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那个在外面冷冷看我的人,就是我以后的另一个死党,狄超。

  狄这个姓在我们那边说起来并不是很常见,但也不是没有,起码历史人物狄青的故乡就离我们不是很远,超子这个人性格比较怪异,我起初也在设想,如果不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搁到以后我估计我不会跟他成为朋友,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加自然,看起来天衣无缝。

  睡梦中的我,感觉有人在我旁边拿东西,警觉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身材饥瘦,脑袋比身子大很多的小孩,想拿我的手里攥着的镂空手镯。

  他看到我的惊醒,没有得逞,手尴尬的收了回去,朝我笑了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紧张的盯着他。

  他围着床绕了几下,到了一处有铺盖的床边上,坐了下去,一会又躺了下去背对着我的目光。

  气氛有点紧张,我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遇到这事,难免对他生出敌意,摸了摸手里的手镯还在,站起了身,朝他走了过去。

  他虽然现在背对着我,但他应该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站在他的背后,转过身来,看了看我,坐了起来,朝我善意的笑了笑。

  我当初感觉他就是小偷,根本没有回应他,盯着他说道:“为什么拿我的东西!”

  我见他本来是想抬起手来跟我握手的,但我的话让他尴尬的把手停在了半空,我瞧了瞧他的手,小小的年纪,手上全是茧子,虽然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一定干了不少的活计,吃了不少的苦。

  “我就看看,没有想拿!”他抿着嘴唇回答。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可我觉得,我现在需要一个朋友,把手镯拿了出来,递给他说道:“那你看吧!不能趁我睡觉拿!”

  我见他接过我的手镯,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轻轻抚摸了几下,眼睛含着泪问我:“哪来的?”

  我如实的答道:“我出生的时候,我奶奶给的。”

  他盯着我看了看,把手镯还给了我,现在才介绍起了自己,我知道了他叫狄超,按照他自己所说,他祖上是狄青的后裔,虽然我当时不知道狄青是谁,但想来差不了,他本以为我会比较吃惊的看他,但我都认识一个自称千年国师的人,怎么会吃惊。

  正当我俩交谈的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位年轻的男老师,看着面相差不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进来后朝四周瞅了瞅,没有发现人,才转到我们这边,拿手抚了抚自己的眼镜,说道:“欢迎你们,新来的同学,我是你们的体育老师,监宿管,我姓张名震,大家以后叫我张老师就好了。”

  他说完我们三个人就大眼瞪小眼,后来想想他估计着,我们会拍手,表示欢迎吧,殊不知,遇到了我们两个。

  他可能是看我们没有动静,又接着问道:“今天宿舍里就你们两个人?”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最x新)!章p6节T/上~'酷Ep匠N●网

  他点了点床上的被褥,总过有七个床上是有被褥的,但想来,他们家人跟他们放下被褥后就都把他们接回去了,毕竟还不是开学的阶段,家里面的父母舍不得,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学校,我和狄超是个例外。

  张老师,沉思了一会说道:“你们俩晚上不怕么?要不搬去跟老师住吧!”

  我正想答应,后面的狄超就在我的背后一直的摆动着手,我疑惑的看向他,他朝我笑了笑,我转过头去跟老师摇了摇头。

  张老师也疑惑的看了看我俩,然后说道:“好吧,那你们自己小心,不过有门卫大爷,也不会出什么情况,对了,你俩叫什么名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叫周易,他叫狄超!”

  张老师哈哈笑了几声说道:“呦,刚来都成好朋友啦,好了老师不打扰你们的友情了,晚上饿了去学校的食堂,出门往右,下了对面那个圆拱门就是。”说完转身闭上门走了。

  老师走了,我才转头问他,为什么不跟着老师去住,有个大人在,总比咱们孩子强,狄超,摇摇头说道:“我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什么味道。”我问他。

  “说不上来,就是不喜欢!”他说完,我没有再问,也许他有他的理由,而我现在也需要一个朋友。

  后来他问的事情,基本都围绕着我的手镯,可我对手镯的知道程度有限,而唯一知道的就是奶奶,当他问道我奶奶在哪时,我低着头,又有哭的冲动,他安慰了好一会才告诉他,爷爷跟奶奶已经找不到了,他沉默了半天才看着我说道。

  “我的母亲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手镯!”

  我吃惊的盯着他问道:“你确定一模一样?”

  他肯定的点了点头,我问道:“你母亲呢?”

  “消失了!”这是他给我的答案。

  “那你的父亲呢?爷爷、奶奶,以及别的亲人就没有找?”我问他。

  “他们都消失了,在去年,一夜之间!”他情绪有点低沉,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但突然意识到的一个问题,让我不得不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