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很多的不舍以及想不通,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不会停下他娇贵的脚步,该过的始终是会过,该走的你留也留不住。

  我的日子又好像恢复了平静,母亲一直在病房里日复一日的照顾父亲,她时常会晚上偷偷的哭泣,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当时的母亲,但我知道,父亲会没有事的。

  我现在学会了沉默,时常坐在父亲房间的窗户边上,看外面,因为我不知道,父亲还会不会醒来,自从母亲五个月前告诉我,我的父亲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我的性格发生了一些转变,我看着外面的春暖花开,怒气都会悄然而至,我有点痛恨自己以及这个世界,我的性格变的有些狂躁不安,我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会想到很多东西,但我不敢想怎么回去生活,母亲常常安慰我,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真的可以冲淡么?

  今天是父亲出院的日子,时间过的好快,半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再没有收到张柏文的一丝消息,我不知道他再哪,我的身体没有大碍了,但心情并不怎么好。

  一早母亲就早早的收拾了行李,租了一个面包车,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还是跟以前一样,睡的很安详,我想我已经习惯了,母亲常常会趴在父亲床前给他讲他们以前的故事,尽管我听不懂,尽管我也担心他,但事实就是事实,没有办法改变,我除了带着内疚感看着,毫无丝毫办法。

  回家的路途是那么的沉重,我不知道怎么再回去,这个村子已经有点跟我格格不入了,看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已经脱离了。

  回到家的时候,三舅跟几个村里面的熟面孔已经,早早的等在了门前,我知道他们是帮忙往里抬父亲的。

  我下了车,毫无表情的向里面走去,连最熟悉的三舅都没有去理会,母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中途我停下来,看向了奶奶家,跟我走的时候一样,大门紧闭,门上因为过年挂起的灯笼还在,一直没有时间拆掉。

  我的眼泪又一次想往下掉,我抬头望望天空,慌忙的止住了,我也许现在才有点明白,奶奶为什么会不喜欢我,为什么看我的时候总是冰冷的,突然发现,我明白的有点太迟了,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会这样,我自责的问自己,回应我的也只有无尽的泪水。

  回到房间的时候,三舅跟一帮人,已经把父亲,从车上搬了回来,母亲正忙着烧开水给大家喝,大家你一言,我的一句的都在讨论我们家发生的不幸,我听的实在有点不耐烦,索性去了我的房间,彭的一声把门闭上,躲在了被子里,被子已经半年没有盖过了,里面充满了灰尘,我的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我不知道是灰尘的原因还是我真的哭了。

  正当我在痛恨自己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我有点踌躇的不想去开门,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我现在真的不想被人打扰。

  就听门外传来了三舅的声音:“小易,开开门!”

  我不吭声,不想被人打扰。

  三舅的声音又传了进来:“小易,别伤心,你的事情,我差不多知道一些,咱们谈谈吧!”

  母亲的声音这时候也响了起来:“小易,让三舅进去,你这孩子,真是的,不懂礼貌!”

  我虽然不想被打扰,但母亲的话,我必须得听,我觉得我亏欠母亲的太多了,不知道怎么报答。

  无奈的起身,揉揉肿胀的眼睛,给三舅开了门。三舅进来后看见眼睛肿胀的我,拍拍我的头什么话也没说,尽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拍拍另一边,示意我也坐下。

  我不清楚他想说什么,只想尽快的完成母亲的交代,敷衍的坐了下来。

  当我坐下来,三舅才说道:“小易,一定很伤心吧,觉得自己很没用。”

  我票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不想回答他的话。

  三舅可能见我没有说话,接着说道:“不怕,一切都还有挽救的机会。”

  他的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兴趣,我这才张了张嘴,咳了几声来调整我的声音说道:“还有什么机会,我就是灾星,所有人都会受牵连。”

  他摸了我摸的头说道:“你父亲的病是可以治愈的!”

  “什么?在哪?需要什么,你为什么不跟我妈说呢?”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因为他的话,真的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虽然当时不懂植物人是什么概念,但从母亲跟别人的谈话中,大概知道了,这种病基本上是没有希望的,只有听天由命,什么时候父亲能够苏醒全靠运气,而这种运气基本一千人里面也不会发生一个。

  三舅笑道:“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得等你成年,也就是十八岁那年,再来找舅舅吧!你母亲那,舅舅不能说。”

  “为什么?十八岁!那么久?”我不甘心的问道。

  “因为,你现在去也是送死!”他的最后两个字发音特别的重,让我有点发蒙。

  他说完就转身出去了,我没有继续问问题,我现在没有比什么时候更期盼着自己快点长大了。

  V更新{$最+2快上酷匠c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