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麻烦大了?你说清楚点!”我跟张柏文说道。

  “你知道刚才的那来自哪里么?”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

  “我怎么会知道!到是你,开始装的挺厉害还念咒,我的命差点就交代了,咱以后能不能没那实力就别耍口头上的功夫!”我有点生气的嘟囔道,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他命悬一线救的我。

  “阴司的人!”张柏文肯定的说道。

  “开始我也奇怪,没有察觉,本以为是孤魂野鬼,没想到定身咒没有起作用。”张柏文接着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反应过来,不禁想着,从我住病房期间,我就见了一个生无芈,没有接触过任何的人,没见他的时候,一切正常,自从见了他以后就遭遇了这件事,还说不准真跟他有关系,使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我帮他复活一个人,而后又派人杀我!

  在这里说一点的是,也只有地府阴司的公职人员会免疫一些道术,孤魂野鬼一类的没有任何的免疫能力,除非修成鬼仙,得到天地道的认可,本质就相当于成人考试,这个是天地所认可的,那么在身上会被留下五行符咒,基本可以免疫一些基本的道法,当然也是根据施法者的道行定的,像张柏文这种人,基本不会被免疫任何道术,生前本就是国师,星辰道术无一不是顶尖,后世又这么多年,就算一个小小的定身咒,也是一般鬼仙所不能免疫的。

  ‘看N正版'章l节Q;上酷c匠网

  鬼仙并不是仙,道家野史记载,自李耳、女娲、伏羲、西王母之后再无成仙之人,不禁让人绝望,怀疑是否有仙。同样带着一个仙字,也只是对魂魄的一种实力分阶表示跟仙那根本是没得占边的。当然到达鬼仙地府阴司就相当于认同你的存在一般,不会因为你的生前身份而去抓你,你相当于有资格留在世间而不消散的权利,而就算鬼仙又有几个灵魂可以修得,灵魂体需修得阴德,以及实力,实力来源于时间,普通魂体往往没有来的急就已经回归地府,当时也就义阳因为机缘真正快修得鬼仙而已。

  “它们不是生无芈的人!”张柏文开口道。

  “不是他的人?那谁还知道我,还能派的动阴司的人?”我不解的朝着张柏文问道。

  张柏文没有继续说下去,也许他也分不清楚了到底是谁的人,那我更加不知道这个关系里面得错综复杂了,也许真的不是生无芈的人,我俩都没有说话,病房里的气氛感觉有点压抑。

  开门声再次响了起来,吓的我赶紧摆好了防御的姿势,原来是母亲,长出了口气。

  母亲进来捂着鼻子看了看我俩说道:“小易,你又搞什么鬼,不准在人家病房里烧东西,发生火灾咋办!”

  我真是欲哭无泪啊,我还不想烧东西呢,这个烧掉的东西差点要了我的命,怎么我没有闻到味道,倒是母亲能闻到!

  母亲这回倒是什么也没说,把手里提着的饭盒放在了桌子上,让我上床盖好被子,打开了屋子的窗子跟门,可能是要散一散里面得空气。

  我打开饭盒,发现里面是馄饨,这么晚了肯定没有卖这东西的了,一定是母亲自己做的,因为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东西。

  张柏文现在也闻着香味偷偷的凑了过来,指着饭盒里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很好吃的样子!”

  我终于可以白痴一样的票了他一眼,说道:“不好吃,难吃的很!病人才会吃的东西,跟药一样的苦!”

  张柏文半信半疑的看了看我,又瞅了瞅饭盒里的馄饨,说了句“我也病了”,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拿起勺子吃了一个。

  急的我没有挡住,不甘心的问道:“你得了什么病啊?!”

  “心病!好吃,一点都不苦!”张柏文被烫的有些声音不准的嘟囔着回答道。

  懒的跟他做纠缠了,我发现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问道:“为什么我没有闻到怪味,我妈怎么到现在一直还捂着鼻子?”

  张柏文可能还想吃我的饭,盯着我的饭盒不动了,我把饭盒往怀里抱了抱,我见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才答道:“医务工作者跟这些东西打交道的时间比较长,才会对这种烧焦魂魄的怪味比较敏感。”说完,盯着我手里的饭盒像了下了什么决心,又说道:“如果你想闻,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条件就是我再吃一口!”

  我晕,我还真没见过拿这种当条件的,我没事好好的非要闻一闻那种怪味,然后我还有心思吃饭么,摇摇头拒绝了他所谓的条件。

  张柏文看着有些着急,但他好像不好意思跟我再抢了,挠着头说道:“那你要什么,你说!”

  期间母亲因为有点受不了,病房的怪味,打开通风都一直这么浓,嘱咐了我两句就去看父亲了,我顾着想张柏文提的条件,都没听清楚母亲到底说了什么。

  这得把这种怪味驱除掉,要不母亲来少了就没的饭吃了,看着挠头的张柏文说道。

  “先把房间的这种味道弄没了,再说!”

  “这个不需要弄,几个小时后就自然没有了!”张柏文盯着我的饭盒说道。

  “好吧,这次算我孤陋寡闻了!来我想想!”我又把饭盒往他看不见的地方藏了藏,眼珠子转了两圈说道。

  “把你那个手掌发紫色电弧的道术,教给我吧!”我接着说道。

  这次轮到张柏文着急了,看着他低下头去想了半天,抬起来看了我,数了数指头说道:“不行,你学不了,时间太长了!”

  “你教不教吧!多长我也学!到底多长?”我不甘心好奇的问道。

  “资质好的,十五年小成,三十年熟练,六十年基本就可以跟我现在发出的一样了,但需要配合咒语,九十年可以像我一样!随心而发!”张柏文认真的说道。

  我……,你玩我呢!还得资质好的,就算小成也得十五年……!我吞咽了一口口水问道:“资质不好呢?你练会花了多久?”

  “资质差的,一辈子都学不会,我不知道,我本来就会!”张柏文无辜的说道,说完又看了看我藏好的饭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