巧合,有的是因果循环,今日你种的因,他日就会收得果,这个跟佛教的思想有一定的契合度,而佛家中讲究轮回,他们认为,肉身乃是皮囊,不洁之物,尘世间你种的一切因,最后都作用在你身体上,变成了果,有果就会干扰你的灵魂去往西天极乐世界,必须要舍弃因,割掉果,才可以顺利得成你真正想要的果,所以佛家修当世献身精神比较重。

  还有一种是西域的喇嘛,我曾怀疑过,喇嘛可能是修道之人更变的信仰所衍生出来的另一种群体,因为他们注重转世的说法,认为人转世后,会拥有前世的记忆以及品质,这点跟道家的学说有一点的不一样,道教认为,人有三魂七魄,人死后魂会归为一,这个一,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中的那个一,认为事件万物都是由那个一所构成的,一他们认为代表了自然之力,所以这个一就是可以发生改变的,可以变化的,道家也有转世一说,但这个转世,认为你就是现在的你,但上世的因还会作用到现在的你这个身上,但你是一个新的完全体。

  狄超的话,虽然当时让我吃惊,但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探究的资本,我只能大胆怀疑的想其中的缘由,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实力的前提下,我的想基本属于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和狄超聊着聊着,天已经快黑了下来,我们俩聊的基本上都是关于家庭方面的,我也知道了他现在能在这,都是他舅舅的帮助,总归共同的特点就是,我们两家都因为家庭出了一些状况才会发生,还没开学就先来到学校,而共同的线索就是我现在手上戴的那个镂空的银手镯。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只有点模糊笼统的知道,跟它离不开关系。

  晚上是要吃饭的,我们不可能空着肚子,我们一起出来后,超子把门给锁上了。

  夏天黄昏校园里根本没有别的同学,更别说去吃饭的了,有的只是前方,门卫大爷早早点亮的灯光,以及张老师所指的食堂地方,响起的“轰轰”声。

  走到前方是需要下一个圆形拱门的,拱门的两旁载的两颗庞大的柳树,遮天蔽日,炎热的夏天都感觉阴风阵阵,让人觉得好不舒服,显然超子并没有感觉到这些,他显的兴趣盎然,也许刚接触一个新的环境,可以暂且缓解一下他失踪亲人的烦恼。

  超子在前面朝我招手,让我快点,我紧了紧抱着的胳膊,点了点头,小跑的跟上了他,前面昏暗的灯光下,响着吹风机“呼呼”的声音,想必那就是张老师说的食堂了。

  我跟狄超进入食堂里面,环绕了四周,没有见到一个人,倒是房顶上的大号风扇,呼呼的转个不停,厨房后面的鼓风机也轰轰的响着,狄超跟我说道:“周易,怎么还没到开饭时间么?”

  我疑惑的看了看他,抬头看向了墙上那陈旧的电子表,时针显示的是七点零五分,跟他说道:“应该不会啊,学校上面的作息表不是写着六点半到七点半吗?”

  他可能肚子比较饿,没有回应我的话,朝着食堂后厨就走了过去,到了门前才转身对着我说道:“周易,我去看看厨房有吃的没!”

  我点了点头,安静的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正当我等着狄超的时候,有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我的头皮发麻,正准备尖叫着喊狄超的时候,张老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酷'匠ON网‘w首发;u

  “这么晚才来吃饭啊!”

  我回过头,看到是张老师,心中的恐慌才好点,回道:“跟狄超聊天时间比较久。”

  张老师默不作声的低着头,灯光的角度问题让我有点看不清楚他的脸,他淡淡的回了句“哦,现在没饭了,要不老师带你们去宿舍吃吧?”

  一方面,肚子确实比较饿,另一方面,我还得等狄超出来,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狄超站在了厨房的门口,跟我说道:“还有几个馒头,周易,咱们俩就迁就的吃吧,咦,怎么张老师也在?”

  他说完,走了过来,把馒头递给我一个,看着张老师问道:“老师,您也没吃饭?要不要也吃点?” 张老师一直还是低着头,好像是故意回避我们的目光,不想让我们看到一样,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说道:“你们吃吧!”

  我和狄超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不饿怎么会吞口水呢?

  张老师又问道:“去老师宿舍吃饭么?有好多好吃的!”

  狄超馒头刚咬到一半,听到老师的话,一扔馒头,拍了一下老师说道:“您怎么不早说,谁想啃这破馒头啊!”拉起我就要走。

  我的心里却阴霾重重,感觉太不寻常了,张老师一切的动作神态,都跟白天的他天差地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